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宁愿没有
主题:攻心(桓伊篇)[52]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桓伊简衣轻骑,进入豫州城。
            他刚刚接到任命,将出任豫州刺史。上任前微服出访,体察民情,也是一种时尚。
            正牵着马随意浏览,前方闹哄哄的人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人堆的中央是一对卖艺的父女,正双双跪倒在地,向一个身穿锦衣的男子哀哀求告。“公子,求您高抬贵手,再宽限几天。我们初来乍到,别说没有积蓄,就是吃饭也成问题,哪里有钱孝敬您呢。这两天又一直下雨,做不成生意……”老汉一边说,一边老泪纵横。
            锦衣男子冷冷哼道:“这个我管不着。要在此地卖艺,就得先交钱。这是规矩。”他微微侧过脸,桓伊得以看清他的长相。发现这名男子也不算年轻了,总有三十五六岁上下的样子;脸皮松弛,面色蜡黄,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他的右眼上蒙着眼罩,因是眼有残疾、不能视物;而他神情一派倨傲,显然非富即贵。
            “除非你们拿点绝活儿出来。伺候得公子我高兴了,或许肯宽限数日也说不定。”他斜斜向下瞥着跪在地下身穿青衣的清秀女孩―――说是女孩并不为过,卖艺的女子最多只有十五六岁,生得个头娇小、体态瘦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她睁着惊恐的大眼,怯怯地朝上一瞥,马上又快速地垂了下去。但桓伊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倔强。“否则的话,”锦衣男子缓缓地,边说边用色迷迷地眼光瞄着卖艺的小姑娘,“只好把你女儿抵进陆府,来偿还你们这几天欠的保护费。”
            老汉一惊:“不,不可以啊。公子,我女儿还小,求您网开一面,再宽限我们几天。我一定凑了钱还您。您行行好!您行行好。老汉给您磕头了。”重重地磕下去,额头与地面碰击,发出“嘭嘭”的响声,只几下便见乌青,再几下额头破裂,撞出血来。
            “阿爹!阿爹!”女儿在一旁哭着叫着,拼命拉住他的胳膊,想阻止他继续磕下去。
            旁观的众人为之侧然。
            那锦衣公子却是铁石心肠,丝毫不为所动,冷冷地道:“没商量。要就让你女儿上去翻一百个筋斗,”他向上指着两根竹杆之间联结的绳索:那原本是卖艺的父女携来的物事,刚刚青衣少女才手执竹杆表演了高空走绳,赢得了围观众人的阵阵掌声。“要就跟本公子回府,过个十天半月放她出来,就免了你们欠的钱。”
            老汉呆愣愣抬起头,血混合着泪,从脸庞上流下,瞧起来竟有几分狰狞。高空走绳全靠竹杆维持平衡,即便如此,一趟走下来,也是七分技能三分运气,向老天爷借了命来讨口饭吃。现在他要看在高空绳索上翻筋斗,而且是一百次,这就是在平地上也未必能够。这有钱少爷分明是在刁难人;以收保护费为由,实则是打起他女儿的主意。老汉双拳捏紧,突然大吼一声,朝锦衣公子冲了过去,打算与他同归于尽。
            锦衣男子见他突然不要命似的直冲过来,方才的温驯顺服变成了暴戾凶蛮,满头满脸的血也让刚刚看起来老实厚道的脸变得有些狰狞恐怖。仓促之间,他不禁吓了一跳,不自觉退后一步。但是他虽然看起来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手底竟有几分真功夫。老汉堪堪近身,眼看就要碰到他身子,他拂袖一甩,众人只觉眼一花,那老汉已骨碌碌跌摔了出去。
            锦衣男子冷冷瞧着老汉摔得鼻青脸肿,爬不起身,哼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爹,爹!”青衣少女哭着朝老汉跑去,锦衣男子一挥手,两个穿黑衣的手下一左一右拦住了她。老汉挣扎着想爬过去和女儿相会,却是力不从心。
            桓伊手一抬,就想推开人群,出去惩治这强抢民女,胆大妄为的家伙。岂知抬手之间,却发现袖子被人拽住,一个声音在耳边轻声说道:“大人。切勿妄动呀。”
            桓伊回头,见拉住他的,是他帐下的幕僚王东亭,这次授于他别驾之职,跟着他一起来上任的。中途桓伊不耐众人随行麻烦,于是以私行察访为由先走一步。岂料路上有些延误,部下反而比他先到豫州城。
            桓伊想了想,觉得自己在这里,卖艺的父女俩除了吃些皮肉苦,也不致有大碍。索性看看这恶霸逞凶蛮横到什么地步,将来办他的时候也好多一些凭据。看来这豫州城并不清静,民风也不淳朴,正该好好整顿一番。
            “这人是谁,好不凶蛮。”他向边上的路人甲打听。
            “你是刚从外省来的罢。”路人甲上上下下打量他.
