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宁愿没有
主题:B无效婚姻[7]
收藏该帖
已收藏
事件发生的时候,茹华正坐在房里,无聊地摆弄着一幅十字绣。突然,针一偏,针尖扎进食指里。她赶紧把手指放进嘴里抿着。突然心中一痛,仿佛知道了什么,她突然僵住身子,茫然地呆坐着。四周是一片寂静,静得诡秘。但是她就是知道,一切已经发生,无可挽回了。
警车铃声呼啸而来,已经是近三个小时以后了。抬起无神的双眼,她瞥向时钟:凌晨三点。只是,如今时间又有什么意义。
有警员来敲她的房门,告知她的丈夫傅子高先生,已经饮弹身亡。
她木然地听着,不知是否该表露出惊讶或悲伤的神情。但是她所感觉到的,只是麻木的悲凉。
警员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对他却视而不见。
被动地跟在他身后,来到厨房门口,可以见到他丈夫倒在地上的身影。宽厚的肩背,乱糟糟的头发,穿着他妈妈生前为他织的浅灰色毛衣。她清晰地记得他狂乱的眼神、暴躁的脾气、以及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情绪。如今,却只是一具毫无生气的躯体,静静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突然间,悲伤再也控制不住。她伸手捂住嘴,唔咽从指缝中渗出来,热泪却滚滚而下。
张警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死者的父亲傅老先生,并没有费事装出悲痛的样子。他冷静地,有条不紊地回答他地每一个提问。
“那么,是您第一个发现死者并报警?”
“是的。”
“您为什么这个时间到厨房去?”
傅老先生抬眼看了他一下,仿佛他这个问题有点蠢。“我夜里醒了,开始睡不着。后来觉得肚子饿了,去厨房找点吃的东西。”
“为什么这个时候惊醒?是否听到什么特殊的声音?”
傅老先生淡淡地道:“我老了,半夜失眠是常事。等你上了岁数,自然会明白。”
“那么您没有听到一点点奇怪的声音吗?您儿子在厨房里开枪自尽,在一幢房子里,怎么会全无察觉?”张警员刨根问底。
“似乎听到‘砰’地什么声音。不过那时睡得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在做梦。我也不能肯定究竟是在什么时间。”
“难道您就一点点也不好奇,没有想过爬起来去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声音?”张警员不依不饶。
傅老先生表现出不耐烦:“这个声音非常轻,就像开香槟的声音,当时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我好不容易入睡,难道会为了这样的小事爬起来?何况我儿子是个画家,本来就晨昏颠倒。他在半夜里喝香槟,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喝香槟??”张警员喃喃低语。
“他用的□□不是装上□□了嘛。”傅老先生指出。
张警员锐利地看他一眼。
“那么,您知不知道您儿子为什么要自杀?“
傅老先生迟疑了一下,神色间微微显露出疲惫的样子。“不,我不知道。“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们父子不说话,已经有很多年了。“

