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虚室生白
主题:《满月如弓》结局(稍加删节哦^_^)[9]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就要死了吗?血在涔涔地流淌着,悦意感觉到自己的魂魄也要随着这血流逝殆尽了。她的双眼模糊而乏力,抬起头颅缓缓地看向箭道师。在生命最后一刻,她的脑海中嗡地一响,所有的旧事,一如电光石火,猛地闪现到眼前……
两人第一次遇见的时候,还是在青海湖畔。
她是芳华韶龄的女孩儿,嵌宝金带勒在额上,细细发辫垂在耳后,跨在红马上,偏头笑微微地问:“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要从青海湖边过,须买迦南郡主路!”小手顺势伸出来,理直气壮地一摊。
他跳下马来,哑然失笑:“我是四海游侠儿,茫无前路觅回头。身无精金与素银,哪得供奉献郡主?”
她笑,眼中都是顽皮,右手再伸向前:“那就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压下!不然……”眼珠一转:“小的们!”
家奴们哄然答应。
他装作无奈,解下腰间佩刀,递到她白皙的手心里:“女大王,我只有一把家传的赤月弧刀,身无长物。”
她正要一把抢过,他突然盯着她,认真道:“郡主,我家这宝刀,是世代用来做聘礼的。”
卷发的胡人女孩儿俏脸一红,在家奴的一片大笑声中,窘得拍马夺路而逃。

悦意不由怔怔落下泪来,此时满月竟如同明镜,里面分明闪现着她和箭道师玉庭的身影,历历在目,都是她和他的往事。
怎么会忘记?怎么会全然遗忘?那是岁月见证的情意,是刻骨铭心的相思。
箭道师玉庭双眼迷惘,在他的脑海中也闪现着同样的一幕。有什么东西在生命即将死去的那一瞬间冲破禁忌喷薄而出……
“那是……海心岛。”悦意突然看到月镜中呈现自己最熟悉的景色,青海湖中心的海心岛,又称龙驹岛,岛上怪石嶙峋,有很多野马,是悦意从小最心爱的地方。
她看到月镜中的自己,正在和玉庭一起,小心翼翼地对海心岛上一尊上古残破石像施行术法。
在悦意强大的灵力召唤下,地面现出了一个灰白的石匣。悦意蹲下身去,叩开石匣,里面是一只檀香木银棱盝顶宝函。玉庭屏住呼吸,打开檀香木函,里面又是一只玉函,一个宝函套另一个宝函,竟好像永无尽头似的。金银宝函流光溢彩,光芒夺目。
“八重宝函!”玉庭脱口叫道,似乎想起了什么。
一共是一个檀香木宝函、一个玉石宝函、两个金宝函、三个银宝函,层层相套,用银锁锁上,以丝绢包裹。最后一层打开后,里面是一座单檐四门纯金塔。这是第八重。
塔基的银柱里,供奉一枚尊贵至极的舍利。
就在玉庭伸手去取那颗宝光隐隐的舍利子时,电光火石之间,悦意和箭道师两人猛然惊醒,想起当时这一幕,不禁同时叫道:“不!”
已经发生的事再也无法改变,就如河水不能倒流。
玉庭还是握住了那颗舍利子。
悦意闭上眼去,不忍再看。玉庭仿佛感觉不到光索入骨的剧痛,站起身来。
月镜中忽然天昏地暗,保护舍利子的术法张开结界,将两人重重振出丈外。
惊心动魄的波涛席卷长空,一个寒彻人心的声音在巨响中说道:“觊觎此宝者,必中吾咒术,死于至爱之手。”
黑、红双痣随诅咒火一般烙印上他们的前额,标记了他们的悲剧。
……
(因某些原因稍微删节一下。等过段时间放出全文^_^)
……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沉着的声音忽然响起:“都想起来了吗?”
明亮的满月倏忽之间,飘然远去。月光变得浅淡,湿漉漉地洒在两人身上。
是一襟露水,还是悦意的眼泪?
悦意恍惚着转过身来,看到了不远处的凤林公子。他头戴黑色介帻,身穿绛纱对襟大袖衫,大袖衫外加穿了件裲裆,下面则是围裳玉佩,清雅难言,他的唇角依然噙着平日常见的不经意的笑,还是那样随意而洒脱,温暖得令人安心。
“公子……”
箭道师玉庭第一次用不那么冰冷的语调,迟疑地说:“是你,施的幻术么?”
凤林公子点头,缓步而来:“是,也不是。”
他满意地瞧着悦意和箭道师玉庭两人恍惚的神情,好像是得意于自己神奇的布局,“你们先看看,自己身上有伤吗?”
两人这才意识到,彼此还拥抱在一起,二人脸上俱是一红,连忙分开,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之前所受致命之伤,早已荡然无存,一切都如梦幻泡影。
难道刚才这一切,竟都是凤林公子的幻术?
悦意急切地问道:“那,公子,我的父亲,族人,明月奴的亡魂呢?”
“那也是假的。悦意,你的族人说不定只是迁移了,毕竟这里经过了一场大战。还有希望,怎能轻易放弃。”
凤林公子抱膝随意坐下,从怀里掏出酒壶,喝了几口,仰头看天道:“我只是引出你们内心因诅咒而强加的仇恨,正是这仇恨遮蔽了你们的本性,让你们彼此忘记了自己。你们看到的只不过是你们两人的真实内心而已。”
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解开诅咒,还得靠这两个明明相爱却因咒法而相互仇恨的人。