            “不错。”桓伊明白自己不是当地口音。他虽游历四方,但从来只说一口流利的官话,各省各州的方言土语虽也略识一二,听起来不成问题,说起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难怪你不认得他。”
            桓伊奇道:“这个地痞恶霸是何许人也?如此仗势欺人,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此地的风气似乎不佳呢。”
            路人甲听到有人批评本地的民风,当即跳了起来.:“他可不是一般的地痞恶霸。他是我们这里的望族陆府的大公子。”
            “既是名门公子。怎么做此强盗行径?!”桓伊十分不齿。
            说话间,青衣少女不肯顺服,宁愿上高绳一试。老汉知道她这一去是拿性命做赌注,不禁放声痛哭。
            路人甲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翻着白眼道:“这话你要对当官的讲。他们官绅勾结,包庇纵容,巧取豪夺,难道还少了。这种事司空见惯,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忿忿不平的。”
            桓伊已无心听他说些什么。这女孩儿凭着一股倔劲,竟要做这么危险的举动。但是既然阻挡不及,只好静观其变。桓伊向前挤了两步,估量着万一那女孩子不慎摔下,掉落的力道和方位,以及自己冲上去接住她的角度和所需花费的时间。
            小青已经站在绳上。绳索高出地面三丈有余,向下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箭在弦上,人在绳上。一切已不容圆转。
            深吸一口气,她决定死里求生。
            脚下空荡荡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小青把一切杂念抛开,也不再去管下面众人的指指点点。她腾身轻轻一跃,向后一个翻身,重又落回到绳上。
            “好!”下面爆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更有人开始为她计数:“一!”
            小青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人不能踏足实地,实在是难以言喻的惶恐。刚刚腾身在半空中时,死亡的阴影在她脑中闪过。只要稍有不慎,便是失足摔落的下场。三丈高的距离,即便不摔死,也必折足断手,成了废人。
            小青平平气,硬着头皮再来。还好第二次运气也不差,又稳稳站到了绳上,赢得众人如雷般的掌声。
            翻过了七八个,小青渐渐有些力不从心,额上也冒出汗来。绳索上站立不易,时间拖得越长,对她越是不利。高空中风大,吹得绳子晃来荡去。小青勉强在绳上立足,随着绳索摆伏不定。她从左脚换到右脚,希望可以早点结束。
            刚刚几个尝试让她放松了精神。也许看似艰难的举动,实际上做起来也并不难罢。
            她再吸一口气,第八次腾空跃起。
            然而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小青落下时脚尖碰到了绳索,却没能站稳。脚一滑,她本能地惊呼出声,人已直直掉了下去。
            桓伊一直在小心注意,见这小姑娘脚力虚浮,气息不稳,便知她撑不了多久。这时见她掉落,便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王东亭在一股外力的拉扯下,手被迫松了开来。他一呆,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一花,发现桓伊正好整以暇站在原地。瞧他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一步也不曾移动过。
            但王东亭是个极为自信的人,对自己认定的事情通常是坚信不移。何况有从他手中松脱的袖子为凭。他方才紧紧拽住了桓伊的衣袖,以防他一时冲动乱了方寸。现在桓伊虽然一付寸步未移的样子,但是刚才被他紧紧捏在手里的衣袖,此刻却被拽了出去,施施然垂挂在桓伊的身侧。
            桓伊当然是冲出去过了。不但冲了出去,而且已经回来了。
            因为有一道白影比他更快,一阵风似地卷过,轻轻松松接住了小青下坠的身子。
            “又是你?”锦衣男子眼皮耷拉的左眼蓦地睁开,眼中精光四射,隐含着刻毒与厌恶,与方才闲适傭懒的模样大不相同。
            站在他对面丈许左右的白衣男子长身玉立,闻言朗声笑道:“大哥你又何必为难过甚。听说他们父女欠你一些些的保护费。不如由小弟代为偿付如何?”他一边说,一边放下怀中少女。
            小青头晕目眩,尚未从死里逃生的震撼中清醒过来。她试图在地上站稳,但脚一软,险些又扑跌到地上。
            白衣男子及时伸手挽住她,轻叫道:“小心了。”见她还迷迷糊糊的,不由微微一笑。
            小青稳住自己,抬眼瞧去,见扶住自己的男子俊朗不凡,双目湛然有神,正含笑注视着自己,不由自主脸一红,低下头去。
            锦衣男子阴侧侧地道:“你替他们偿付?你的钱还不是陆家的,又有什么区别?”