///////////////

勘测完现场,法医确定被害人已经死亡。移走尸体,封锁现场,天已经透出亮色。
梁警长回到警局,仍然会不由自主想起这个案子。虽然是一件普通的自杀案,但是总有些启人疑窦的地方困扰着他,让他疑惑。于是一个小小的疑问在心头浮起,这真的是自杀案件吗?
9点整,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走进警长办公室。“我是傅子高先生的律师,我姓严。“他自我介绍。”您约我见面?请问有什么事吗?“
梁警长站起来与他握手,感谢他能这么快就赶到。“傅子高先生今天凌晨被发现在自己家中举枪自尽。“
“死了?“严律师难掩惊讶。
“是的,但是在他衬衫口袋里发现了你的名片。所以想请你来协助提供一些情况。“
“是自杀?”
梁警长点点头:“从现场看是这样。枪管探进喉咙,一枪毙命。扣动的扳机上仅有死者的指纹。这样的自杀法,是全然不给自己留一点点余地了。”
严律师欲言又止。
梁警长问:“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我们希望知道傅子高的自杀原因。如果全无原因,那么是否有被杀的理由?”
严律师皱眉,小心翼翼地问道:“您地意思是,有人把谋杀伪装成自杀现场。”
梁警长不置可否:“警方不排除这种可能。”
严律师推了推眼镜,开始称述:“我作为他的律师,是在一个月前。傅子高先生向法庭提出告诉,要求法庭判定他与妻子的婚姻无效。”
“哦?理由是什么?”梁警长很感兴趣。
“理由是他的妻子茹华女士在婚前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不但一直隐瞒他,而且至今未愈。《婚姻法》第七条规定‘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情况为无效婚姻。傅子高先生的请求有法可依,是为了维护其自身的正当权宜。所以我受理了他的案子。三天前庭审结束。法庭判定我们败诉。”
“不是有法可依吗?”
严律师苦笑了一下。“我们本来有理由相信,茹华女士和一个月半前的‘崇文轩纵火案’有牵连,这件事在你们警方应该有备案。”
梁警长想了想:“似乎听说过。后来好象不了了之。”
“对。傅子高先生是现代派的画家。他的画在崇文轩寄售。这场大火不但烧了崇文轩,傅先生寄售的画作也烧得一干二净。警方搜集到当天茹华女士在画廊附近出没的证据,还有她购买汽油等引火材料的证据,有理由相信这是一起妻子因对丈夫怀恨在心,于是烧毁他的画作泄愤,不幸殃及画廊的案子。但是我想傅子高先生毕竟顾念夫妻情义,不忍心妻子锒铛入狱。于是不但不追究自己的损失,还替妻子偿付了对画廊的赔款。既然民不告,官不纠,这件案子就这样了结了。”
梁警长大奇:“傅子高这是什么意思?”
严律师摇头:“我也是不明白。本来我想,既然傅先生要申请‘婚姻无效’,应该是着眼于财产了。茹华女士一向身体孱弱。婚后一直在家休养,靠丈夫生活,本身没有任何财产。如果不是怕财产的一半要判给妻子,他只需提出离婚就好,何必定要要求‘婚姻无效’。但是这样一来,他不但倾家荡产偿付了妻子造成的损失,而且他的画作也被付之一炬。这把火一起,他可以说是一文不名了。”
梁警长沉吟:“他现在住的房子呢?”
严律师道:“这栋房子是登记在他父亲的名下,而且已经抵押给银行了。两年前,他的妹妹出国留学,他的父亲倾囊资助,甚至把房产做了抵押。”
梁警长忽然微笑道:“我的手下说,傅老先生告知他和儿子已经多年不说话了。原来是偏心女儿。”
严律师沉吟片刻:“现在说这个倒象是在背后说人闲话。不过也许对于警方来说是可贵的信息,所以我就不避讳地说了。听说傅老先生是包办婚姻,后来妻子发疯,与妻子离异。傅子高先生是傅老先生与前妻的儿子,女儿则是后来傅老先生与续弦生的。傅子高心系母亲,所以对父亲始终敌视不谅解。”
梁警长笑道:“我们不知不觉跑题啦。刚才好象是说到傅子高申请婚姻无效,但是败诉了。”
“是的。如果我们把茹华女士故意纵火的事实摆上去,那完全可以证明她婚后精神疾病未愈,甚至已经有了暴力倾向。但是傅子高先生坚持在庭审时不要提及这件事情,大概怕牵扯出不必要的麻烦,损害妻子的名誉和安全。所以法庭认为证据不足,宣判驳回婚姻无效的申请。”
梁警长奇道:“这样看似乎是爱护妻子的举动。但是与他申请婚姻无效,不想让妻子染指自己财产的行为又相违背。”
严律师皱着眉:“所以才让人不得不觉得奇怪。三天前庭审结束。没想到今天他居然想不开寻短见。”

////////////////

梁警长觉得蹊跷。庭审和自杀的日期如此接近,不得不让人疑心两者之间有所关联。难道申请‘婚姻无效’不成,还不能申请离婚吗?最大的区别无非在于财产分配,而按照严律师的说法,这对夫妇名下已经没有一毛钱了,财产的分配应该不再是问题。做丈夫的何至于竟要举枪自杀呢!
难不成其中另有隐情?难不成作妻子的――――――梁警长陷入沉思。
但若说是妻子杀害丈夫,一来没有证据,二来也没有动机。除非她的精神状态真的已经到了不可以常理度量的地步,于是因恨成仇;那么把犯罪现场布置成毫无破绽的自杀现场的举动,又岂是一个疯子干得出来的?
且慢,疯子?!他想起严律师曾说起死者的母亲因疯狂,而与其父亲离异。这一家子疯的人可不少。难道其中有什么关联?他又想起张警员形容茹华:一开始呆愣愣的;然后又像一缕烟似的,悄无声息跟在他身后,飘向犯罪现场;看到尸体后,则是泪如雨下,完全停不下来。所以从茹华那里,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

