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伊人小筑
主题:Romantic A 我的灰姑娘[2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一个人呆在网上,所有的人上来了,又下去了,每个人都向我说夜安,然后世界静了。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让我给你讲个故事,一个关于网络的故事。

Romantic A 我的灰姑娘

  尹慧刚进这家公司,主管分派她的工作是与总公司联络并整理打印一些文案资料。刚毕业的她,坐在办公室的一角开始了工作生涯。大公司内,即便是分公司也富丽堂皇,这样的气派更让尹慧中气不足,怀里惴着的大专文凭让她隐隐担忧,她的学历,仅高于公司内打扫清洁的工人。
  工作不容易找,越有危机越要勤力工作,主管分派的工作自是一刻都不能耽搁。于是上班时节,尹慧忙得团团转,下载资料,打印文件,分发文案。虽然忙得像陀螺,但仍有人不满意,嘴一撇,怪她分错了文件,嫌她送慢了资料。都是师兄师姐,况学历比她高,资格比她老,都不能得罪,于是陪笑说抱歉,小心翼翼重新分发一遍。待到忙完后,华灯初上,公司仅余几个工作狂人在努力加班。早已过了吃饭时间,肚子却一点也不觉得饿,不想回家,于是坐回电脑前在网上找些资料看充实自己。
  约莫半小时后,才猛然记起主管吩咐今天把总公司新下发的文件整理打印出来,明日晨开会需要。糟糕,一日的忙碌竟让她忘记这份差使,急透了只求上帝保佑总公司负责与她联络的John此刻仍在。
  于是登录信箱,急急输入John的伊妹地址,写下原由发信。
  之后是焦急的等待,没过几分钟信箱内发出有信抵达的声音。打开看,是总公司的复信。
  “什么文件,很重要吗?请上ICQ上详谈。号码:*******”
  尹慧自是急急打开ICQ加入这个号码,列表上于是多了一个叫John的人在线上。
  “HI!晚上好!”尹慧输入一句问候传过去,再着急,必要的礼数却是要。
  “你好。”对方也是个礼貌的人。
  “对不起,下午很忙,忘了与你联系,请现在将文件传给我好吗?”
  “什么文件?”对方问。
  一想也是,没头没脑找人要文件,换作自己也会一头雾水。
  “就是总公司新下发给各地分公司的文件。对不起,我急着要整理打印出来,明天开会需要。”
  “是那份关于人事调动的文件吗?”
  “好像是吧,主管只吩咐我与你联系,没告诉我是什么内容。”
  “嗯,我发给你。”
  稍待一会儿,尹慧就收到那份文件,于是整理,打印,一切忙完已经约莫九时。这时才省起,折腾了人家一起忙,也该致谢,于是回到ICQ说谢谢。
  对方传来笑脸,附一句不用,然后道:“整理好了吗?其实明天一早整理打印也不迟。”
  尹慧答:“我是新人,学历又低,自是要将勤补拙,努力工作。若是明天出意外没整理好,又得挨主管骂。”
  “你经常被训话?”
  “嗯,因为我总做错事。”

  之后的日子里,每每总公司有什么新文件抵达,尹慧的信箱里就会第一时间收到John的伊妹,所有的文件都整理好了附在附件档里。
  每次尹慧都要感谢老半天,但彼端的John只是淡淡的说:“这样可让你腾出更多的时间适应工作。”
  虽然语气有些淡漠,但尹慧还是感觉到一点点关爱。
  周末,尹慧去隆德路一家网络培训公司缴费,参加线上英文补习。有人问起,她只是笑说,如今社会竞争激烈,多学一点,未免没有好处。只有她知道,这个理由是其一,其二是她需要一个借口在下班后还呆在公司。
  其实她这样的人物,下班呆在哪里,谁会注意,只是当事人心虚。
  第二个理由的最终目的是John,因为她注意到,每天下班后,John也会呆在线上直至很晚。她需要一个理由说服别人,更多的却是说服自己。
  其实John没有过多的注意他,一言不发,在网络彼端忙自己的事。尹慧不去打扰他,也做自己的事——学英文。这样远远望着,感受到他的存在也是很美妙的感觉。
  终有一天,John在约莫十点左右发来信息:“怎么天天晚下班,是否主管欺负你,派你很多事做”。
  她窃喜,原来他一直在注意自己,只是没说而已,忙答:“不是,只是在网上学习英文。”
  “看来你已经适应了目前的工作。”
  “嗯,这要谢谢你的帮助。”
  如此一来,每天晚上,当学习累了的时候,他们都会透过ICQ聊几句,聊学习,聊生活,聊感受。