            白衣男子微微皱眉:“大哥,区区钱财只是小事,难道非要弄出人命来不可?何不看在小弟的份上,就此揭过?”
            锦衣男子冷冷哼道:“你又来横插一手,多管闲事,到底想怎么样?哼!看你的面子!难道我说的话就如同放屁吗?我说了翻一百个筋斗就是一百个,少一个也不行。”他见小青脸蛋红红的,不时悄悄向白衣男子偷望一眼,心中更是不忿:“这小丫头既然爱逞能,答应翻一百个筋斗给我看,那就继续啊。嘿嘿!”他冷笑:“现在除了继续下去,别的都不成。还钱也好,跟我回府也罢,我统统都不要了。翻不满一百个,这件事我就不能作罢。”
            白衣男子见他说得斩钉截铁,毫无商量余地,不由为难。从来长兄如父。他虽然蛮横无理,当着众人的面,自己也不便太过违拗。只是他的要求实在强人所难。不依着他他又不肯善罢甘休;此事要如何收场,倒是伤脑筋。“大哥,小姑娘家说话行事鲁莽草率,你何必同她一般见识?”
            锦衣男子双眉一竖:“年纪小就可以胡说八道?女人就可以信口开河,说话不用负责?”
            白衣男子语塞:“这个……”心想:说不得,只好让小姑娘再上去试试。好在她就算跌下,也有自己在下面接着,总不至跌坏了她。低头一看,小青面色转白,眼中隐隐有惧色,心中又颇觉不忍。有待再委婉劝说,还未开口,锦衣男子已知他心意,淡淡地道:“不然的话,要她跪地求饶,承认女人说的话都是放屁,自打耳光一百下,我也可以既往不咎,放他们一马。”
            白衣男子苦笑:这样的条件,稍有血性的人都不可能答应,何况是年轻气盛的小青。
            正做没理会处,一个疏疏淡淡的声音说道:“谁说女人说话都是放屁?”这声音轻柔动听,却全然没有音调起伏,让人听不出说话的人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在场的众人均感谔然,往声音处望去。不知何时,人群边停了一辆马车,黑漆描金,典雅华贵;拉车的马匹通体漆黑,极为神骏;车夫的位子上坐着一个黑衣大汉,头上的毡帽盖到眉眼处,脸上毛绒绒地长满了洛腮胡子,看上去极其魁梧。
            “豫州城中何时出了这一号人物?”桓伊边上的路人甲喃喃自语。桓伊趁机问道:“老兄,豫州城偌大的地方,难道每一个你都相识不成?”
            路人甲说道:“当然不可能都认得。阿猫阿狗之类的无名之辈,我还不屑认得呢。可是看这位气势不凡,好歹也该听说过呀。不瞒你说,我在这城里住了一辈子了,但凡有头有脸的,都逃不过我胡四的眼睛。”
            “那边穿白衣的又是谁呢?”桓伊向正僵持不下的白衣男子和锦衣男子努了努嘴。
            “他呀,是陆公子的兄弟。当然不是一母同胞的。陆公子是陆家的嫡长子。多年在外游历,有一次碰到盗匪,伤了眼睛,这两年才刚回来;穿白衣的那个是陆老爷最小的儿子,是最疼爱的小妾生的,也最得陆老爷的欢心。这位陆飘云少爷不但人长得俊俏,而且聪明能干,为人又有义气,行侠仗义,爱打不平,在此地很有人缘。相比之下,陆大公子就差得多了,因此对弟弟又嫉又妒,怀恨在心。“
            桓伊见他说得口沫横飞,愤慨激昂的样子,暗暗好笑:豪门恩怨,兄弟阋墙的故事,当然为人津津乐道啦。随口问道:“陆大公子的大名是?”
