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逍遥居
主题:[RO游同人]蝴蝶飞不过沧海[11]
收藏该帖
已收藏

05年,深爱的游戏,眷恋过的女孩,短暂执手顷刻分离。红尘漫漫,终不能给彼此温暖。没有落雪的圣诞夜,不甚寒冷的冬天,把文字作礼物漫漫写完。然后,彼此笑一笑还做回朋友,风高云淡。

送给冰。每一份喜悦我都还记得,时间虽短,谢谢你的诚然。


蝴蝶飞不过沧海
RO同人   耽美   牧/刺  篇

我们可以各自去更远的地方
看看陌生的风景
因为已经有过一刹那
感受到的深情和宠爱
就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
送你离开



1、

又一年的这个时候,又是我们彼此都熟悉的地方。
把从前细碎的过往拾起来便能发现,
其实,我们是为了相聚才告别的。
分开,是因为相信还有下一次相聚。


曜不能理解千里的一切。

比如为什么会有人叫这么古怪的名字?

为什么有人从来不笑也可以活得下去?

为什么这家伙懒到嘴里就吐不出一个长句来?

大海很好看吗?一个人不无趣吗?为什么他可以一坐很多天?

又为什么,此刻他会忽然起身走进海里,伸手拢住一只飘飘忽忽的蝴蝶再轻轻放飞回岸边……

“千里,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小黑’讲到一半你跑去干嘛?”

曜皱着眉头从沙滩上站起来的时候, 千里正点起一支烟。

“后悔了吗……”

他含混地说了一句什么,曜没有听清楚。丝丝缕缕的白雾散去,千里几近冰魄的眼眸中映出夕阳下一折折的海浪。

被带回来的蝴蝶掠过两人耳迹。翅膀擦着海岸线,一路寂寞,一路远去。

“白痴,看把自己搞得这么湿。”

“哗啦”一下解下长袍把千里裹住。曜郁闷地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家伙了。只是,这冰冷的温度,消瘦的侧影,被海风掠过的、冰丝一样的银发……这一切他怎么就看不够呢?

……看不够呢。

可恶,牧师的假期怎么这么短!?真不想离开他啊!!!

* * *

黎明破晓,一个人在岸边醒来,曜觉得好冷。

不知道什么时候,长袍回到了自己身上。愣愣地坐起来,凉风兜进空空当当的怀里,让他打了个冷颤。

满地烟蒂被海水带走了,那么千里是被什么带走的呢?

除了衣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整个海岸没有留下任何千里的痕迹。曜简直要怀疑了,昨天,那不是梦吧?自己明明把他搂得这么紧啊。

和千里两个人坐在依斯鲁德的岸边,每年也只有这么几天。但就是这几天,可以用掉曜整整一年的思念。

他太忙了。

自从被选入了牧师工会,他忙得连思念的时间都是断断续续的连不成一脉。每天虔诚地祈祷,大声地赞美,开怀地笑着接受所有人的感谢……只有等到夜晚累瘫在床上,脑海中的碎片都沉淀下来的时候,细细一数,才发现,原来都是千里啊。

千里的眼睛,千里的气息,千里的一切……

与他相关的日子浮光掠影地撕碎了又合整,每一个都象是昨天。

昨天他们在海岸相识。

昨天他们痛痛快快地打架。

昨天抢他的食物被他打翻。

昨天和他在金字塔下在古城监狱在斐扬迷宫在狮身人面里横冲直撞……

昨天,第一次说要离开。

那个时候,其实才认识多久呢?怎么好像已经不能说“再见”。

——“千里千里,我终于可以进工会了!是牧师工会哎!!!”

——“恩,恭喜。”

——“我……那个,我可能要走得很远。”

——“……”

——“可是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回到这里,真的,每年都回来!”

那个时候千里淡淡地说,随便你。

那次之后曜发现,自己实在不擅长告别。本来满简单的事情,他却把自己搞得很难过。

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每次先离开的人都是千里呢?

