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一笑堂
主题:春风得意驴蹄疾[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世有千里马,而后有千里驴。千里马难求,而千里驴更不易得。南美草原,人杰畜灵,万物滋长,异物频出。先有一牛,名肯佩斯,于78年一吼惊人,天为之动,落下纸雨无数,力摘郁金香,喜托大力神。此牛牛完一次之后,一直处于反刍阶段,不愿干活,沦落为菜牛一条。阿国上下皆悲痛不已。

  幸天不绝阿,后有一马横空出世。82年初试蹄声,但遭邻居厌恶,被巴西人济科控以噪音伤害罪成立,关入槽中,不得发出任何动静。此马虽然矮小,但素有大志,经此打击,更立向上决心,鬃悬梁,锥刺骨,啃壁偷光,苦读不休,终成满腹草料。

  适逢86年大考,此马代替阿国参赛。小组赛几经波折,有阴险如韩国之人落下绊马索道道,大有不斩马蹄誓不休之态。但见此马,不但善跑,而且能跳,绊马索一来,便冲天一跃,轻巧而过,令韩国鸟人只有咋舌之份。如此一路杀到屠夫英格兰面前。此伙匪帮有当世头号刀手莱茵克,更因争马岛水源之因同阿国人结下血海深仇,这次摆定屠刀要吃马肉。好个老马,先来一个拖刀计,又名上帝之蹄,力下一城。英国人吃此暗亏,气愤难平。但心急上火更是出错,当下又被老马连过六关,锁定胜局。过了屠夫关,最后乃日耳曼战车。虽然,此车功率惊人,但终究死物一个。不比千里马灵性过人,虽有波折,但最终被老马千里一传而掀翻。

  马儿功成名就,誉满天下,立窝于地中海之畔,亚平宁之上,名哪不勒死是也。但此地坏畜生满街,马儿很快就堕入陷阱,无法自拔。虽有90年之挣扎,也难免94年之厄运。阿国人丢失此马,如无头苍蝇,被阿尔巴忏山的放羊人一顿皮鞭,打到落荒而逃,不胜凄惨。阿国人痛定思痛,猛研良种培育技术,历时四年,耗种无数,终出一旷世奇驴,名奥特加者也。此驴身材矮小,转动灵便,大有老马之风。更兼听话听教,被帕萨雷拉师引为珍物,爱不释手,配以高级骑师巴蒂,共成梦幻驾座,出征法兰西。

  初战,与日本矮种狗遭遇。当年黔虎初见驴,胆战心惊,不知何物,不知何从下口。而今千里驴见此矮种狗,也是心中大讶,惊骇无己。但见群狗虽矮,不断奔走,时有露牙相衅,更兼看台上同类无数,各个狂吠不止,整个一狗喊犬吠场面。奥驴看在眼内,惊在心头,左右盘旋而不敢冒进,一试二试三试都不得其法。偶一突入,群犬立时袭来,咬足啮腿而不松口,奥驴彷徨良久,终心怯退走。幸有巴蒂不惧犬类,飞步一击而得手。

  总算有有所斩获。回营之后,遭帕师大力训斥:"犬即是犬,伎俩不过而而。汝胆小如此,怎成大业"。奥驴含愧而受之。

  此仗相逢牙买加混血骡子,奥驴暗下心愿,定要不负帕帅所望,有所建树才是。果然,甫一交手,奥驴便逞全身解数,左冲右突,两刻钟方过,便觅出空挡,轻抹小蹄,立时建功。

  处尝胜利美味,奥驴更是精神抖擞,视众骡为无物,又拔一城。见奥驴杀得酣畅淋漓,那巴蒂更不愿驴后,大吼一声,冲入骡阵,顷刻之间已是三枚在手。帕帅见胜局已成,再追穷骡恐有所失,命全体退守,奥驴和巴蒂才悻悻而归,直道没有过瘾。三仗逢黑马克罗地亚,帕帅苦心告戒此仗不胜做赢,但此伙人杀道性起,领先才知后悔,但为时已晚。克军闲逛不出,阿队总不成自己给自己一脚。

  此役胜后,就要逢86年之宿敌,欧陆屠夫英格兰。英屠数年来也力追进化狂潮,除家传断头刀法外,又练就细腻无比的剥骨刀法,更有小屠欧文屠气横溢,战前便扬言,要凭剥骨刀法一雪十二年之耻,让阿国人手脚全无。奥驴更非忍气吞声之辈,放出话来,十二年前你等如何滚,今天还要那样爬。正是未战已经杀意密布。

  初一交手,那巴蒂就已冲入敌阵,先拔头筹。但那欧文立时还以颜色,一路剥骨刀法使将出来,杀到阿队无从招架,顷刻已是连扳二城,成了反先之局。当此危急关头,奥特加驴性大发,蹄步踏处,梅花朵朵,屠夫根本无从辨其去向,一路被其冲至东倒西歪,阵势混乱。不经意间,已在前场铸成大错。阿人使出多年修炼的暗器,一击成功。至到下半时,奥驴蛮性不减,继续发威,但同伴却已疲惫,难助其一臂之力。更兼巴蒂下场,更是孤驴难鸣。无奈最后只得以文比以决生死。逢此存亡关头,阿队个个打醒十二分精神,奋神力打退英格兰屠夫。

  不是冤家不聚首,正击走86旧仇,却又要硬撼78夙敌。那郁金香惊多年潜心磨练,要阿队一偿当年肯牛旧债。自然,牛已不在,把那驴陪来也罢。但这驴正值意气疯发之时,更准备吞下郁金香以增功力,一出鲜花和毛驴的好戏就要拉开帷幕。
№0 ☆☆☆韦一笑2003-12-24 00:15:38留言☆☆☆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