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轮回之门
主题:《紫荆之月》第四集 风起西林 第七回 痛下决心[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对不起。这是艾尔迪诺教导无方,令部下太过驽钝,竟然看不出各位的高贵身份,先前他们定有不少失礼的地方,希望各位不要放在心上。”
“艾尔迪诺阁下您无需致歉,贵军既是将要投入战斗,那艾尔德先生与妮克尔小姐就算再严厉的对待我们,也是职责所系,冬妮虽是一介女流,这点浅显的道理也还明白。”
在检查过冬妮娅出示的身份证明之后,卡奥斯自由军的最高长官,原金蔷薇骑骑士团长艾尔迪诺·赛·欧迪缪勒以极其郑重的态度向加里波第伯爵公子夫人行以全礼并对部下的失礼再次道歉。冬妮娅也以令我惊讶无比的优雅姿态,得体地回应了对方,不过马上在下一句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艾尔迪诺阁下,既然这里是战场,军情紧急,我们就不要谨守这些会浪费时间的礼节不放了,您可以把我们看作是普通的冒险者,如果有需要我等出力的地方,请尽管下命令吧。”
说着这些话的冬妮娅,两眼放出可媲美太阳的炽热光芒,在得知艾尔迪诺及其这支卡奥斯自由军的身份后,她也猜出了自由军将要和什么人作战,然后全身的血液好像一下子沸腾起来。这让我颇有几分莫名其妙,上次攻打亚比葛尔市时,可没有看出她有这么高的热情,然后据沙蒂娅的耳语说明,我才知道在逃出哈洛克城时,那些精明强干、锲而不舍的盖亚帝国近卫军骑士们很让冬妮娅吃了些苦头,打那以后,恩怨分明的野丫头就一直憋着一股火准备和盖亚人清算。
不过看艾尔迪诺的表情,他对于是否有必要将这样一位大贵族的儿媳卷入战火感到犹豫,更何况她的岳父还是大陆救星白翼九英雄之一。
“感谢您的好意和热心,不过部队都已经进入预定阵地,而且事前我们对每个士兵都进行了指导,使他们在进入阵地之前就对自己和身边战友所担负的任务有充分认识和理解。现在再加入任何一支部队,都只会令士兵们感到无所适从。”
留意到冬妮娅的失望表情,艾尔迪诺微笑着补充上一句:“这场战斗我军占尽了天时、地利以及人和,胜利是可以预期的结果。如果冬妮娅夫人不急着前进的话,可以留下来看看自由军战士是如何教训那些侵略我们国土的盖亚豺狼。”
“这样啊……也好,战场的局势总是难料的,不到最后谁敢说绝对不需要预备队呢。”冬妮娅眼中恢复了几分希望,说出来的话也有点失了分寸,简直就像在期待自由军的攻势受挫一样,好在自由军的首领没有介意,倒是一旁的妮克尔投来了谴责的视线,让她的长官注意到了。
“妮克尔·莉维斯。”艾尔迪诺点了妖精的名字,嘴角噙着一丝狐狸般的狡笑:“就由你陪同我们的客人到安全的地方去观赏我们的战斗吧。”
“什么?”因为失言被妖精的瞳剑刺得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的冬妮亚当场失声。妮克尔却只是略为一怔,便接下了这个任务,等到她的视线重新转回冬妮娅身上时,野丫头的额头当即渗出一层细汗。

战斗正如艾尔迪诺所言,占尽了天、地、人三方面优势的自由军很轻易地就将进入伏击圈的盖亚运粮队包了饺子,二百名骑兵、四百名步兵没有一个漏网,一百三十辆粮车尽数落入自由军手中。
不过盖亚军人的忠诚和强悍让我们再次开了眼,在五倍于己的自由军猛攻下,六百盖亚步骑以粮车结阵相抗,在他们的指挥官被击倒后也依然死战不休,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投降,不少人在受伤失去行动力后甚至叫喊着让战友杀死自己。以致这一战下来,自由军抓到的俘虏用两只手就可以数完。
无论是在前往高地还是观战的过程中,妮克尔出乎意料没有任何针对冬妮娅的报复或讽刺言行,只有在冬妮娅发现打倒盖亚军带队长官的人是特蕾莎时两人有过一阵短暂的交谈。
“那不是特蕾莎小姐吗?”
