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米兰香榭
主题:[评论活动]半壁河山下的素衫淡影——胡评《柔福》众主角[6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半壁河山下的素衫淡影——胡评《柔福》众主角

从03年5月21日《柔福》开贴起,阅读与跟贴再次成了每日乐事。屈指数算,到如今已经一年半了,我想,不管是米兰还是身为读者的我们,这一年半的时间同样弥足珍贵,
我们仿佛一起跟随着柔福成长,跟随着她和她身边的人们哭着,笑着,颠倒着。一同在这段迷梦似的历史中展转浮沉。
仿佛眼看着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姑娘慢慢的从灿烂走向寂灭。想拉住她,伸出去的手却又找不到她的方向,空余梦般余香,萦留身边。
与前一次通篇读完《眼儿媚》的感觉不同,这种跟随成长似的感觉来得更深更切,所以写了下面的文字,谨作为着一年半时光的小小纪念。
是为序。
№0 ☆☆☆绫子2005-01-04 21:21:34留言☆☆☆ 

我写得比较慢,请大家多多原谅,多多担待:)
№1 ☆☆☆绫子2005-01-04 21:23:20留言☆☆☆  引用

强烈期待中~~~~~~
№2 ☆☆☆玫儿2005-01-04 22:03:01留言☆☆☆  引用

时间是一个月,凌子慢慢来:)
№3 ☆☆☆何铁手2005-01-04 22:45:55留言☆☆☆  引用

绫子写的好。期盼中。
№5 ☆☆☆素履无咎2005-01-05 10:11:48留言☆☆☆  引用

剖析的很透彻
№6 ☆☆☆ray2005-01-05 13:03:28留言☆☆☆  引用

搬凳子坐在后面等。
№7 ☆☆☆何铁手2005-01-05 13:19:12留言☆☆☆  引用

谢谢绫子。非常期待续评。
№8 ☆☆☆米兰Lady2005-01-05 13:26:22留言☆☆☆  引用

恩。谢谢绫子说出了我们的感觉。
№9 ☆☆☆沉吟若2005-01-05 16:26:43留言☆☆☆  引用

哎!真想回到千年前去当面问问~~~~~~~
№10 ☆☆☆玫儿2005-01-05 19:03:50留言☆☆☆  引用

同期待。我也是从柔福开始在天涯连载时开始追文。转眼一年半了吗?文里文外发生了多少事情。好在总是能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
№11 ☆☆☆柳下系舟2005-01-05 19:24:39留言☆☆☆  引用

