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沧海月明
主题:《天荒一战 第一部》[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天荒一战·第一部
??目录:
1、多年恩怨孤愤
2、原为血海深
3、断肠人
4、君子恨
5、欲却情难分
6、又将心事把谁问
7、叹情还属哪一人
8、月无痕
9、俊郎虞笑打秋风
10、隔世如梦
11、心疑憧憬不是真
12、红线一系魂
13、泪眼婆娑不忍分
14、怒仇倾覆动乾坤
15、苦待总能兴逢
16、兄弟相称
17、先天禀异能
18、虚虚实实访源根
19、遮脸露真人
20、今生已是缘份



??????????????????????????????????????????????章一??帝罗刀!
????????????????????????????????
??????????????????????????????????????????????1、多年恩怨孤愤
????????????????????
??轰!
??天崩地裂之声响彻山林,只眼眺望,盘古峰巅两股罡风正厮拼斗法,激撞处二色风影摇曳不定,那气势有如万山摧折!
??倏地,又闪过一道紫霞光焰自地面阵中腾翔踊跃。刹时苍穹之上,众云彩忽明忽暗,天地决绝恍遭世界末日!
??忽然,天顶“啪喇喇”一声巨响,凭空射落蛛网丝线般破碎裂罅。芒耀眨睛之际,阵中那高台横架着的巨大九龙鼎,鼎中翻滚气浪,紫霞烈火却向四处蓦地炸裂!
??登时火焰冲天倒吸,竟与那道瞬息天雷交汇;片刻后转而回扑苍茫大地,那情景极端骇然。
“啊!!!”
??又是惊天动地!惨叫声、狼嚎声、鬼哭声、狮吼声几乎千百交杂,同时响作。
“帝罗刀!”
??不知是谁首一发喊,山外围观睽望之众抬眼望去,只见天宇之上凌空凝着一柄奇形兵刃。这具神器刃长三尺,红艳一色;身形稍弯,直如一条飞腾雏龙,刃口刀锋明亮生莹雪;柄呈竹节,顶端还凸显凶兽尖嘴獠牙!
??神刀既出,周边紫霞火焰气息为之滞涩。
??万刃之尊,真不愧是幻界“天下第一”名列二十五的凶器!
“好刀!”阵外不远处有位净衣少年舔舔干唇,忍不住赞了一句;随即又道:“姬儿,帝罗刀终于现世,我、我好高兴!”紧握身旁那名美貌少女白皙的玉手,情绪异常激动。
??那被唤作姬儿的美貌少女抬头凝眸他那英俊绝匹的脸庞,紧贴他的胸脯,忍不住忐忑而问:“隐哥哥,你真的打算要取帝罗刀么?”
“嗯。”隐哥哥拼命地点头,脸上除了热衷殷切,却又是充满无限自信;眼睛盯着那帝罗刀眨也不眨一下。????
??姬儿又道:“可是……”
??一言未了,便听到山外一声吼啸,那吼声直如雷霆霹雳般,令得众人齐捂耳瑟瑟。????
“哈哈哈,帝罗刀,帝罗刀,老子终于见到啦!”
??这大喊大叫之声发自阵中一位身量魁梧、样貌粗鲁的中年莽汉。姬儿认得此人姓霸名任冲,是太行山“短刀门”前一任门主;江湖赫赫闻名的刀痴,因使得一手好刀,故而有“刀痴皇”的称谓。
??霸任冲话一说完,正要取步跨上第一级台阶。斜地里不迟不早跳出了个鼠头鼠脑之人,只见他飞快抢先,像是急欲跟刀痴皇拼干一般。
??霸任冲亦非等闲之辈,听得风声,不待转身呼地拍出一掌。哪料那人步子不停,身子 忽然斜出避让,轻而易举地一脚踏在霸任冲面前,偏过头微微一笑道:“霸老兄,抱歉抱歉,为兄我要一马当先啦!”
??这下惹得霸任冲哇哇大叫,怒道:“哼,敢跟老子作对,会让你好瞧!”
??那人似是对刀痴皇不甚畏惧,只淡笑了之,自顾自冲近那口九龙鼎。
“慢来慢来,各位切莫冲动。老夫还有话说。”
??不知何时,高台上站出了个穿青袍、须发如银、腰板微驼的老翁来,别人见他一身肌肉倒是较常人结实,不像身杯武功之人,却实在难以置信他如何在众人一眨眼之际跃上高台的。????