“你认识我们的次长?”
“怎么可能不认识,她是我的同伴在打下亚比葛尔市时俘虏的盖亚驻军长官……啊!不过她后来也成了我们的伙伴,和我们一起经历了不少冒险,大家都很喜欢并且信任她。”在发现自己口快吐露了特蕾莎的身份后,冬妮娅急忙加以补充说明,并回头征求我们的配合:“你们说是不是?”
不过妖精对她一开始的说话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在听见她后半段话时投来了关注的视线。
“你的同伴俘虏了她?他叫什么名字?”
“特蕾莎·塔比奥拉呀。”
“不,我是问你那位同伴的名字。”
“他叫紫荆。”全神贯注在战场上的冬妮娅想也不想,便说出了我的名字。
听到我的名字,妮克尔迅速拿眼在我们脸上扫了转,那感觉仿佛是一道雷光划过,让我的整张脸皮都麻了起来。好在妖精很快收回了充满敌意的视线,要是时间再长点,难保我不会在神气上露馅。
之后直到战斗结束,任凭冬妮娅再怎么向她打听特蕾莎加入自由军的经过,妮克尔也不作回答,甚至没有再开口说过一个字。

“特蕾莎小姐。”从妖精那里得不到答案,心急的冬妮娅干脆一阵风似的冲下山去,还隔着老远就大声嚷嚷起来,并朝特蕾莎用力地挥舞手臂,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跟着妖精从山坡上慢慢地向下走,远远看见特蕾莎含笑对冬妮娅说了句什么,让野丫头露出嗔怪的表情捣了她一拳,再之后不知冬妮娅又说了句什么,让在附近的自由军战士一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齐唰唰地将非善意的目光投射在她身上。
我先是一惊,然而在听见前面的妖精发出一下极其轻微的冷笑之后,我大概明白了冬妮娅在问什么,她大概是在向特蕾莎打听我的下落吧。
自由军的主力是深受我荼毒之苦的原佣兵部队,这些人听见我的名字能有什么好反应,如果不是有特蕾莎在,恐怕早有一群人冲上去揪住冬妮娅的衣领了。不过消息一旦传开,就算有特蕾莎在,也难保没有莽汉不顾一切来找冬妮娅和我们迁怒。
想到这里,我不禁后悔没有通过沙蒂娅给冬妮娅打上一记预防针,现在我们是佣兵仇敌的同伴这个消息是怎么也捂不住了,继续逗留可是极其不智的选择。
我冲沙蒂娅打了个眼色,女祭司理解地点点头,一下到山脚她便独自向冬妮娅走去,大法师和矮人则在我手势的提醒下于山脚处停下了脚步,没有进入自由军的阵营。至于妮克尔,我当然不能放她离开,由于她不愿意说话,也不可能用聊天来绊住她,更没有理由阻止她回去复命,于是我很干脆地用一张具有操影力量的魔卡钉住了她的影子,让她迈不动脚,可是表面上看起来却像没有一点受到束缚的样子,只是站在原地和我聊天。
“这是什么意思呢?撒克逊先生。”在发现自己突然举步不能后,妮克尔没有一丝慌张,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才冷静地向绕到她面前的我发问。
“这是为了我们同伴的安全。”我很欣赏她没有无谋地大喊大叫的反应,省却了我再浪费一张麻痹魔卡。“妖精的听力应该是很好的,我那位莽撞队长说了些什么你应该比我们清楚,而且应该更加清楚你的战友露出那种不友善神情的理由,而这两点我们都不明白,也无法推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不得不采取一些保障我和我们同伴人身安全的措施,失礼之外,请允我在这里道个歉。”
“不要学艾尔德那一套。”
道歉之前就知道自己的态度再怎么诚挚也极有可能被对方无视,可是妖精的反应却是让我大出意料。仿佛也意识到失言,妮克尔脸上骤然飞起两朵可疑的红云,显得无比娇羞,可是这只是一刹那的变化,待我定睛细查时,妮克尔的已经凝敛心神,原就如玉石般洁白的脸上现下更似罩了一层寒霜,又恢复了最初的沉默。