    由于分公司有一笔重要业务要处理,总公司很重视,特的调派Emily处理此事。
    刚进公司时,尹慧就已经听说过Emily的大名。公司的女职员内传得厉害,说她年轻美貌,做事干练,由她领导的业务部,业绩年年上升,算得上公司内的风云人物。
    这样的女人往往孤傲,尹慧想,美丽是美丽,但只能让人远远看着。
    Emily抵达分公司的那天,仿佛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她,只有尹慧仍旧埋着头干自己的事,别人的风光何必去沾,踏实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事与愿违也许就是这样,当别人拼命讨好着想与Emily接触却还不能时,Emily却指定要坐在角落里专心整理文件的尹慧当她的临时助理。当时不仅主管愣了,就连尹慧自己也大吃一惊,她虽是才进公司没多久,也明白按字排辈以她的经验学历,怎么也轮不到她去胜任。
    容不得诧异就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Emily的确有她的过人之处,才短短半天时间,就把工作分配的井井有条。尹慧要做的就是整理美方公司的资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怠。
    一尺来厚的资料,全是英文,Emily给她三天的时间看完整理出其中重要部分。
    尹慧在庆幸自己之前曾在英文方面花过苦功之余也隐隐担心,若是做不好,这份工作看来不保。
    晚上加班于是顺理成章,虽然John也在网上,但她却没空与他闲聊,紧张的看资料,查字典,整理,手忙脚乱,约莫忙到十一点,却还是没有什么成效。
    “今天这么晚还不回家?”
    “Emily分派了一大堆工作给我,限时完成。”
    “Emily的要求很高,你得努力。”
    “嗯,只是工作太多,做了许久也没有成效。”
    “哦?是些什么工作。”
    “整理美方公司的英文资料,一尺多厚,真担心自己做不好。”
    “越紧张越没有时效,其实大部分资料内容都有重复,Take it easy!相信自己能做好。早点回家睡个觉,振作好精神明天再努力,有什么看不懂的尽管问我。”
    一霎间,尹慧聚足了信心,道了一声晚安就开开心心回家。
    接下来的两天,尹慧埋首于一尺厚的英文资料,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就问John,他也很有耐性的一一解答。真如John所说,大部分资料内容都是重复,越做到后来,越觉轻松,刚开始的紧张,现在看来完全不必要。
    交给Emily整理好的文档后,尹慧舒缓一口气。
    不用加班的时候,尹慧依旧挂在网上,除了补习英文外也下载一些电子文档恶补业务上的不足。
    依旧与以前一样,看累了与John闲聊几句。
    “Emily真是个能干的女人。”尹慧越深入公司业务越这样以为。
    “的确如是,但对手下也很苛刻。”
    “嗯,不过我今天居然得到她的嘉许。”她有些小小的得意。
    “哦,那不简单。据我所知,她从未夸奖过女职员。”
    “那你呢,她夸过你吗?”
    “嗯……,没有。”
    “一定是你工作不努力,否则以你的能力何以不被她夸。”
    “有可能吧。”

