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那瞬芳华
主题:[战国KOEI同人]苍月之丘(政幸)[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苍月之丘



昙りなき 心の月を 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照らしてぞ行く
无云遮挡的心之月 一出现便照亮了浮世的黑暗



月亮一直是很好的。
伊达政宗沾了点荏胡麻,刚要往枪上涂,就听到前面砰地一声巨响,许多家臣欢叫着捉住了捉住了,活像围猎到大型公野猪。
“烦哪!”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忍者大概不是芦名家佐竹家派来的,就是更远一些的南部和浦上吧?

“你们想告诉我,这个是忍者?还是倾奇者?”
伊达政宗看着穿得活像一只红彤彤的龙虾的家伙,搁在网子里就更像了。
“主上!”跪在地上死死不肯抬头的是伊达成实,“按理说,这该是相马家的……”
“没什么好说的了,劝诱吧,小十郎。”伊达政宗眼皮都不抬一下,继续擦枪。
“等等,主公!这孩子的忠诚度是一百阿!我作不到!我下不去手!不!不要!!!”片仓小十郎开始歇斯底里。
伊达政宗二话不说将龙的右目功勋削了一半,叫他不买足一百个大筒不要踏进米泽城一步。

伊达家的大名叫人把网子拖近一点,装作看不见对方头带上的六文钱,问对方。
“你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龙虾盘着腿坐在网子里,想了想。
“他们告诉我奥州的米比较便宜。”
“谁?”
“小助啊,小助还有镰之助,噢!还有佐助!”
“…………”
“御馆样卯足了劲和上杉谦信打,北信浓的米价飞涨,连大豆和玉米都……”
“算了,我送你几袋米,我们家就算和武田家结盟好了。”
“阿?”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的?”
“在下真田左卫门佐信繁!”
“……不要把官位也一起报出来……”

伊达政宗咬着烟管,望着龙虾慢吞吞地往马上加麻袋,货物很多,盐和味噌,纳豆、醋、油、青芋,还有一些腌茄子。
“这些你都准备拿来吃么?”
“不……我在小诸町的座接了两个任务,他们说只要我调查完东北地方的特产,就给我一百贯钱……”
龙虾袖着手,感觉很农民。独眼龙眯起自己唯一的眼睛,从老马上破破烂烂的马鞍,看到被茜根染得通红的绑腿。
他最后啥都没说,让真田家的这个人走了。

小十郎不知搞定了哪个南蛮商人,提前回来了,满脸沉痛语重心长地跟在后面说:“主公……你不知道忠诚度是满的劝诱无效吗……”
“有些事情……即使知道结果,也是忍不住手痒会去作的。”


---


小田原围攻战,伊达政宗路过真田阵营的时候,见到一个人在对着空想出来的敌人挥枪,看上去呆呆的。
这个人浑身绑着红色的甲片和布条,十字文枪的枪尖异常光亮。
“哟,又见面了。”

两个青年蹲在可以看到天下名城的山丘上,对着月亮喝闷酒。
“我跟你说……我们家爱姬啊……”
“嗯嗯。”
“只会作昆布燉莲藕,红豆和青菜……”
“咦?”
“只会对我说什么‘殿下,没有全力以赴啊。’‘殿下,请偶尔为我买点什么来。’不管我一年七个月都只能吃燉昆布!”
“什么呀!大谷家的小姐也是这样的!!!”
“阿?!你们家也是么?”
“怎么说呢,安歧她人很好。一直很照顾我,只是似乎……我们家伙食……”
“不会是牛蒡丝和萝卜吧?”
“呜呜……吃下去体力会-5……”

没有真鲷的夜晚,天上的明月更增添了饥饿感,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产生了奇妙的友情。
只是这种友情同曹丕和三成的友情相比,不知道是不是一种。