            “陆仰云。”胡四果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桓伊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好象哪里听到过。正在苦苦思索,陆仰云眼一眯,冷冷地问道:“是谁在那里说话?”
            他话声刚落,马车门被推开,一只穿着素面绣鞋的纤纤玉足踏了出来。众人屏息凝神,看着马车里走出一位身形苗条的女子,裹着大红缎面的披风,俏生生地移步而来。众人不由地向两旁散开,为她让出一条路来。
            “在上面翻一百个筋斗你就放了他们,说话算数吗?”
            陆仰云傲然道:“那是自然。”
            “那我来替她翻。”
            陆仰云一愣,说道:“你替她翻又有何用?你跟他们非亲非故的。”
            女子的眉微微蹙起,侧着头想了想:“依你的意思必须有亲有故才能代替?”
            “不错。”
            女子浅浅一笑:“这好办。”走过去在那卖艺老汉面前盈盈下拜:“义父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老汉错谔:“什么?你……我……”
            女子不待他说完,回到陆仰云面前:“现在我们已是父女,可以替代了吗?”
            陆仰云心想:这样难度的动作谁真的能做得出来?她要试就让她试好了。他与卖艺的父女本来也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见卖艺的女孩儿美貌,一时动念,想带回府去快活几天。既然诸多阻挠,当事人又执意不从,那也就罢了。只是陆飘云插手来管,他便不肯就此罢手。这个兄弟是他的宿仇:处处把他比下去不说,还处处和他作对。调解的提议出于陆飘云之口,那就足以支持他要坚持己见下去。现在又来了一个美女多管闲事,但这也不失为一个收场的好时机,免得犯了众怒,弄得不可开交。于是他说:“你爱试就试罢。”
            女子除下披风,露出里面的短袄长裙。
            桓伊心想:这样长的裙子,绊手绊脚的。别说到高空去翻筋斗,就是平地上走也难免绊倒。才在动念,那女子已弯下身,从膝盖处把裙摆撕下,露出里面月白色的里裤。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引得围观众人的一片大哗。但这女子不管不顾,充耳不闻,随手把裙幅往边上一扔,神情自若地走到绳下,仰首而视。众人只觉眼一花,她已腾身跃起,站立到离地三丈高的绳索上。
            风扬起了她的秀发和短短的裙子。她神情凝肃,突然向后一仰。
            众人惊呼声起,只见她飞快地一个接一个向后翻跃。
            桓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起落的身姿,手里暗暗为她捏一把冷汗。不过他发现她身法虽快,却是稳扎稳打,也很有技巧。她腰肢异常柔软,身躯向后时后背与腿几乎平贴;一腿跨出时,另一条腿快速跟上,但是总是保持着随时有一只脚牢牢站立在绳上。
            有好事者开始帮她计数。桓伊耳边充斥着一五,一十的报数声。而这样紧张的时刻,他却异常地有些心神恍惚。
            眼中见到的,仿佛不再是女子灵巧的身影,红色衣裙幻化成飞舞的火焰,绚丽的,灵动的,不可琢磨。间或闪过的白影又如吐着红蕊的白梅,清丽的,隽秀的,难描难绘。
            “好,九十!”大大的喝彩声传来,惊破了他的迷思。他哑然失笑。自己向来是个务实的人,怎么会突如其来书雾腾腾的,火焰啦梅花啦,胡思乱想起来。
            凝神再看,女子已经在做最后几次翻跃。他跟着周围的报数声一起在心中默念: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随着雷声般的喝彩欢呼声,女子缓缓定住身子,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跃下。
            桓伊从未相信一见钟情。但在这个瞬间,他却骤生惊艳。
            刚才那飞旋的身躯,飞舞的裙裾,仿如一团烈焰,不住奋力向上飞腾;现在终于平静下来,却又如一株亭亭的莲,容颜淡淡,神情邈邈。她抬手拭去脸上微微的薄汗,晕生双颊,浅笑嫣然。
            桓伊宛如被重锤击中,盯着那朵微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天地仿佛在一瞬间崩塌,身遭的人声如潮水般退去,只余他一人站立在远古的洪荒里,独自品味这震撼人心的动情滋味。
            车夫已候在一旁,这时忙为她递上手巾和披风。
            卖艺父女抱在一起,热泪直流。
            陆飘云则大力鼓掌,大声叫好:“好极了!太棒了!”