天已经完全亮起来了,远处普隆德拉的钟声隐约传递过来——一切一如初初分别的那个早上,仿佛用力眺望,还能够看到那日千里远去的背影。

那个家伙呀……他果然可以潇洒地说“随便”呢。

曜站起身。

千里,我该走啦。

挥手扫去长袍上的细沙,整整腰带,笑容就习惯性地挂上了嘴角。

千里,明年见。


№0 ☆☆☆水珠儿2007-05-22 13:18:16留言☆☆☆ 


2、
其实我是知道的,我拦不住飞蛾扑火也拦不住蝴蝶飞向沧海。
水与火是它们的宿命,
所以既然选择了彼岸,
就注定要用毕生去成全。

依斯鲁得,海岸,千里。
很久以前的这里,曜说,他可能会走得很远。
他说他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回到这里。他说,他会想念千里。
曜是个大笨蛋。
他不知道其实千里的生命中有一大半时光都是在这里独自面对着大海度过的。
他不知道没有他的日子里,千里抽更多的烟,闪烁着更冰冷的眼眸。
他不知道除了他,连最灼烈的酒也不能使千里温暖。
他不知道,千里其实不想让他走。
……那天,他为什么不开口呢?
如果那个时候他说“我们一起走吧”,任何地方都可以,只要他说了,千里就不会犹豫。
可是,他不开口。
……曜真的是个笨蛋。千里也是。
点起烟,把“昨天”化作烟雾在肺叶里深深地吞吐。那一时的辛辣与畅快,就像曜给他的,不可思议的温柔和宠爱。
太迷恋了,这样的感觉。
即便有朝一日会失去。其实会失去也好,因为曾经得到。
这一生的理由,就够了。
* * *
清晨,浓浓的烟雾里里闪烁过单薄的翅膀。
又是蝴蝶呀……凶险的海岸边为什么总是有这么脆弱的美丽?又为什么美丽的东西,总是要毁灭自己。
千里站起来,默默随着那飘动的小东西走进冰凉的海水。
柔软的琴声像小动物的舌头,忽然舔过沙滩,和膝下的泡沫融化在一处。
千里没有回头。他知道那是乐俊——组织里首屈一指的吟游诗人,他的队友。
“千里。”
乐俊的声音非常好听。停下指尖,声音便代替了音乐。
“千里,你很傻。你知道蝴蝶飞不过沧海,却不知道它为什么要飞。”
千里定住。
诗人在站在岸边,等待的目光像温柔的手指,隔着长长的海水触摸他的银发。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了解千里,那么那个人不是曜。
乐俊是那种可以微笑着面对一切的人,也是唯一懂得千里的人。
但是这一回连他也错了。
“……我知道。”
千里依然没有回头,不管海风和浪潮是否吞没了他本就沉黯的声音。他看着更远的地方,看着蓝色海水中,没有尽头的尽头。
——其实我是知道的。
飞向海的蝴蝶,总是要折断了翅膀。
但是如果一生有一次机会, 只有一次机会。
那么不飞会寂寞而死,飞了会折断双翅而死。
如果每一种选择都是错的,如果每一种又都对,那么请让我问问已经飞向了沧海的蝴蝶,你选择的这一种,会不会让你后悔。
……曜你知道吗,答案往往叫人肃然起敬呢。
凝固的两个人前面,那叶纤细到不能触碰的身躯向着大海飘摇而去。翅膀下是碧海蓝天,和一路旖旎。
千里的眼眸像两杯因为沉淀了太多沧桑才变得清澈的酒,闪耀着超离人世冷暖的光芒。
身后很远的地方,诗人似乎叹了口气。
琴声和着浪潮从新响起来。
蝴蝶在海风里颠簸得那么艰难,可是它越飞越远……
№1 ☆☆☆ 水珠儿2007-05-22 13:19:33留言☆☆☆  引用


3、
我怎么会这么想你,这么想你?
所有的梦里都是你。
离开你的时候我说服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梦想。
但是现在,我的梦想就是你。

