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写意白描馆
主题:凤于飞111[2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凤于飞 111

伴随着我的敲击,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来:“谁呀?”

我站在门口提了一口气才回答,“我是来送药的。”接下来的是雷霆还是阳光,只能静静等待。然而奇怪的是那声音却自此没有了下文,我静候了片刻后,终于伸出手去,轻触那扇紧关的房门,意料当中的房门只是虚掩。外面的明亮和里面的昏暗形成强烈的对比,一时间看不清里面的形势,只能茫然的站在当地。

昏沉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含混的气息,说不上多难闻,可是总让人感到有些混沌和眩晕。这个房间的窗户大概很久很久没有被打开了,才会有这样的气味。无论是我在燕安王府那四壁透风的马棚隔壁,还是被囚禁的这段路途上,总要出来透口气的,然而这里,却充满不清洁的沆瀣之气。

当眼睛大致熟悉了这里的黑暗,才发现在昏暗正堂的东侧还有一个内门,门口用一幅布帘虚掩着,环顾四周不见一丝声响,黑暗和空虚似乎正在静静吞食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我用力提了一下手中的盒子,挑开布帘走了进去。内堂所有的窗户都用布条粘死了,隔着厚厚的陈旧的窗纸,昏沉的光线透了过来。在那窗下的矮塌上,有一个人静静的靠坐在那里。

我缓缓的走过去,稳稳的放下盒子,拿出药碗,小心的捧了起来。低头说,“大人,您的药。”那人还是不说话,只能继续低声重复了一遍,“请您进药。”

这次的问候有了回音,“你是新来的?”语音苍老谙哑。我低声回答,“是。”

那人不再说话,只把手伸了出来,在空中半举着,我连忙小心的把药往前送上,然而送到那人手边之后,却没有了回应,我奇怪的抬头,却发现这个人的眼睛干涸紧闭,竟然已经是盲的。心惊之余忙把药碗进一步送到伸出的手上。

就在递送药碗的一瞬,一碗又浓又苦又冷的药汁全都泼在我的脸上,涓滴未曾浪费。我只本能的闭了下眼睛,又滑又湿的药汁顺着面颊直滑到衣服里面去了,惊恐之余我“啊”的叫了出来,用力向后挣脱。

这个人抛下药碗,转身面孔朝里的倒了下去,“滚。”

退后的我低头看着自己衣衫淋漓,再看看床铺里面静卧的人,只能胡乱用袖子擦擦脸颊,收拾了一地残局,提起箱子闷闷离去,出门之前,我不曾忘记小心的把门掩好。

走出院子,南珓正在无聊的看着蚂蚁爬,瞧到我出来,立时眼睛发亮,目光炯炯的围绕着我的头颈打量,濡湿的领口不仅颜色难看,而且在这料峭的风中,渐渐冷了起来。仿佛得了什么肯定一般,南珓把双手拍拍,“走吧。”沿着原路返回,一路无话。狭巷风急,硬冷的风吹得湿领口越发冰寒,用力的勾起肩膀缩起脖子,不仅在走路的时候变得探头探脑的猥琐,而且一丝丝凉气狡猾的从那些缝隙里钻进来,冰得全身都开始寒战起来。

一面走我一面思量,南珓的举动不难理解,屋子中的人一定是又重要又难搞的,所以他才会把新来的人推到前面去当炮灰。好在当炮灰这样的工种我经过多年训练,已经游刃有余。真正让我好奇的,是那屋子中的人,会是谁呢?

一路快走,已然是掌灯时分,总感到北晋的夜晚要比□□来的早,时辰早早的就挪过一天,枉顾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之意,不遂人愿。好容易挨到门口,却见院门紧锁,百巧上苑的侍郎工匠们都已退宫,然而院门口却依旧有护卫在,等着送我回到那个小院落,南珓见有人接手了我,转身离去,临走不忘记嘱咐我,“明天要早点来,才好把今天的药汁按方子煎好,还是要你去送的哦。”

跟随着禁卫们回到那个幽闭的小院,却发现院落门口站的人数比往日要多些,难道又有人来了?!想到此处不禁头痛,从搬到这个院子里开始,无论期待与否,总有“意外”在等着你,一方小小的院落,居然人客频繁,川流不息。举步进门,只见这个王朝最高位的大人,金刀大马的坐在屋子当中。鞠躬行礼,内心中微微叹息一下,能劳王者久侯,真可以滔滔然一下了。

禹天自然的接受我的鞠躬行礼,似乎漫不在意,然而眉宇间总露出一股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人感到战栗,“今日辛苦了,小凤公子。”

不知禹天意味何指,我皱眉站立一旁,不回答。

“小凤公子今日操劳,早上被阿檀郎所冲撞,是本王教化的不力,倒让公子受惊。阿檀郎年少冲动,今日是他的鲁莽了,公子雅量,不要放在心上才好。”禹天态度和蔼的徐徐而言。

见过禹天几次,有的时候他机警睿智,有的时候他粗放自信,而这样细腻文雅的说话,倒真的是第一次听到。平白的,北晋的王不会贸然对一个阶下囚温言以对,可是我又有什么可图谋的,让他如此做为?!想不出所以,只能淡然回复,“王爷过虑了,北晋的子弟多热血莽直,大有古风。再说以在下这样的身份,又有什么立场计较。”

禹天的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击,似乎在想如何措辞,沉吟半晌,方才问,“听说小凤公子今天去了枕箪堂?”