    再过几天Emily处理好这边的事务要回总公司,周五的下午,经理组织公司的职员聚餐为她饯行。
    尹慧坐在Emily一旁,看Emily整杯整杯的喝酒,几乎所有人敬她的酒,毫不推辞的,她都喝下去。晚餐快结束的时候,她手撑着头靠在椅背上,已经有些不支。
    所谓借酒消愁,难道这样光芒四射的女人也有痛苦的理由。
    晚上尹慧送Emily回房,扶着高她一大截的Emily,感觉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将她扶到床前,脱了鞋让她睡下去,关灯将离开时,Emily却牢牢抓住她的手,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翰森、翰森。”
    翰森,一定是个男人的名字,让Emily伤心的男人。
    尹慧一时出了神,倒想起元好问那阙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Emily走后,尹慧这个临时助理也恢复以往的职位。只是因Emily临走前夸她干得不错,主管也另眼待她,同事与她也不显生分了。
    每天晚上,依旧呆在公司里边看书边与John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多时候都不聊公事。比如她想拒绝男同事的追求,要怎样说比较不伤他心;比如同事之间明争暗斗,自己要怎样做才能不渗入其中。大部分事情,John都可以教给她完美的解决办法。
    他们在一起,一般是她说得多,也总是他帮她解决问题,很少听到他提到自己。是以虽然已算熟稔了,但John于她还只是ICQ上一个菊花般的头像,或是存留在电脑里句句聊天对白。
    
  已是年末,某天上班,公司里忽然显得很忙碌,大家都一声不吭,仿若有重大事情发生。
  尹慧恍然不知情,最后才在茶水间得知,原来总公司的重头人物要来,究竟是谁,对方也不清楚。
  中午接到通知,因为本年度分公司业绩不错,老总明天会飞来参加分公司的周年庆。于尹慧来说,这算不上大事,像她这样的员工,只要踏实本份做好本职工作即可。忙碌紧张的是公司内高层,思量怎样才能留给老总一个好印象,以便以后升职加薪。
    就算再不关心,遇上公司上下人人都讨论的人或事,总有一两句一不留神的飞进耳朵。老总的形象在尹慧的心里也渐渐朗亮起来:国外留学回来,融资创了这家公司,短短几年的工夫已经发展到各个大城市都设有分公司的国内知名企业。似乎每个人提到这位海归派的老总,都是一脸的倾慕。
    一直以为人们常谈论的Emily是公司职员的偶象,原来不是,真的偶象埋在人的心里,轻易不剖白了见人。
    人人都这样夸着赞着,连带尹慧也好奇这老总是怎样一位人物。
    晚间挂在网上,与John聊天。
    “你知道我们老总叫什么名字吗?”
    “你难道不知道?”
    “以前不曾关心,因为知道他的名字也不会让我月薪递增。”
    “你到是很现实,不过为什么现在好奇想知道了?”
    “这位大人物如今要大驾光临,分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议论他,我也有好奇心嘛,想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何以如此了得。”
    “他叫林翰森。”
    “林翰森?”尹慧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我像是听说过。”
    “本就是普普通通一个名字,谁都可以叫。”
    “你见过他吗?是不是一脸横肉,挺个啤酒肚?”
    “老板在你心中就这个模样?你去公司主页上看看,有他的照片。”
    尹慧打开公司主页,在首页的左下角点了链接进去,果真有几张照片,其中一张她认得,是Emily。最上面一张是一个气度不凡约莫三十来岁的男人,照片下面清清楚楚写了“林翰森”三个字。
    猛然间,她回想起,Emily临行前的一天,她在她的卧室里,听她提到过这个名字。Emily与老总,大概有不寻常的关系。
    “我们的老总与Emily看上去很配,可谓郎才女貌。”
    “他们怎么会相配?我看一点都不。”看来John是不知情的人,当下尹慧也就不多说,Emily待她不薄,可不能让不确定的谣言传出去干扰她的生活,虽然她清楚John不是长舌妇般的人物,但人在江湖,小心为妙。

