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伊人小筑
主题:《新不了情》:第三章 王子变青蛙 聪明人变傻瓜[7]
收藏该帖
已收藏
    网站的发展比我们预计的要好。运作未至一年,已经有杂志社纷纷找上门来要求我们替他们设计征稿平台。
    第一笔合约签定后,我们决定晚上在蓝色海岸庆祝。
    方言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兴奋,离下班时间尚早,电话就迫不及待的拨过来。
    “覃伊伊,我在公司楼下,你现在下来,陪我上街买些东西。”
    “这怎么行,我已经约好他们三个,下班一同去蓝色海岸。”
    “他们是大人,又不会迷路,快下来。”
    说完,电话那边就挂断了。他总是这样,未等到答案就挂断电话,让人拒绝也不是,只有顺他意去做。
    嘱咐好苏瑜等人,我就提着挎包匆匆下楼。大厦停车场内,方言斜倚在车前等我。
    “你怎么总是没礼貌,话还没说完,就挂电话。”
    他似笑非笑。
    “等你把话说完,天都黑了。”
    “买什么东西?”我懒得与他争论。
    “给公司同事买礼物,今天的成功,有他们的辛劳。”
    我开门坐在前座上。
    “我怎么没想到?难得你这么有心。”
    “因为你笨。”
    我打量身旁坐着的方言,连开车都面含笑容,平日里难得见他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
    “你的电器公司经历的成功也不少,可从未见你像今天这样开心。按理说,今天最开心的应该是我,你只出了钱,而我,用了百分之百的 努力。”
    “我当然应该开心,电器公司的成功,是意料中的事,而伊方公司交给你打理,我从未抱成功的希望,如今能做成这样,是意外之喜,当 然格外开心。”
    白痴也听得出来,他这是损我。着实因为太开心,我只是哼了一下,不去理他。

    庆功会只有五个人,却也热热闹闹在蓝色海岸展开了。
    我们一起喝酒一起唱歌一起疯,鲜有的忘我与疯狂。
    方言举着酒杯,站起身来。
    “伊方于我,像是一个幸福的小家。平日在电器公司,我要不苟言笑的开会、谈生意、规划发展方向。而在这里,与你们在一起,我却可 以很放松。你们,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一样。”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颇含深意的看了苏瑜一眼。
    接下来就是干杯,我看着苏瑜双目含泪,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酒。
    她就坐在我的右侧,我拍了拍她的肩,她抿抿嘴,向我点了点头。这一刹的精神交流,只有我们知道。她是下决心要放下这段感情了。
    而我,却只有力气安慰别人,轮到自己,即便再断然的下定决心,也无法忘掉。
    庆功会结束后,我坚持不要方言送。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远远的可以望到我所居住的那栋大厦。渐渐走近,看见901室透出温暖的灯光。每次下班回家,我都好希望看见你 的房间里有光亮。那表示,你还没有离开。虽然我不能走近你,无法与你言语,但是能感受到你生活在我周围,能夜夜望着你窗帘后的身影入 梦,也是幸福的。
    多么卑微的幸福!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周末的一天,我忙着把冬装装进皮箱里,换春装出来挂进衣橱。
    打开衣橱,在最底层,又看见了那条只差收边的围巾。米白色的围巾,柔柔的躺在那里。
    也许是窗外嫩绿色的草地,让我看见春的希望。我拿出围巾,靠在沙发上,打算把她织完。然而拿起钢针与毛线,我却无从下手,我不会 收边。想打电话给苏瑜,又怕勾起她伤心的回忆。一个人愣在沙发上,握着温暖的毛线,无由的就落泪了。
    注定我不能织好这条围巾给你么?如果是上天注定的,再努力也没用了。
    一个人有些落寞,把线与钢针还有未织完的围巾重又收好放进衣橱里。
    对面房没有播放《新不了情》,你大概出去了。
    若是有缘,也许在街上能遇见你。
    我草草装扮了一下,慌慌张张的就出门。走出大厦才发现,根本是漫无目的,心里忽然好失落。
    街边的橱窗里,清清楚楚的印着我的影子,一个孤独落寞的女人。
    我恨自己总是彷惶徘徊。为什么我就不能勇敢一点,大方敲开你的门,告诉你,我爱你。或是洒脱一点,拿剪刀把围巾剪断,同着这理不 清的情愫。
    我,什么都不能做,只有孤独的站在那里。