            陆仰云脸色铁青。袍袖一拂,正要转身离去。眼光一瞥,见到那黑衣车夫高大的侧影,步子停了下来。“你,转过身来。”
            车夫僵了一下,却脚步不停,护卫着那女子挤出人群,向马车走去。
            陆仰云盯着那背影,突然从身边手下的腰间抽出一根长鞭,向车夫挥去。
            车夫恍若未觉,劲风过处,头上的帽子被鞭子扫了下来。车夫缓缓回头,脸上一片茫然,仿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陆仰云独眼紧紧盯着他黝黑的脸,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
            他突然冷冷哼了一声,把鞭子往地上一扔,转身离去。
            女子微有些诧异地向身边的男子望了一眼。车夫只是面无表情地弯身拾起帽子,然后小心翼翼扶她上车,帮她关上车门。然后跃上驾车的位置,挥动手中的鞭子,驾着马车绝尘而去。片刻之间,转过街角,再也看不见。
            桓伊只迟疑了片刻,连人带车已不见踪影。他刚才也曾动念挤出人群去拦住她,最好可以请教她芳名为何,家住何方。但是陌陌生生的,实在找不出结识的理由;当街拦人,怕不给当作登徒子看待。便在沉吟之时,佳人已杳去无踪。
            那边小青父女向陆飘云跪倒拜谢他的救命之恩,闹哄哄的,桓伊已无心关注。
            “大人,府衙往这边走。”王东亭替他牵过马,当前引路。
            桓伊心不在焉“嗯”了一声,被动地跟他走。
            “大人。”王东亭试探地又叫了他一声。他跟随桓伊多年,还从来见到过他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到了新的地方,不问民风民俗,不辨方向道路,只管低着头想心事,还真是奇怪了。
            桓伊唔了一声,“可以。”
            王东亭啼笑皆非。他又没有提议什么,什么就“可以”呵。算了,别妨碍他想心事。
            一瞥眼,发现陆飘云身后一名中年男子,文士打扮,正频频向这边注视,眼中神情颇有深意。王东亭不敢自称过目不忘。但是在脑海中搜索一遍,却可以断定,这个人他以前从未见过。王东亭不露声色缓缓前行,心中却在不停琢磨:这个人究竟是谁呢?这样若有所思望住他们又是何意。无论如何,那双腹蛇一般鼓起的眼睛,让人过目难忘。
№0 ☆☆☆宁作我2004-03-30 11:47:29留言☆☆☆ 

帖子正在审核中……
№1 ☆☆☆sibyl2004-03-30 13:34:4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 ☆☆☆宁作我2004-03-31 23:34:5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3 ☆☆☆宁作我2004-04-01 19:44:0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4 ☆☆☆丽猫2004-04-02 14:01:0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5 ☆☆☆宁作我2004-04-02 23:03:4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6 ☆☆☆宁作我2004-04-04 13:16:25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7 ☆☆☆宁作我2004-04-04 20:17:55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8 ☆☆☆帝不降2004-04-04 20:27:17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9 ☆☆☆宁作我2004-04-05 22:58:3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0 ☆☆☆帝不降2004-04-06 13:32:03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1 ☆☆☆宁作我2004-04-06 22:25:16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2 ☆☆☆兰璞2004-04-07 00:15:16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3 ☆☆☆rowvy2004-04-07 18:21:35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4 ☆☆☆宁作我2004-04-07 22:12:0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5 ☆☆☆rowvy2004-04-08 12:55:2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6 ☆☆☆宁作我2004-04-08 17:58:5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7 ☆☆☆宁作我2004-04-08 20:14:3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8 ☆☆☆rowvy2004-04-09 12:41:5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9 ☆☆☆宁作我2004-04-09 21:20:36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0 ☆☆☆丽猫2004-04-10 10:11:14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