    周年庆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开始了,公司包下亚洲饭店的娱乐场所,吃完饭,所有的员工都去娱乐,其中包括老总林翰森。
    因为Emily的缘故,尹慧特别注意这位年轻的老总。不说话的他看上去很严肃,天生的气质让他傲然尘外,所谓不怒自威就是这样了,然而当他笑着说话时,却是春满大地,平和可亲的模样。论外形,老总与Emily真是不错的一对,想必内在的才华也是旗鼓相当,可为什么Emily酒醉时,却是那样幽怨叫着他的名,大概是彼此间有些小的争执,想到这里,尹慧嘲笑自己担心过余,恋人之间,偶尔的争端只不过是感情的调料。
    比起其他女同事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尹慧算是清丽许多,样式简单的一条白色长裙,脸上也只是画了淡妆,静静坐在那里含笑望着舞池。偶有人请她跳舞,她都摇着头婉拒了。这个时候,她忽然想起John,他是否依然坐在电脑前加班?以前每晚都有她相陪,现下她出来了,他岂不是很孤单?
    对面场上很热闹,职员们围着林翰森起哄,要他一展迷人的舞姿,因为曾有传闻,学生时代的林翰森,是学校里的舞场王子。尹慧被吵闹声扰了思绪,抬起头看着林翰森后来好像点头答应了,随后他就直直得朝着她这个方向走来。尹慧左右望了望,其旁没有其他人,所有的眼光都看着她,一下子,她成了焦点。
    “我能请你跳个舞吗?”林翰森的脸上泛开迷人的笑容。
    尹慧的心跳几乎停止,他是在对她说话?未等她表态,林翰森已经拉着她的手一起走进舞池。其间,尹慧跳错好几步,林翰森拍拍她的背,用温柔的眼神示意她不必紧张。
    一曲舞罢,场上传来阵阵掌声,人涌上来,重又包围了林翰森。灿烂夺目的光彩属于尹慧只是一刹那的光景,她在人群外捏了捏汗湿的双手,转身向洗手间走去。背后依旧是人声鼎沸,只是离她远了。
    走廊转角处,她忽然听到有人提到她的名字。
    “你说林总怎么会请她跳舞,论什么也轮不到她呀。”
    “清纯呗,就如古代帝王,看厌了六宫粉黛,偶尔也会宠幸民间女子换换口味。”一个女声有些阴阳怪气。
    “是装清纯吧。”
    然后是一阵大笑,接着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尹慧装着才从外面走进来,迎面而过时她们不自然的向她点点头,她也回了个微笑。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难道真要为这点小事撕破脸皮?不必要!然而心还是泛酸,她并不是爱出风头贪慕虚荣的女子,她要的,不过只是平淡的生活而已。
    等不及周年庆结束,尹慧就披上大衣从后门离开,心情颇为复杂,也不想回家,漫无目标的在街上闲逛,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不自觉来到公司楼下。John今天应该还在吧?她推门进去。
    打开ICQ,John却显示在脱机那一栏。尹慧不知哪来的悲伤,突然就伏在桌上哭了起来。一直呜咽着,不知过了多久,听到电脑里传来敲门声,抬头看去,John正一闪一闪上线,接着就传来信息抵达的声音。
    “这么晚了还在公司里?”
    尹慧注意到电脑上的时钟,已是午夜十二点。
    “有点累,在公司里睡着了,你上线的敲门声把我惊醒。”
    “今天不是你们的周年庆?”
    “是呀,不过我提前从后门离开了。”
    “为什么,玩得不开心。”
    “嗯,那种环境是为了争奇斗艳的人而设,我只不过是满天星,陪衬用的。”
    “怎么生出如此感叹。”
    “今天林翰森请我跳舞。”
    “那今晚的你不应是满天星,或是玫瑰,或是香水百合。”
    “我宁愿自己是满天星,你不知,人言可畏。”
    “不要太在意就可。”
    “我是一直叫自己不去理会,但是越想越心酸,就因为与老总跳一支舞,平日里相处也还融洽的同事却这样恶毒的在背后说自己。况且与林翰森跳舞,不是自己能选择的。”
    “我明白。”
    稍后,John传来一个Flash动画的网址,要尹慧在弹开的对话框里输入“林翰森”三个字:“你看见了吗?现在画面上的小人名叫林翰森,左边有锤子,棍子,你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满意为止。”
    尹慧用鼠标点了棍子,向小人敲去,画面上的小人栩栩如生叫着喊痛。
    “真有意思,不过林翰森可没得罪我,再说背地里殴打老板好像不是一个称职的员工所为。”
    “觉得开心就行,反正没真正打在他身上。”
    “其实我们的老总是个很不错的人,可谓青年才俊。”
    “要不嫁给他如何?”
    “如果你是他我就嫁。”
    “认真?”
    “开玩笑。”