    公司渐渐发展起来,自那次庆功会后,又陆陆续续招进一批新的员工。苏瑜、贺义与李原青荣升为主管级人物,手下也有了虾兵蟹将,各 自分管不同的事务。
    由于我们的征稿平台创意与策划都很成功,这样的单子越来越多。逐渐,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与主编社长们打交道,于是分派些工作给苏瑜 。
    “伊姐,今天下午就去见《SOO》的主编?我这身衣服怎么行嘛。”
    今天的她很随便的穿着一套牛仔衣裤,若是去郊外踏青,确是不错的打扮,去见客户,就礼数不周了。要她回去换,似乎又不可能,我知 道她家住得较远,来回约莫要三个小时。
    “中午下班后到我家去,我们身材差不多,衣橱里一定有套装适合你。”
    中午,苏瑜跟着我回家,我指了指衣橱,要她自己随便挑。
    她在我的衣橱里左挑右选,依旧拿不定主意。
    “你说我是穿苹果绿的这套好还是灰色的这套?”
    “灰色的吧。”我建议,“你年纪较轻,穿灰色显得老成,能压住阵角。”
    苏瑜听了我的话,挑出灰色的套装穿在身上,的确显得大方得体。
    在关上衣橱的时候,她似乎发现什么,蹲下身去,从衣橱底部拿出一团东西,那是我未织完的围巾。
    “伊姐,都快夏天了,你的围巾还未织完?”
    是呀,似乎能嗅到夏的气息了,而我依旧停留在原地,只能远远的望着你。
    “嗯,不会收边。”我有些怅然。
    “怎么不问我呢?”她拿着围巾在沙发上坐下,“我教你,收边好容易的,也很快。”
    我本是不打算完成这条围巾,我怕织完后忍不住送给你,但苏瑜这样的盛情,我又如何能拒绝?约莫十分钟的光景,边子收好,一条温暖 的围巾就完工了。
    然而夏初的温暖,似乎变成累赘,让人透不过气。

    苏瑜的表现很让人满意,初时的怯懦渐渐褪去,现在严然是拓展业务的好助手,能独当一面,助我减去许多压力。
    方言告诉我,“你是管理层,不可能凡事亲力亲为,早就应该知人善用,否则会累死自己。”
    “为何不早说。”
    “不亲自体会一次,不会明白。这叫成长的代价。”
    下午约阮琴一起吃饭,仍旧是鹊鸟快餐店,仍旧是靠窗的那排座位。
    记得上次与阮琴在这里吃饭,是遇见你的第二天。认识你后,时间真是过得好快,瞬间千年。
    因为公事繁忙的缘故,许久没约阮琴一起吃饭聊天。这些天,也不见她打电话找我。各自去忙了,心也就淡了。
    等了许久,阮琴才出现在店门口,一身盛装,挽着一位男人的手。走到我面前,不顾我的惊异,互相做了介绍。
    男人叫范其森,与方言是同行业的人。又一个姓范的人,那一刻我想起范玫。以前曾在过道走廊上遇到过无数次,我对她的印象却是模糊 的,就连现在也下意识不去想她,刻意否定她的存在。
    看阮琴与此君亲蜜的模样,估计身在热恋中。我斜睨了她一眼,有点嗔怪她不早告诉我。
    范其森向我点点头,很有风度的拉开座位扶着阮琴坐下。阮琴一脸幸福小女人模样坐在那里,脸上恨不能笑出一朵花。
    “恭喜你!”我向阮琴眨眨眼。
    阮琴仍是一脸温柔的笑着。
    吃饭就是吃饭,有个陌生的男人在,容不得我们两位小女子如旧日般海阔天空的畅谈。稍后,范其森接完一个电话,微微欠了一下身子, 说有要事在身,先走了。
    我舒松了一口气,拉着阮琴的手,大声道,“什么时候的事,居然不告诉我。”
    “有几月了吧,那个时候你刚开始织那条米白色的围巾?”
    应该是情人节之后的事,你勾破了围巾,我买了米白色的绒线,打算织一条新的给你。
    “怎么认识的,看起来风度翩翩,还不错。”
    “一次晚宴上,他是赞助商,然后跳舞,然后送我回家,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别人的相识相知总是那么简单,而我与你,相识也算一段很长的时间,却像总是隔着远远的距离,不能相知。
    看我长久默不作声,阮琴拍拍我的手。
    “好久不见,你怎么样,那位送你CD的男子与你发展怎么样?按理说他送你CD,情人节那天还送我们回家,应该对你有点意思。”
    是真的吗?我怎么不觉得。你送我CD,只是因为我要借你旧的那张;你送我们回家,我却只记得你心痛的离开。然而虚荣的我,却不肯在 阮琴面前说出我的猜想。也许一天不说出来,我就能很傻的相信,你真如她说的那样,对我有点什么。
    爱情,能让王子变青蛙,也能让聪明人变傻瓜。

    晚上回家,从衣橱里翻出那条围巾。
    米白色的围巾,在灯光下反射出祥和的光芒。
    如阮琴所说,也许,我真该为自己的爱情作出努力,即便是没有结果,但曾经争取过,也不会后悔。
    用精致的盒子装上围巾,然后打电话去大厦管理处寻问901的电话号码。
    懦弱若我,甚至不敢直接去叩响你的门。
    电话许久才接通,那端是你磁性的声音。
    “喂。”
    “是章伟祺吗?我是住你隔壁的覃伊伊,你明天有空吗?我有点事想找你。”
    “明天下午会有空。”
    “那好,明天下午六时,我在街角处的鹊鸟快餐店等你。”
    说完,我就挂断电话。
    什么时候,我也学上方言的脾性,不待人答话就挂断电话。原来这样做,不是没礼貌,而是怕被拒绝。
    是的,我怕你问我有什么事,更怕遭你拒绝。
    