曜受伤了。
被无蓝的一名巫师冰冻在地上然后狠狠地一记落雷。
闪电击碎冰壁刻入他肌肤骨血的那一刻,曜很没出息地大声吼出了那句“我不要死”。
——我不要死啊。
千里会难过的。
他会在那个海岸等我,等我许多许多年。
他会的。
……后来曜不停地高烧,不停地低喃着什么,组织里的牧师们束手无策。
热血沸腾的组员们愤愤地说要报仇,骑士和猎人们把武器捏得嘎嘎做响,诗人冷笑着讽刺,铁匠叮叮当当地赶制武器,巫师们眯起眼睛商量着如何以牙还牙……
幸好一切嘈杂都已经传递不到曜的耳朵里。昏昏沉沉的辗转当中,他梦到了千里。
只梦到千里。
千里说他生下来就是一个人。
千里说他不需要也要不起朋友。
千里说他的一生都会用来寻找那个彼岸,杀人是为了活下去,然后继续寻找。
问他到底什么是彼岸呢?
千里不说了。
后来他告诉曜,他也许已经找到了。但是太远太艰难,他看得见那里的美好,却无论如何也飞不到。
——“傻瓜!我把你扔过去把你踢过去,只要你告诉我那地方在哪儿,我一定能用传送之阵把你送到!”
……那是千里唯一的一次笑容。
他笑着说曜是傻瓜。
那个时候,千里太像一个孩子。委屈了太久冰冷了太久而终于得到妈妈拥抱的一个孩子。
曜无比心疼他。
……曜还梦到了那个海岸。
梦到了大海,蓝天,夕阳,和黄金分割线上一个静坐遥望的背影。
那个人是千里吗?他不知道。
一切都那么模糊,却偏偏真实得让他害怕。
当他终于鼓足勇气走过去的时候,整个画面就像忽然闯入时的那样又忽然地退离了他的梦境。
曜醒过来,浑身冷汗淋漓。
* * *
“喂喂,你总是看着海啊?”
“……”
“那么好看吗?”
“……”
“这两天我路过这里,你都是一个姿势……你在修炼啊?”
“在找岸。”
“岸?哎哎,你就坐在岸上嘛。”
“所以才要找另一个。”
——永远也忘不了,曜那个时候说出的话——
“……我陪你找吧!”
随后就是面对着千里终于转过来的眼眸露出的那个没心没肺的笑容——
“因为我也想知道另一个海岸是什么样子的啊。”
……傻瓜。
千里在夜风里仰起头,听着海水在沙滩上轻轻地进退。
刚才他收到了曜用猎鹰传来的信。
“……千里,我讨厌在最想你的时候看不见你。以后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吧,可以吗?”
……曜,你这句话,来得好晚啊。
我不知道,还赶不赶得及了。
多少年前呢,似乎也是这样一个晚上吧,曜赶着来赴约,兴高采烈地告诉千里,自己被工会分配进了“纯乐”组织。
“纯乐里巫师猎人好多呀,都是些皮薄的家伙,保护的任务满重的呢!”
没有看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千里望着远方冷冷地问,“你可以不去吗。”
“为什么?”
曜愣住。
进入公会,被分配进有实力的组织,那是他从小的梦想。千里是知道的。
“可以吗。”
千里转过头,认真地再一次问他。
“喂喂,你难道是替我担心啊?哈哈,完全不用。没错,加入组织后战斗机会是会增加啦,但是不要紧,我会保护好自己没问题,真的啊千里,我们来约定吧!”
……
那是千里唯一一次对曜提出请求。
但曜把它当作是关心,开心地拒绝了。
以后千里再也没有提过。
现在,曜,可以了吗?
“……千里?”
乐俊和他的琴声远远而来,打破了千里的回忆。
走到近前,乐俊扬扬手中的信函。
“千里,有任务了。”
№2 ☆☆☆ 水珠儿2007-05-22 13:20:23留言☆☆☆  引用


