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一笑堂
主题:将巧合进行到底[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山东队并不缺少冠军,但是足协杯冠军显然不能与联赛冠军相提并论。桑特拉奇也不缺少胜利,但是如果中国的经历以胜利开始则更加令人惬意。在一片诅咒声中,霍顿走了,在另一片诅咒声中,假A联赛又开始了。我们看到了一张张急切的面孔,我们从这一张张急切的面孔中看到了我们的健忘。

  假A有没有假球,我认为没有,有的只是适可而止的巧合。沈阳队的胜利诠释了这种巧合,没人会不满。即使是同在悬崖边缘摇晃的青岛队,因为青岛人也会想尽方法制造巧合。如果最后的巧合没有出现,那也是制造的方法问题,同巧合本身的正义性无关。巧合的出现没有道德问题,有的只是时机问题。

  大连队和松日队的平局是否是巧合,这也毫无疑问。当双方的终极目标一致时,那么这种巧合几乎是无可避免的。但是高晖的终极目标是输球吗?是为了建立一个劫富济平的侠客形象吗?我们尊重他侠客般的努力,但我们不尊重巧合。当青岛队也能如愿地欺负拉扎罗尼一把的时候,我们还能对巧合有什么意见吗?

  如果深圳队因为山东队的三分而保级成功,而山东因为深圳队的三分而获得冠军。辽宁人会不会因为破口大骂呢?但是我们可以为深圳队找到几筐的理由,济南的天气同深圳相差20多度,一支前进无望后退有路的队伍同一支众志成城奔向冠军的队伍,一支上层发生动摇的队伍和一支空前团结的队伍。有着一切的差异,没有差别的只是各自的精彩的三分。

  埃里同法兰克福的萨鲁有着异路同归的弱点,伟大的球员都有着不同的伟大,差劲的球员却为我们表演类似的差劲。当对手不知道他们的差劲之处时,他们也能有一时的伟大。埃里单纯的速度和萨鲁单纯的蛮力有一段时间看起来都是如此的伟大,以至他们成了不可阻挡的象征。但是单纯的东西总是最容易被破坏的东西,包括单纯的爱情。当对手们意识到他们的单纯,当对手们蓄意破坏他们的单纯时,我们看到单纯有时候显得是那么地无能为力。萨鲁在法兰克福死亡了,埃里在深圳平安也死亡了。

  当某场比赛连朱儿童节都吹的轻松自如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场比赛形势是何等的倾斜。当山东队第一次在主场以压倒优势领先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济南的球迷是何等的狂热。当宿茂臻在本赛季首次梅开二度的时候,我们就能想象山东队的进攻是如何地流畅。但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认为桑特拉奇对泰山队的改造有多大的成功,我们也没有看到所谓欧洲拉丁派的打法在山东人身上出现。重要的是泰山队有着求胜的强烈欲望,而平安队却没有对输球的强烈恐惧。对付中国球员并不需要多高的水平,只要能给他们建立失败的恐惧即可。

  对于0:4的比分,深圳如果没有足球的眼泪,那么以后也不会有足球的激情。我们可以容忍巧合,但是我们不能容忍放弃。

№0 ☆☆☆韦一笑2003-12-23 23:55:50留言☆☆☆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