    下午六时,我准时来到鹊鸟快餐店。惊喜的发现,你已经早早得坐在那里,一身干净的浅色加厚衬衫,面前放着一杯热奶茶。
    看见我来,你笑着向我点点头。
    我坐在你对面,把盒子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推向你。
    “送给你的。”
    “为什么送东西给我?”你一脸诧异。
    “你拆开看看。”
    你把盒子打开,拿出那条围巾,脸上的疑惑更深。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描淡写。
    “你送CD给我,又帮我送阮琴回家,没什么好谢的,看你的围巾那天被勾破,于是织了条围巾送给你。”
    你把围巾规规矩矩折叠好,重又放进盒子里。我的心快跳出来,多怕你告诉我,米白色不配衬你的衣服,婉言拒绝。而你,只是小心的将 盒子放在桌角,温柔的说,“谢谢你。”
    “可惜我手笨,从冬天织到夏初才完成,不能围了。”
    “今年过了,还有明年,明年过了,还有后年。”你像是安慰我,又像是呓语。顿了一会儿,你问我,“想吃东西吗?你送我围巾,我应 该请你饱饱吃上一顿。”
    我点了几个要费心思去做的菜,那样厨师做得慢一些,我也能与你相处长一些。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我不想相对无语。
    “嗯,我喜欢晴朗明媚的天气。”
    “这样的日子适合去郊外烧烤,不冷不热。”
    “对。”
    你浅浅喝了一口奶茶,然后抬起头看窗外的阳光。似乎每句不经意的话,都能引起你无限思绪。
    “你喜欢看什么电影?”你侧过头突然问我。
    “未来战士、黑客帝国、盗墓迷城。”
    我是既胆小又爱看带点恐怖刺激的人,记得看资墓迷城的时候,是与方言在一起。看到恐怖的情节,拉着方言的衣服直拽。自那以后他发 誓再不陪我看电影,理由是,他不愿整柜子的名牌服饰被我拽变形。
    “你呢?”我问你。
    “人鬼情未了。”
    原来你喜欢的,是与我截然不同类的电影。那时的我好后悔,为什么我不能好好思量后再回答你的问题。我以为我给你与你相同的答案, 结果就会不同。
    我们从鹊鸟快餐店出来,我走在你身边,你比我高出一个半头,手里拿着那个装围巾的盒子。我悄悄的打量你,如果能被你拥着漫步在街 上,该是多么美妙的事。
    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大多数时间,你都是一腔心事,沉默不语。公寓楼的电梯一层层的上去,我们的距离也在一点点拉开,越拉 越远。

    晚上回到家里,我给方言打电话,那边是方言懒懒的声音。
    “覃伊伊,有没有搞错,这么晚了还骚扰我。”
    “对不起,想问你一个问题。”
    “这么客气?什么问题,问吧。”
    “你说一个男人接受一个女人手织的毛衣或围巾,那表示什么?”
    “那能表示什么?”
    “上次你不是拒绝苏瑜的毛衣,那表示你拒绝她的感情。那接受,是不是算是对她有感觉?”
    “算是吧。”
    “哦。”
    那时的我,有小小的高兴。我以为真如方言所说,接受围巾等于接受感情。我没料到的是,虽然同是男人,你与方言却是不同的。你接受 我的围巾,只是你不愿再伤害一个女人的心。你的好心,只能让我越陷越深。
    “你打电话来就问这么无知的问题?”
    “嗯。”
    “你是不是暗恋谁,想织毛衣送人?”
    “才不是,我刚看完两集电视剧,里面有这样的情节。我只不过想猜猜男主角会不会喜欢那个暗恋他多时的女友。”
    我撒个最低劣的谎话骗方言。
    “你越来越无聊了。”彼端听罢我的谎话后居然信以为真。
    这么精明的人,居然被我的谎话骗倒。我窃喜以为骗了人,其实最终骗的却是自己,所有的人都比我洞悉与精明。
№0 ☆☆☆伊人2003-10-29 13:53:51留言☆☆☆ 

帖子正在审核中……
№1 ☆☆☆小Q2003-10-29 16:24:36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 ☆☆☆我的世界2004-04-30 18:40:28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3 ☆☆☆ai2004-08-09 19:08:06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4 ☆☆☆风筝与风2004-08-12 17:41:15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5 ☆☆☆蓝月树2004-08-18 19:56:3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6 ☆☆☆2005-03-03 11:22:03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7 ☆☆☆无情2006-01-23 18:19:0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