过了几天,梁警长收到严律师的电话。“警长,今晨我收到一封挂号邮寄的信件,发件人是傅子高,发件地址是外省A市,发件时间是事发前一天。”
梁警长一怔:“什么?竟有此事?信里说些什么?”
“信里是傅子高先生订立的遗嘱,把所有的遗产全部留给妻子―――尽管已经没有什么钱财留下了。看上去,他确实是自杀的。”
梁警长思索片刻:“他没有给父亲留下什么吗?按照遗产继承顺序,他的父亲也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
“那是指没有订立遗嘱情况下的法定继承顺序。”严律师解释。“他的遗嘱上对父亲只字未提。”
电话里出现片刻静默。
“我这里也有新的发现。”梁警长打破沉默。“傅子高的母亲是先天的精神分裂症。症状表现是行为失常、狂躁和神志迷失。据她的主治医师说,这种精神疾病是具有遗传性的。”
“您的意思是―――”严律师慢慢地道:“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是傅子高,而非其妻子茹华?”
“茹华有严重的忧郁症。但这些年已经有好转的迹象。倒是傅子高,病症在逐渐加重中。根据邻居们的反应,傅子高已经出现了类似狂躁的迹象。时常无端狂怒发火,对待他人也变得越来越态度粗暴。”
严律师叹息一声:“等待他的,已经不再是光辉灿烂的前程,而是越来越狂暴的脾气和即将迷失的心志。这种情况下,他觉得了无生趣,于是选择举枪自杀了。”
“嗯。”梁警长若有所思。“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是自杀。我唯一觉得疑惑的是,在死之前,他还要大费周章地向法庭申请‘婚姻无效’,实在是匪夷所思。”