4、
“以后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吧。”
这句话我等了好久。
可是曜,
我们没有以后了。
曜宣布,这次接下的是他身为纯乐牧师的最后一趟任务。
他决定任务完成之后就告别组织,回到那个海岸去兑现他信中的承诺。
死过一次之后他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怕死,他怕千里会寂寞。
被落雷击中时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千里了。那一刻的痛彻和绝望,曜一辈子也不愿再回想。
曜是个出色牧师,所有的人都挽留他。但是他笑着拒绝。
他说跟一个朋友已经分别了太久,他不希望再久了。
于是不免有人说曜是怕了无蓝。曜笑笑,懒得去解释。
——最后一次任务了,千里,再等等我吧!
* * *
握紧双刀,千里一个人站在横尸遍野的战场。
面前,这一生唯一不愿伤害的人此刻倒在自己的脚下。
血好烫。
曜的血好烫啊……
千里在自己的噩梦中醒来。
陌生的房间床榻,冰冷和灼热的温度,他不能自制地颤抖成一团。
“千里,你这个傻瓜……”
旁边是乐俊的声音。
“为什么要拒绝呢,你明知道拒绝就是背叛。”
——可我也知道我不能伤他。
哪怕只是在梦里,哪怕只是想一想也会让我痛苦到窒息。
乐俊你不会懂的。
千里一时间想说很多话,但也终于没有开口。
那天展开任务的信封,看到黑色纸张上那鲜红的“纯乐牧师。曜”时,千里觉得是老天爷跟他开了好大的一个玩笑。
他知道其实这一天迟早会来。
但是他没有想到,当曜终于给了他希望的时候,绝望还是来的这么铺天盖地。
如果老天不是存心戏弄,又为什么要把他抛到云霄再任其跌回地面?
他现在摔得好痛。
——无蓝,纯乐,赫赫有名的两大敌对组织。
当曜说了他的梦想、而自己尝试过又不能改变它时,千里就已经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身为无蓝的刺客,中途退出和拒绝任务都视为背叛。
背叛的代价是很重的。
但是比起伤害曜,伤害他的曜,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千里咬着牙,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疯了,伤得这么重还要去哪里?!”
乐俊想把他按回床上,却忽然下不去手。他不知道,现在还可以碰他哪里。
“我要回去。”
千里艰难地说。
“回去?”
乐俊愣了一下,忽然懂得了。
千里没有家,他只有那个海岸。
“千里,你现在根本不能动啊。”
千里默默地扶着桌子站起来。
“组织已经发了驱逐告示,同盟和敌对的人都要除掉你……”
千里蹒跚着地向门口走去。
“千里,你会死啊。”
乐俊的声音忽然平静而绝望下来。他知道自己拦不住他了,就像拦不住飞向沧海的蝴蝶。
千里慢慢地走远了。
乐俊觉得自己也是个傻瓜。当一切都知道的时候却还是想把他留住,想问问他,究竟会不会后悔。
虽然答案,是必定会叫人肃然起敬的。
* * *
千里独自走在陌生的街上,身后拖着长长的血迹。
他的海岸,他的沙滩,他用掉毕生时间去寻找的地方,为什么都那么遥远?
乐俊说他会死。
他知道自己会的。
可是没关系了。他早已找到了那个彼岸。
美丽,灿烂,天堂一样充满了绚丽光辉的彼岸。
虽然已经没有力气,已经飞不过去了,但是一生能够看到这一次,所有的苦难与等待,都会变得值得。
……这一生的理由,就够了。
№3 ☆☆☆ 水珠儿2007-05-22 13:22:20留言☆☆☆  引用


5、
“我不想放弃,也知道没有结局。
因为蝴蝶最终是飞不过沧海的。
但是它们,
注定是在最快乐的时候死去。”