绫子写得好。我也排在后面等。
这种跟随成长似的感觉来得更深更切---真是感同心受。
№12 ☆☆☆ore2005-01-06 00:39:05留言☆☆☆  引用

即便在帝王赵构的心里永远存在着柔福的影子,而那个伴随了他半生的,柔软动听的名字,终究要如两驾相对疾驰的马车,擦肩而过,永不相交。

______________
他们是不断相交的两根线,却始终无法重合,唉
№13 ☆☆☆张嘉莹2005-01-06 11:51:51留言☆☆☆  引用

排队,等
№14 ☆☆☆马甲2005-01-07 13:18:04留言☆☆☆  引用

二、人生愁恨何能免:柔福篇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节自辛弃疾《贺新郎》
  读辛小公子的词,历来觉得不爽,盖因此君忒也的爱掉书包,而且爱用不太大众化的字和同样不大众化的典故,对我这样并不熟谙古今风物掌故的人来说,是有些受罪,最可恶的是他还爱整长调,动辄《贺新郎》、《水龙吟》这样的恐怖词牌,他写得不累我看得都累。如是,虽然他与东坡都是豪放派的大家,我却独爱坡翁的豁达流畅,气完神足。
  便如这阕《贺新郎》吧,前文后句都不被我喜欢,独有此句,如沙里珍珠,夺人眼目,但因习惯使然,不免也坏心眼的挑他的错,学先贤那样反问一句:子非此山,安知山之眼光高低耶?是否过于主观了?
  说起来这世上主观看待事物的人并不少见,在《柔福》一书中,帝姬柔福,似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说少时的备受冷遇造就了寡言沉暗的赵构,那么众星捧月般的生长环境,也同样造就了这样的一个柔福。她的父亲是大宋最具艺术气质的官家,母亲是美丽聪慧的宠妃,兄长是端雅入骨,几乎取太子赵桓而代之的郓王赵楷,身边多得是恭顺的奴仆,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她,是天潢贵胄,是天之娇女,身为帝姬,她只会因自己的喜怒而喜怒,身边的人怎么想,大概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通观柔福,我觉得有不少地方能体现她这种特质,试举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子:
  其一,婴茀觐见,柔福先是笑她“好土的名字”, 既而为她改名,教她写新名字时,又道“原来这么漂亮的两个字也可以被写得这么难看。”当然,她当时的话可以被理解为童言无忌,而柔福的个性也可在其间显现出来。
  其二,当赵楷被削权,政治上走下坡路的时候,柔福让婴茀送去一封亲笔书函,让婴茀以为其间事关重大,务必要亲手交托,及至赵楷展开信笺,内文如此:“楷哥哥,我把婴茀骗来见你,你高不高兴?怎么谢我?”婴茀当时“啼笑皆非,几欲绝倒”,从某些角度来看,柔福并没有将婴茀当做一个人,而是一件礼品,或者说一个可供逗乐解闷的玩意儿,可是,这在心思细密的婴茀看来,将会怎么想呢?
  其三,便是她与赵构的相遇,在她心底明白知道对方是亲兄长时,还若有若无的勾引了一下,甚至在赵构亲吻她时不做反抗,致使错误险些不可收拾。“而她居然还不知轻重地笑着,好似根本不知道她险些诱惑他做下那么可怕的有悖伦常的事”。
  凡事都是一体两面,她的特质也不能简单的去定性为好或者坏,可以肯定的是,正因为她的主观意识强烈,不会去理会客观环境的变迁,当她一旦执着起来,能量是相当惊人的。特别是在她失去了皇家屏翳,沦落于金人之手的时候。
  生逢乱世,金国的野心彰显无疑。在失国,失家,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后,她才彻底明白,无论是锦绣文章,瘦金体法书,还是工笔翎毛的花鸟,都难救国于危亡之间,艮岳的灿烂华美,只会让强虏更垂涎宋朝的江山。
  花阳花影下,出使归来的赵构,渐渐蜕变成帝王赵构的时候,那个曾经接住她毽子的少年皇子,却已成了一种执着,一种信念。
  当她重病时,是盼望赵构来解救的信念,支持她活了下来;当宗隽侵犯她的时候,她一遍又一遍的呼唤他的名字,在她心里,“九哥”是永远能挽强弓,能西北望,射天狼的九哥,是勇武而睿智的,激扬江山,挥斥方遒。
  她不顾一切的逃归,想要看到意想中的,赵构收复失地,迎归二帝,顺便在将金国消灭,至少要打得他们再不敢侵犯。孰料,一切恰好相反,心目中的九哥,与现实中的九哥,对不上号似的陌生。
  遇到这种局面,如果是兰萱,或许会如云外仙子般冷淡视之,如果是颖真,可能会在日日以泪洗面中哀悼人心易变,世事无常。
  但柔福与她们不同,她是独一无二的,她的执着,开始表现的分外真切。
  她不放弃,努力的想要弥合现实与梦想中两个九哥的距离,为此她用尽了努力,甚至想赌上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感情。
  人生愁恨何能免,她的愁,她的恨,皆由心出,皆因她不能像婴茀之类的人一样,装聋做哑,随波逐流。
  尽管屡屡失败,尽管最终赵构与她的梦想越来越远,她心中的那个“九哥”,永远没有改变。
  瑷,这个孩子有着少年赵构的影子,柔福与他对话时,曾说过“……饿不饿?来,姑姑宫里有许多点心。你想吃什么?酥儿印、芙蓉饼、骆驼蹄、千层儿、蟹肉包儿还是糖蜜韵果圆欢喜?”
  那个小小的金笼,几样孩提时代的吃食,她记了这么多年……
  我不知道,当赵构的朱笔勾下,最终判决她死刑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到自惭形秽——她的明亮,亦发衬托出他的卑伪,她就像是那种羽毛灿烂辉煌的鸟儿,灰暗的凡间根本容不下她。
  我也不知道,但木杖带着风声呼啸而下的时候,柔福心里可曾后悔?还是带着莫可名状的微笑?
  曾经的过往难再回眸,而她终究在这世间经历过,笑过,爱过,与此便已足够。
  在我看来,她就像一只火炬,即便是不断的自残着,也要猛烈的燃烧。
№15 ☆☆☆绫子2005-01-08 12:43:47留言☆☆☆  引用

谢谢楼上各位,万福万福,大家的夸奖让我信心大增啊!
真的,谢谢米兰、素履,柚子……抱抱所有的朋友!
№16 ☆☆☆绫子2005-01-08 12:47:13留言☆☆☆  引用

深刻
№17 ☆☆☆远葱2005-01-08 14:11:25留言☆☆☆  引用

写得真是好啊.思想,文笔,都让我辈仰望.
№18 ☆☆☆乐履尘2005-01-08 16:37:16留言☆☆☆  引用

好文阿
深刻,有见地
№19 ☆☆☆elfie2005-01-09 20:06:01留言☆☆☆  引用

写的好 !不喜欢赵构,但是喜欢绫子的文笔  喜欢柔福更喜欢绫子写的深刻:)
№20 ☆☆☆紫菀2005-01-10 09:33:14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