---


烟雾映在胡桃纸隔扇上,化作极美妙的云彩状。侧室猫御前静静地背光坐在外侧,低头拨弄着异色釉的香盒,浓艳的黑发披在葡萄染的小衣上。
“爱姬夫人也该回来了,殿下会亲自去接她吧?”
伊达政宗把咬在嘴里的桧木烟管抽出来,磕在小几上。
“谁知道呢?”
他的面前摊开了的,是石田三成的密约和山城守令人头痛的直江状。
“殿下要帮哪一边呢?”
“与其说这个……”伊达政宗烦躁地站了起来。“喂,唱点什么吧……”

伊达政宗毫无悬念地站在了东军的那一面,西军只会让权势落在毛利为首的中国群臣手中,要不就是淀姬周围的谋士文臣,奥州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寒冷偏僻的乡野之地罢了。

关原之战的结果很奇怪。纷乱的传闻,似乎关原地面上裂开一个口子,某个类似长宗我部元亲的家伙从中间钻了出来,把治部少辅的军队瞬间就卷走了大半。
事后,长宗我部元亲矢口否认,但案发现场的小早川秀秋证实:“的确是他的声音!那个声音打死我都不会认错!”
魏国的司马懿也远程取证:“这件事和我们太子没有任何关系。”
朝廷和德川家商量了一下,给长宗我部定了个什么罪,远远地流放到那霸还是吕宋去了。
听说后来长宗我部家只好做海盗,日子过得很辛苦。

上田城那边打得倒是出奇的惨烈,伊达政宗手底下军士们眼看着没了仗打,一边烤火一边八卦。
“幸村大人的乘崩可是天下无敌!”
“可他老爸会火牛计……连他手底下那个叫猿飞的家伙都会这火牛计!”
“那也抵不住家康将军会治疗啊!你杀一千我恢复两千!再说昌幸大人不是死了么?”
“怎么回事,我没有听说过?”
“就是上田城防卫战经验值满了1000,正好练出火牛计。结果太高兴,放牛的时候自己站在牛的前面,一下就给突死了……”

然后就是大阪之阵,冬夏共打了两场,逝去的名将宛如天上的繁星。家康何等聪明,情况变化得和预计不一样,怎么会让丰臣家独子长出羽翼后才剪掉。
淀姬和秀赖临死前对家康乞命,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这么多人都为你死了,你怎么能活着呢?”

大阪城陷,至此战国结束。

---


移封仙台之后,一切都变得很忙。伊达政宗致力于农业,研究灰吹法,二期作,仙台渐渐变成得繁华了不少。
爱姬终于不但会作燉真鲷,还会作盐烧秋刀鱼,每次吃饭体力都会补满。
只是有时候钱库里面会莫名其妙地少几百贯,过后爱姬和猫御前拿着漂亮的西阵织,给已经渐渐懂事了的五郎八姬打扮,政宗也只是笑着摇摇头,就这么过去了。
他在江户兴建豪宅,住在那里的时候很多。将军的意思就算别人不明白,他这披着犬皮的独眼龙总是知道的。

有时候他也梦见九度山的那个人,在梦里自己还年轻,激昂地踮起脚扭住对方。
“喂,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对方是怎么回答的他忘记了,只是看到对方望过来的双眸,就像从未见过的诹访湖水一样清澈。

他突然记起来那一年小田原,两个人坐在月光很好的山丘上,约好了来年的冬天要去诹访湖,在冰面上打窟窿钓若鹭鱼。
醒来的时候心痛的要死。

大阪夏之阵,决战的时候是正午。
清扫战场的时候,却下了倾盆大雨。
伊达政宗呆呆地望着泥泞中那团模糊的红色,说了一句什么。
然而过了这么多年,真的再怎么也想不起。


END
№0 ☆☆☆贺茂明2008-02-07 11:10:00留言☆☆☆ 

我看到伙食那里终于喷了……
№1 ☆☆☆可可桑2008-10-04 16:28:34留言☆☆☆  引用

……算是系列文?
№2 ☆☆☆裸奔中2009-02-13 15:55:20留言☆☆☆  引用

来扒个坑
郁闷的滚走
你个闷骚的独眼龙
№3 ☆☆☆蹲在坑底的蘑菇2010-05-12 22:29:23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