她不愿意开口,我还求之不得,把注意力转到沙蒂娅那边,却发现女祭司的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由于冬妮娅一开始就说错了话,特蕾莎便把她拉到了离自由军人较远的地方,进一步和我们拉开了距离,所以我也只能远远地从她们的表情和动作中猜测冬妮娅不太愿意离开,特蕾莎似乎和沙蒂娅一起在劝她,可是在冬妮娅对着她激动地说了一通话后,特蕾莎便闭上了嘴,随后冬妮娅和沙蒂娅也同时陷入奇怪的沉默。
过了好半晌,三个人都是一言不发,我好奇起来,瞄了妮克尔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便把意志和能量集中在耳朵上,又过了一会儿,我才听见特蕾莎的声音。
“如果说紫荆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中有什么值得我感谢的事,那就是他从我心中彻底抹销了盖亚帝国骑士特雷扎的存在。”
说完这句话,特蕾莎又有一阵子没有开口,冬妮娅两人似也不知该如何接口,接着就听特蕾莎忽地低声道:“走吧,冬妮娅。” 接着从腰间取出一物放入冬妮娅手中,神色黯然的掉头回到自由军中间。
看着一脸沮丧走回来的冬妮娅,我心中也是闷闷不乐,却还要小心不能在神色中流露出来,于是便弯下腰拔起了插在妮克尔影子中的魔卡。
“请转告艾尔迪诺阁下,我等行程吃紧,不能与他当面道别,深感抱歉。并祝愿他能从伟大和崇高的使命中取得辉煌的成就。”
我话一说完,亚古忽然伸出手指住正看着我的妖精,一股淡如轻烟的灰雾罩在她脸上,妖精一惊,露出抵抗的表情,但不知道是她一开始被我的话分散了注意力,还是亚古的魔力太强大,这名高等妖精的抵抗只不过维持了五六秒钟便失败了。待到灰雾完全渗入她的皮肤后,妮克尔抬手排开围在她身边的我们,目不斜视的走向自由军阵营。
“自由军的人似乎对紫荆抱有很强的敌意,如果让这个妖精把他是我们同伴的话传出去,大家恐怕没办法顺利的离开。我的这个法术会让她排除一切干扰忠实地完成撒克逊刚才交付她的任务,之后便会忘记发生在六个小时以内的一切事情。”亚古对自己的行为和法术做了一个简短的说明,然后看着众人道:“现在我们可以放心地走了。”
连马也不敢去讨回,我们挑了一个自由军最少的方向穿过战场,继续向北进发,一个下午不住脚的赶路,刚开始还会碰到在战场附近巡逻的自由军小分队,凭着特蕾莎给的令牌全部有惊无险的通过了,等到黄昏时分,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自由军的控制区域,证据就是已经有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再碰到成队的自由军了。

月如钩,星如豆,虽然有亚古的光明球照着,也是越来越难以辨路,然而冬妮娅却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猛走,我和沙蒂娅先后叫唤了她几次,建议停下来休息,她只也只拿眼角淡淡地扫我们一眼,然后继续走自己的,我们只能无奈地尾随她向前、向前、一路向前。
“哎哟!”正在心里高歌给自己打气的我不防冬妮娅突然停脚,为了避免撞上她慌乱中向旁边一跳,偏生旁边是一个浮草虚掩的大坑,咕咚一声我就栽了进去,险些折断了脖子,等雷伊尔把我拉上来时,就觉脸上火辣辣地痛,伸手一抹,满掌的鲜血。
托赖这个意外的福,冬妮娅总算同意休息了。等到篝火升起,我脸上的伤也被沙蒂娅治好之后,一直端坐沉思的冬妮娅忽然要沙蒂娅再对山果的位置做一次确认。