    第二天,林翰森到分公司视察工作,后面跟着经理主管级人物。尽管昨天与员工闹成一片,但今天的他是漠然而严肃的。
    尹慧坐在靠近角落的写字台前,望着面色冷俊的林翰森,回想昨天在电脑里被狂殴的小人,忽然噗哧笑出声来。四下正静得可以,这一声响更显刺耳,尹慧又一次成为焦点。主管急步过去,敲了几下她的桌子,狠狠瞪她一眼。
    算是有惊无险,林翰森没有什么表示,依旧阔步经过,巡视下一间办公室。
    再过几天就是旧历的新年,这几天需要处理的文件相对少了许多。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尹慧收到一束鲜花。白色的满天星簇拥着一朵香水百合。同事捧着这簇鲜花进来时,直向她咕哝着奇怪,没见过人送如此素净的花。尹慧却一眼就爱上这簇花,素白淡雅。抽出卡片,上面写着:“今晚八点,时代影院前。”落款是“翰森”。
    林翰森?难道是他?尹慧想起舞场里那双温柔的眼睛,他怎么会约自己?越想越觉不可思议,只坐着发呆。稍后有同事过来取资料,她惊醒似的赶紧收起卡片。
    下班后,尹慧没去吃饭,留在办公室里打开ICQ。遇上想不明白的事,她已经习惯找John。
    “怎么办,林翰森送花给我,并约我见面。”一登录就发了条消息过去。
    John只是应了一声,没有其它的表示。
    “我自收到花后就一直发呆到现在,去还是不去呢?”
    那边John没有反应,尹慧接着说:“我也想去,与林翰森走在一起,气死背地里说我坏话的人,可是我又不能因为赌气而答应他的约会,那样对他好像不太公平。”
    “傻丫头,那花不是林翰森送的。”John终于开了金口。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林翰森。”
    尹慧听了这话一震,手放在键盘上无所适从,John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他说他是林翰森,那就应该是。可是,怎么会呢?John怎么会是林翰森?主管给他John的伊妹儿时,曾告诉过她,John是总公司一位与她联络的普通职员而已。
    “我想,你错把我当成业务部的程俊,你仔细看看EMAIL,他的邮箱帐号末尾是2,我的是Z。”
    尹慧翻出当初主管给他的纸条仔细辨认,的确,邮箱帐号末尾是2,但电脑里存放的John的地址是Z,是她弄错了。
    “对不起,是我弄错了。”一想到对面天天与她聊天解闷的人是林翰森,她不由就拘谨了,再回想起之前自己有关林翰森的言语,更是窘迫。
    “其实我早就猜到是你弄错,只是一直没说清楚,到后来,也就不愿说明白。”
    林翰森接着道:“每天工作累了,与你聊聊,真是很不错的感觉。昨天晚上,不由自主的就走过去请你跳舞,是我没考量好,请你原谅。”
    “也许是因为网络吧,让我们很轻易的看清对方的内心,而整日环绕在我身旁的女人,她们的心思却是难以逐摸的。”
    “这段日子,我忽然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你了。借着周年庆,我飞过来看你,你真与我想象中的一样,娇俏可人。”
    “我也想过送花给你,约你见面,但却犹豫用什么身份。昨天请你跳舞就已经很困绕你了,若是再用林翰森的身份送花,岂不是更让你为难。”
    “真感谢那些为了让你出糗恶作剧的女人,她们给了我足够的勇气向你说明真相。”
    尹慧震惊的看着屏幕上的信息,一条一条很认真的读。
    “你是说,花是她们送的?”
    “嗯,我也收到一张卡片,署名是尹慧,约我晚八时时代影院前见。若是没有之前网上的相知,也许现在我会以为你与别的女子一样,攀龙附凤,从此厌恶了你。”
    “为什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
    “人心险恶就是如此,女人间的嫉妒也是人之常情,见多就不会怪了。”随后林翰森又道:“傻丫头,你知道吗?你需要一个人来保护。”
    “嫁给我,好吗?”