最后的任务结束,曜高兴地和队友们拥抱告别。
在纯乐的日子是快乐的,他现在后悔为什么没有写日记呢?如果把每个点滴都记下来,就有好多的快乐能和千里一同分享了。
毕竟以后的日子是很长的呀……
“曜,你是不是有个叫做千里的朋友?”
半醉的猎人举着酒瓶靠过来。
“哎?连你们也知道了?”
曜爽朗地大笑起来。他不想避讳,如果爱上一个人,想和他在一起,他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来祝福。
但是送别宴的气氛忽然古怪起来。人们拿差异的目光盯着曜,悄悄交换着眼色。
“原来这是真的……?”
队长兼好友的牧师将曜拉到一旁,低低地问他:“听说你们总在依斯鲁得的海岸边见面?”
“对阿,宴会一结束我就要去那里。”
曜带着笑容耸耸肩。
“你……曜,你也就是为了他才要退出组织的?”
此刻队长的面色阴暗得可怕,他一字一句地问他。
“事实上,是这样的。我很抱歉。但是,怎么了吗?”
“曜,你不用退出了,那个千里已经不在了。”
* * *
曜踏着大步向往依斯鲁得走去。
不久之前的送别宴上,有人告诉他千里死了,他大笑着骂对方是混蛋。
凭千里的身手,怎么会呢?
虽然他经常抽烟,经常不吃饭不睡觉,虽然他对自己的身体远远不够好,但是“死”,怎么会呢?这个字离千里太遥远了啊。
曜从来没有想过,千里不在了会怎样。
他不敢想。
曜的步子忽然慢下来。
如果千里不在了,如果他不在了……
啊啊,那群混蛋,想让我留下就开这么过分的玩笑!我现在,真的是被这个命题搞得很痛苦啊!!
千里不会不在的,他会坐在岸边等我。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他会等我。
曜反复地这样对自己说。
不然,他不能继续走下去。
黄昏的时候,他看到了久违而熟悉的海岸。
又是大海,蓝天,夕阳,和……黄金分割线上,一个静坐遥望的背影。
曜几乎被猛然袭来的一阵眩晕打倒——
这一切,怎么竟然如此熟悉?
熟悉得让他害怕。
那个人,是千里吗?
指甲刺入手掌,曜的冷汗在海风里一遍遍地出了又干。
他向那个人挪动着步子。因为双腿沉重到只能默默地挪动。
那距离太近又太远,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到,又忽然希望永远也不要走到才好……
这个时候,背对的身影开口了。
他说,曜,我等了你好久。
沉默片刻,曜忽然满脸都是湿的。
几个月前的那个梦,醒来时亏欠自己的泪水终于在此刻统统偿清。
因为那个人不是千里。
那是个诗人的背影。
曜早就知道的,早在梦里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他想骗自己。
他还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如果没有千里,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诗人站起来,把一张黑色的信纸交给他。
那上面赫然用血红的字迹写着曜的名字。
他知道那是无蓝特有的任务形势。
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
诗人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走远。
曜坐在海岸上。
从此,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夕阳最后一丝光线被大海无声地吞没,天地失去了颜色。
曜觉得自己已经被掏空了。那些爱也罢恨也罢,忽然没有了对象。心无旁依地坐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回忆,不能想。
曜看到一只蝴蝶。
它向着大海,一路缥缥缈渺地摇曳在风里。
曜忽然看到了千里的身影。千里起身走进海里,伸手拢住那只蝴蝶又轻轻放飞回岸边……
猛然挺直身子的时候,那身影又不在了。
曜觉得,自己终于开始有些理解千里了。
* * *
曜就这样坐着。可能以后,他再也不会离开这里。
他想,如果这样,是不是就能慢慢地懂得千里?
可是就算如此,他也永远不会知道,许多年前的这个海岸上,一位刺客是如何用心用血用全部生命在沙滩上留下了一段刻骨的告白,又任海水将它们轻轻抹去……

——蝴蝶飞不过沧海 终——
№4 ☆☆☆ 水珠儿2007-05-22 13:23:12留言☆☆☆  引用


后记:
文字幼稚而仓促,只是当日心情值得追忆。人生路途的每一段风景,无论风雨,都不应该忘记,它拼成整整一个世界,留待我们回忆。
№5 ☆☆☆ 水珠儿2007-05-22 13:24:27留言☆☆☆  引用


曾经在RO里留下许多几乎能刻在骨头上的爱恨
后来发现连恨都摸不到
于是选择遗忘 离开
-0- 我们服有个小牧貌似也叫这名,所以过来看看
№6 ☆☆☆pur2007-05-24 23:20:12留言☆☆☆  引用


握手抱抱
流汗,世界不大,莫不真是一个人?
№7 ☆☆☆水珠儿2007-05-25 09:21:42留言☆☆☆  引用


RO是我最难忘的游戏~~
№8 ☆☆☆晴岚无雪2007-05-28 16:15:10留言☆☆☆  引用


您好?首先对我的冒昧来函表示歉意!本公司代开 商品 咨询 服务 广告 住宿 物业 建筑 运输 劳务 建材 工程 加工 装修 安装 印刷 旅游费□□ 等等可网上查验, 有意者联系手机:137-9976-2195??小王
№9 ☆☆☆重庆戴開發票2014-01-17 01:36:46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