双眼逐渐恢复清明的玉庭沉默地抽出赤月弧刀,苍白的手指抚上刀鞘,顿了顿,依稀有着前世记忆般,带着不确定,旋开那颗金绿猫眼。
底座上赫然刻着两个字:玉庭。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到了此刻,多疑的箭道师,终于心头彻亮。他仿佛从一场遥远的睡梦中醒来,重新走到悦意的身边,颤抖着捧起身边人白玉般的脸,仿佛重新得回失落已久的珍宝,喃喃道:“‘眼发如青莲,见我悦意否?’悦意,悦意,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悦意抱住了他消瘦的身子,潸然流泪,只是低低地喊:“玉庭,我在这里了,我永远都在这里。”
在青海湖边的满月下,两人的身形紧紧拥在一起,镌刻成一个永恒不变的深刻剪影。
坐在一旁的凤林公子,不再打扰他们,举起银壶对着明月致意,仰脖痛饮了一口,举袖拭去嘴角的酒渍,悠然一笑,转身离去,扶着头上的介帻且歌且吟道:“高情临爽月,急响送秋风。独有危冠意,还将衰鬓同。”
俊逸的身影连同清朗的声音,渐行渐远,消失在这烂漫银色的满月之夜里。  

              尾声
第二日,四人来到青海湖中的海心岛,凤林公子说:“解咒,我不如阿亭。”
高髻长裙的卫夫人起出那个石匣,感受到上面强烈的怨毒,不由瑟缩了一下。
凤林公子借用玉庭的破魂箭,拔除一部分石匣阴气,帮助卫夫人镇住石匣。同时咒法已经引发,舍利子上附着的术法威力减弱,卫夫人划下复杂符咒,三天三夜后,舍利子爆出耀人光彩,突然就像受到牵引一般,跃入湖心最深处。
玉庭和悦意额前的黑红双痣就在这光芒中,陡然消失不见。
地上只留下空荡荡的八重宝函,还在璀璨生辉,时光和岁月,都没能掩去它们一丝一毫的光彩。
就如同那两人的爱恋。
尽管箭道师一身血腥再也无法洗去,尽管魂体破碎的悦意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活多久,可是,纵然前路茫茫,只要能并肩在一起同行,一分一秒都是永恒。

“可是,舍利子明明是圣洁之物,怎么会伴有这么阴毒的咒术?”事后,筋疲力尽的卫夫人提出疑问。
我们以后也许会知道的。凤林公子抚摸着海心岛上那毁损不堪的古怪石头雕像,遥遥看向远处刚刚经过战火洗礼的青海草原,无声地说。
青海湖上,浩瀚波澜时起时伏,隐隐黑云,在西北方向潜伏龙隐。
说不定,一切才刚刚开始。






                   洪晓静(迦陵频伽) 于2007年1月29日
№0 ☆☆☆迦陵频伽2007-02-01 16:11:08留言☆☆☆ 


谢谢洪晓静(迦陵频伽)为我们带来如此好看的文章,其实你的文章我一直都很欣赏的,只是,对留言总是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愧于自己的文笔不好,写不出心中对文里所描述的那些意境的爱与悲。
№1 ☆☆☆ddxx2007-02-02 02:48:47留言☆☆☆  引用


亲亲ddxx
看见你们留言,我才有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动力^_^
告诉我有人在看,关注那些人物,比任何文笔都重要啊
№2 ☆☆☆迦陵频伽2007-02-02 08:34:39留言☆☆☆  引用


也亲亲迦陵频伽,
以后你的新文我都来留言可好,只要你不要求文笔和字数就行。
№3 ☆☆☆ddxx2007-02-08 01:07:47留言☆☆☆  引用


当~然~好
№4 ☆☆☆某迦2007-02-08 14:37:12留言☆☆☆  引用


春节快到了,在此祝迦陵频伽吃好,玩好,休息好。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哈哈哈
№5 ☆☆☆ddxx2007-02-14 00:05:01留言☆☆☆  引用


看好文当然要留言!!五一长假快乐!!虽然已经过了!!
№6 ☆☆☆枫叶秋荻2007-05-02 15:06:01留言☆☆☆  引用


顶啊
№7 ☆☆☆帆船2007-05-07 19:43:13留言☆☆☆  引用


好文啊好文,不留两句话对不起作者啊
№8 ☆☆☆卓尔2007-05-21 16:51:01留言☆☆☆  引用


感动啊感动,连我这种千年潜水艇都忍不住出来浮一下了:)
№9 ☆☆☆忘川玫瑰2007-07-16 13:05:38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