我和沙蒂娅对视一眼,只有我和她最清楚带走山果的人绝不会是紫荆,所以山果的处境绝对是凶多吉少。其他人虽然不明底细,可是除了矮人以外也都不抱乐观的态度,因此在出发那天做过定位之后,都没有人提议再做一次定位,现在冬妮娅突然提出来,恐怕是想借着几乎可以预知的结果帮助自己下定某种决心吧。
结果出来了,那是没有结果的结果,沙蒂娅长达三十分钟的祈祷过后,她的手臂依然虚悬在半空,没有一丝晃动。这表示……
“我们可以停止前进了。”冬妮娅抬起头,脸色肃如锅底,一字一句地向众人宣布:“明天早上我们就掉头回去自由军那里。”
众兼默然,最后还是我憋出一句话来。
“为什么你坚持把大家卷入战争?自由军的成败并不是我们的加入与否能够决定的。何况,就算山果已经没救了,你的丈夫呢?他难道也没有救了吗?沙蒂娅都告诉我了,你之所以在这兵荒马乱的时节踏上旅程,远渡关山,就是为了去救援自己的丈夫?难道现在你要抛下他不理会么?”
我原本只是想点醒冬妮娅不要为了一时的激情忽略了本来的目的,没想到她听见我的话后脸色变得煞白,倒把我给吓着了。不过那也只是瞬息的事,冬妮娅用力吐了一口气,再深深一吸,脸上便重新有了血色。
“我丈夫一个人的生命和西方领地乃至卡奥斯王国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安危,两者相较孰重孰轻不言而喻。”冬妮娅慢慢地说着虽然名正言顺,却总让我感觉不太自然的理由:“撒克逊先生,亚古老师,奇勒大师你们还不知道,七天之前在康定平原上发生了一场大会战,卡奥斯王国最强也是最后的主力军团金蔷薇骑士团已经被盖亚风骑兵团彻底击溃,十万大军只有一万来人得以生还,我们遇上的自由军就是败退的金蔷薇骑士团及佣兵残部。也就是说现在整个卡奥斯王国已经找不出一个完整的军团,再也无法从正面抵抗盖亚帝国的侵略了!”
喘了一口气,冬妮娅继续说:“我刚才从特蕾莎小姐那里听说了,自由军准备去与正在西方领地内地活跃的影团义军会合,可是我想他们缺乏了解西方领地地理环境的向导和熟悉影团作风及为其信任的中间人,而这两样人选我们队上都有,所以我决定——回去帮助自由军与影团早日会师!”
这一席话说完,亚古的表情我看不到,雷伊尔是一脸的担心,但他谨守着“最好的仆人该是沉默寡言”这条原则不发一语,矮人明显的非常赞成冬妮娅的决定,让我想不通的是沙蒂娅竟然也没有表示反对,只有我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但才吐出“可是……”这两个字,就被冬妮娅飞过来的大帽子给压的没了词。
“特蕾莎小姐她是个盖亚人,尚且深明大义,甘负叛国污名投入到卡奥斯的卫国战争中来。我身为一个卡奥斯人看了觉得非常惭愧,尤其我还是在西方领地出生和成长,现在更是负责治理西方领地广大疆域的加里波第伯爵家的长媳,在此国难家危的当头,我怎么能够为了一己的私情把保护家园的重担子甩给别人,什么都不做的离开故乡!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呐喊出最后一句话时,冬妮娅眼也不眨的盯着我,那意思非常明显——你要是不同意我的决定,现在就可以离开。
一时间,我真的非常动摇。或许冬妮娅是真的因为拳拳爱国心压下了私情,可是我害怕再见到特蕾莎的心情更胜过一切,可是冬妮娅话中隐含的那两个字——责任,像一根长针一样直扎进我内心最深的角落,让我觉悟了。
可是天啊,您未免太吝于给我时间调理心情了。
№0 ☆☆☆惊寂2003-12-11 14:32:56留言☆☆☆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