////////////////////

傅子高案件以自杀做结。
忽忽又将近一个月。那天清晨,梁警长又接到严律师地电话。“警长,如果您有空,是否方便到律师事务所来一趟。茹华女士在我这里。她很愿意解开您的疑惑。”
梁警长立刻赶去。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穿着米色丝衬衣,咖啡色及踝长裙的女子静立在窗前。听到声响,她回转身来。素净的瓜子脸上有一对迷朦的眼睛,秀发高高盘起,滑出的两缕发丝,随着转身的动作,在脸庞边飘拂。
她浅浅地微笑了一下,“您是梁警长。”
“是的。”梁警长走山前。“事发那天我和您见过面。对这桩不幸,深表遗憾。”
茹华垂下眸子,语调凄楚:“这是他的选择。自从他知道得了那种病,就不愿意苟活在这世界上,无知无觉的。对他而言,灵魂既然隐没,躯体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
严律师走上前:“茹女士,其中似乎另有隐情,启人疑窦之处甚多。我和梁警长都想听你谈一下来龙去脉。我们坐下聊吧。”
三人各自落座。
茹华的面前放着一杯热茶。热气袅袅而上,她的脸隐在白烟后面,神情幽怨。
“子高一向和他父亲不和。因为他认定他父亲移情别恋,想和后来的妈妈结婚,才编派他的亲生母亲得了疯病,把她关进了精神病院。子高一直怀着对他父亲的恨生活着。也许,多少也和他性情里的谝执有关。子高的父亲对亲生儿子也不闻不问,但是对后妻所生的女儿却疼爱有加,怎么样也要满足女儿的心意。子高上美术学院,父亲没有提供学费,要他自己筹措。但是女儿去欧洲留学,父亲却是宁可抵押了房产借款,也要帮女儿筹措留学的费用。于是子高更是愤愤不平。”
“半年前,子高的母亲去世。几乎是同时,他被查出脑部细胞发生畸变。他,得的是和母亲一样的病。最终的结局是心智全失,成为一个行动狂暴的疯子。子高是心高气傲之人,不愿意活得如行尸走肉一般。当时,他已经有了自杀的念头。子高这几年来已是画坛小有名气的新锐画家。画作出售,收入颇丰,已有了一笔不小的存款。他很不甘心把遗产留给他的父亲,一分一厘也不愿意。曾说宁可毁得干干净净。”
梁警长道:“他立下遗嘱,不就可以确保由你来继承他的全部遗产吗?他也确实那么做了。”
茹华凄然一笑:“他已经开始发病了。他担心他所做得任何财务措施,到后来会被确认为是他在没有民事行为能力下所做得决定。到时候,他神智已失,无法自辩,而他父亲是当然的法定继承人。”
“那么申请‘婚姻无效’又是怎么一会事呢?他也准备取消你的遗产继承资格吗?”
茹华摇摇头。“本来他想把财产毁得干干净净。但是又怕我将来没有依靠,所以一直犹豫不决。突然间,事情又有了其他的转折。我在美国的姑妈得了绝症,她指名由我继承她的遗产。有了这笔遗产,我的后半生生活当可无虞。子高便着手实现他自己的计划。申请‘婚姻无效’是希望把我的财务状况和他的分开,以便我日后继承的财产不会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
严律师沉吟:“那个什么画廊纵火案,也是傅子高所为吧?一举两得,不但把他将来可能卖钱的画作烧得干干净净,赔偿画廊损失,也耗尽了他的积蓄。怪不得他坚持不多谈这件事情,不能把你牵连进去。”
茹华幽幽地道:“后来法庭判他败诉,而我美国的姑妈也传来病危的消息。他思来想去,只有赶在我的姑妈死之前中断我们的婚姻关系,这份遗产才能只归我一人所有,和他不再有任何关系。换言之,当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份遗产还不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他的父亲才没有要求继承这份遗产的权利。”
梁警长和严律师面面相觑,没有料到傅子高心机如此深沉。由此可见,他对他父亲的仇恨之心,又深刻到了什么程度。如此处心积虑,只是为了不让老父分得他财产的一分一毫,甚至不惜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今天来,是为了还清子高尚欠您的律师费用。”茹华从包里掏出支票。
“呃。”严律师完全没有想到。傅子高突然自杀,确实还有一部分律师费没有付清。但是他清楚傅家的财务状况,怎么好意思向顿失依靠的孤老寡妇索取。
茹华把支票轻轻放在桌子上。“子高告诉了我欠款的金额。他唯一想向世人证明的,是直到他离开这个世界为止,他的神智始终是清醒的。今天除了还钱,还要谢谢严律师的厚道和帮助。听说梁警长对子高自杀一事始终心存疑惑,那就一并说明。”她朝他们点点头,慢步走了出去。
过了许久,梁警长才呼出一口气。“自杀案的背后,还有这样的内情。咦,那是什么?”他看到桌上的一张纸上写满了字,在边角空白处,却用红色和黄色画了一簇火苗。虽然寥寥几笔,明显可以看出是无意间的涂鸦。但笔触生动,火苗好似要从纸上跳出来似的。
严律师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哦,那就是傅子高寄来的遗嘱。无论是否会被置疑他的精神状态和行为能力,他都要清楚表明自己真正的遗愿。”
梁警长沉默:“这样的仇恨,是否太过激烈?”
严律师轻轻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何况,他本来就是一个病人。”
他的复仇之火正旺,生命之火却已经熄灭了。
望着纸上的火苗,两人不约而同一声叹息。








№0 ☆☆☆宁作我2005-06-08 21:21:40留言☆☆☆ 

帖子正在审核中……
№1 ☆☆☆荷沅2005-06-08 21:46:23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 ☆☆☆宁作我2005-06-08 23:34:12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3 ☆☆☆沉醉东风2005-06-09 09:56:1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4 ☆☆☆帝不降2005-06-10 00:26:24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5 ☆☆☆ll2005-06-13 07:19:4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6 ☆☆☆雨致2005-06-13 16:32:28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7 ☆☆☆rowvy2005-07-08 11:32:55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