    晚上八时,时代影院大厅内的转角处,两个模糊的身影躲在暗处盯着大门口的广场。
    “看她怎么出糗。”一个声音道。
    “不用看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另一个声音。

    然而,亲爱的读者们,你们应该知道,结果会是另外一个。

附:
写完了这个故事,也想好了名字。得缘于朋友推荐给我的一首歌:郑钧的《灰姑娘》
(http://61.144.255.241/zj/15.mp3)

2003/5/20 伊人
№0 ☆☆☆伊人2003-10-29 16:48:41留言☆☆☆ 


有亦舒的味道,淡淡的爱情!
№1 ☆☆☆小Q2003-10-30 12:20:36留言☆☆☆  引用


好棒!我爱上两个主角了
№2 ☆☆☆Lotus2003-10-30 13:51:22留言☆☆☆  引用


有意思,哈哈!!
№3 ☆☆☆fallthee2003-10-30 21:31:46留言☆☆☆  引用


应该是说情理之中又有一点点的意料之外吧
№4 ☆☆☆fallthee2003-10-30 21:35:13留言☆☆☆  引用


汗……
Emily……
多么不幸……
为什么偶是那个女二号……哭死……
偶为什么要选那个……英文名
№5 ☆☆☆水水堂之水大沾衣2003-10-30 22:03:41留言☆☆☆  引用



很喜欢,虽然是老套的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但是编排的很好,作一个电视断片一定有意思。和天使的眼泪有些类似,不过也有不少新异,继续努力。
№6 ☆☆☆cyueh2004-02-20 22:39:48留言☆☆☆  引用


亦舒不会写这样的童话
№7 ☆☆☆J2004-03-16 17:08:22留言☆☆☆  引用


hao a
№8 ☆☆☆zhu2004-04-14 16:47:06留言☆☆☆  引用


好美啊!我喜欢!
№9 ☆☆☆凡尘2004-04-16 10:17:18留言☆☆☆  引用


难得有这么可爱的两位呢!
要知道亦舒的文太感性了, 
呵呵,如果那么轻易让两位主角成好事,哈哈
没门的啦!
№10 ☆☆☆留依白石2004-05-04 18:17:38留言☆☆☆  引用


开心得冒泡泡
№11 ☆☆☆辛辛2004-05-19 17:52:10留言☆☆☆  引用


真的很好
№12 ☆☆☆zhou2004-06-07 19:27:12留言☆☆☆  引用


为什么平凡的人会发生不平凡的事
我就没遇到这么美丽的童话
№13 ☆☆☆小虫2004-07-05 22:58:14留言☆☆☆  引用


真的很好
№14 ☆☆☆想飞2004-07-25 21:45:04留言☆☆☆  引用


不知道后来Emily怎么样了,
不过好喜欢两为主角啊!
№15 ☆☆☆霓晨2004-07-27 21:48:43留言☆☆☆  引用


美丽的童话,人物都很可爱.
№16 ☆☆☆蓝色忘忧草2004-07-31 20:35:34留言☆☆☆  引用


怎么没有结尾啊~
我还是比较喜欢“天使的眼泪”希望在出一些类似的作品~继续努力~!
№17 ☆☆☆美眉2004-08-14 22:39:00留言☆☆☆  引用


淡淡的味道,让人有种轻松的感觉,很舒服
№18 ☆☆☆孤海独影2004-09-10 14:25:34留言☆☆☆  引用


伊人,你的文章让人看了开心的想大声尖叫!~呵呵!~太美的文章了太不让人相信了,童话般的爱情能与我相遇那该多好啊!人人都向往的呢!~呵呵!~
№19 ☆☆☆凡凡2004-10-31 15:57:37留言☆☆☆  引用


哈哈
看伊人的小说总是很感动
这篇也不例外
№20 ☆☆☆寂寞风铃2004-11-14 09:26:23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