枕箪堂,那是什么所在,我一时不解,疑惑的抬眼望向禹天,却发现他正目光炯炯的盯着我的衣襟,顺着他的眼光低头,正看见自己衣襟上斑驳药汤的痕迹。啊,枕箪堂就是那个挂满纱衣窗幔的院子,我点头,“是跟着上院里的人去送药。”

“卢巴娜大妃还好么?”貌似不经意的一句问话,语气清淡。然而多年的内廷生涯告诉我,这个已经盲目的老妇不会那么简单,这其中不知道牵扯了多少宫廷的秘辛,我立刻敛神屏息,“这个不曾得知,我仅仅是进去送了一碗汤药而已,大妃不曾饮用,都洒泼了。”

听了我的话,禹天似乎并不意外,反而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依你看,卢巴娜大妃的身体,可还算好?”

我怎么会知道?!这个人大把的内廷医正不去问,偏偏来问我这个“外人”,这么想来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沿着后脊逐寸蔓延,因此回答的更加谨慎,“我并未曾给大妃请脉,只是在送药之时感觉房间幽闭昏沉,气息沆瀣,实非通息安居之所。”


禹天点点头,却把话题一转,“小凤公子,听说你在西蜀的名气很大,凤栖草堂专医疑难杂症,擅疗将死之人,故有阎王夺的称号,是不是?”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连忙摇头否认,可是禹天根本没有给我推辞的机会,“如果可能,本王还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小凤公子能出手诊疗卢巴娜大妃,如能诸事妥帖,当日行刺之事,我们一笔勾销,如何?”
№0 ☆☆☆李写意2007-02-23 18:04:13留言☆☆☆ 

真的是SF么   第一次进来啊啊 啊啊
№1 ☆☆☆土豆烧牛肉2007-02-23 19:30:31留言☆☆☆  引用

不是在做梦吧?
№2 ☆☆☆mm2007-02-23 19:45:43留言☆☆☆  引用

啊啊~~~更新。。。。。泪
№3 ☆☆☆芜橘2007-02-23 20:43:33留言☆☆☆  引用

天啊...动了...
终于开动了~~~~~~~~~
№4 ☆☆☆霏霏2007-02-23 20:46:38留言☆☆☆  引用

路过。。改年完结了再去看。。远目。。。
№5 ☆☆☆小小米虫2007-02-23 20:49:09留言☆☆☆  引用

请问一下狐狸大人~~这个不会又是一年一章吧。。。~~~
№6 ☆☆☆芜橘2007-02-23 21:30:44留言☆☆☆  引用

千万不要啊
№7 ☆☆☆球球2007-02-23 21:34:58留言☆☆☆  引用

狐狸犯RP了
鉴定完毕
№8 ☆☆☆巧克力甜薯2007-02-23 21:39:37留言☆☆☆  引用

下红雨出蓝月亮了还是我在梦里内??
№9 ☆☆☆笙声2007-02-23 21:43:37留言☆☆☆  引用

昨日我误入宝地,一口气把之前的都看完了……结果,发现是大坑……于是一夜不得安眠……今天,居然有土洒下来……难道是我昨晚的祈祷被神听到了?
不能置信啊~
№10 ☆☆☆新坑友一枚2007-02-23 22:50:55留言☆☆☆  引用

等到大人填坑万分雀跃,谢谢大人!
№11 ☆☆☆依依2007-02-23 23:43:15留言☆☆☆  引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意啊~这个文风比较像你了~
看来写文8能落下太多~不过看来你捡起来的速度也够快的^^
我发现我是禹天FAN啊禹天FAN……
另:不要告诉我那个大妃是侯爷的什么什么人哈……
№12 ☆☆☆飘飘然的荷花2007-02-24 02:09:31留言☆☆☆  引用

更新了55555~~~~
№13 ☆☆☆酒猪2007-02-24 02:27:15留言☆☆☆  引用

蹲等下一章...
№14 ☆☆☆清凉水晶2007-02-24 03:34:26留言☆☆☆  引用

这搞不好是个转机呢
№15 ☆☆☆藤黄2007-02-24 10:24:51留言☆☆☆  引用


鼓掌~
撒花~
№16 ☆☆☆asee_22007-02-24 11:17:34留言☆☆☆  引用

偶哭了。。。
原因我不说,大家都知道。。
№17 ☆☆☆不见小凤很多年2007-02-25 19:35:25留言☆☆☆  引用

大人 终于开动了
可惜马上要开学了不能一直在了
№18 ☆☆☆遐远2007-02-27 13:35:22留言☆☆☆  引用

焱大啊,狐狸居然开始干活了!!!!!!
快!快去买彩票~~~~~~~
№19 ☆☆☆墨玉米2007-03-04 00:41:49留言☆☆☆  引用

我先留个名……
然后去复习前面的……
№20 ☆☆☆春江2007-03-04 01:00:01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