“嘿,老头,你待怎样?”霸任冲冷笑着,“莫不是想劝老子打道回去?若真是如此,嘿嘿,那可要让你失望啦!”
??这时候,那鼠头鼠脑之人却已乖乖不前,侧过头呆望霸任冲身先士卒之勇,眼神大有惋惜之色。
??不料近台下即刻就有人扯开喉咙大叫:“他妈的,霸鸟,你刚才说什么老头?”“喂,姓霸的,你敢对龙老无理?滚下来,跟你爷爷我过几招啊!”“霸任冲,你这龟儿子是不是想找死?”“……”
??众人齐声斥骂,纷纷摩拳擦掌;待要台上那青袍老翁一声令下,便蜂涌围上霸任冲,打他个满地找不到鸟牙。
??与千万英侠豪杰为敌,霸任冲自出道以来哪里遇到过这等局势,凭他个人有万夫之勇,仍也不禁惴惴。况且他又不愿与人结怨结仇。只不知青袍老翁到底是何方神圣,不出一语竟能让天底之下英侠豪杰视为首帜。
??一时间,霸任冲呆愣在地,上下打量着青袍老翁,一脸的好奇。
??那青袍老翁亦不予理会,轻咳一声。台下闻风止声,一时噤若寒鸦。他微微一笑,不紧不慢道:“老夫于三年前曾托释老兄……”顺手一指,台上立即闪出一个肥胖的矮和尚,鬼魂般飘到了老翁身侧。
??老翁道:“散发祭刀帖,蒙各位英雄好汉不弃,此番前来为老夫长脸自是不消说,蔽龙某先在此谢过……”
“你是名师龙?你、你、你……”霸任冲蓦然醒悟,万万没有想到得罪的会是东道。????
??众人不想霸任冲竟如此大胆,打断了龙老的话舌姑且作罢,居然还敢直呼其名。名师龙是何许人物,是你霸任冲叫得么?更何况龙老乃英雄好汉一心想巴结的风云名人,他如此出言不敬,岂不当众扇了他们一巴掌?
??不等有人破口骂娘,那青袍老翁名师龙朝霸任冲点一点头,道:“名师龙正是老夫。”言下丝毫不带责备的语气。
??这倒使霸任冲意想之外,忙恭恭敬敬地抱拳,讪讪道:“啊?当真是铸得天下第一刀血狂刀的名师龙,天下笫一铸师名师龙?老、老……我没想到是你,得罪莫怪,我真是该死,抱歉之至。”
??正要退下,即时台下一个声音冷冷道:“既然自己都觉得该死,那便赶快滚蛋吧!”
“你算什么东西?老子该不该死,干你这痨病鬼屁事!妈的,万东来,有种就上来啊。跟老子喂几招,躲在矮子中算个屁鸟人!”
??霸任冲还道是谁,原来是青云帮帮主万东来。瞧他只有七八两重的僵尸样,自己不上门寻他的晦气算是他走运了,他居然还这般不识相,竟敢跑到老虎头上拔毛撒尿,看来今天不能让他灰头土脸,日后也得好好地“照应”一番。
??闻言,那披大黄氅的万东来登时拉下瘦马脸,一张尖嘴冷声道:“你甭得意,待会儿万某自当第一个来领教太行山刀痴皇的手段。”
??台下另两人立马起哄着。一个道:“不错。万兄弟,你也不是给乌龟王八蛋吓大的,待会儿一定要去宰了姓霸的。哼,省得他在此聒噪,烦也烦死了。”一个道:“他奶奶的,要不是今天是祭刀大会,老子我老早便送霸王八进拔舌地狱去了,哪还容他在此废话连篇,大放狗屁!”
“对啊对啊!正该如此。”
??台下倒十有八九真有此意,尽皆纷纷大声商榷将霸任冲作如何处置。跟他有仇者主张割舌剜眼,讨好名师龙之人说是剥皮放血妥当,更有甚者要将霸任冲投入九龙鼎中祭刀。众说纷纭,总而言之,就是不能这么便宜地放过此人。
??霸任冲着实没想到自己只无意间得罪了名师龙几句话,便惹得跟天下罪人一般,人人得而诛之;心下不免愈加慌乱,一直手足无措起来。
“既然霸任冲先生先前已道过歉,你们这般做作是否太过分了些?”说这句话的人声音虽轻,底气却是十足。言语之意既为霸任冲开脱,也隐隐含着对群豪狭隘气度的不满。????
??然而其他声音太杂太响了,群豪似是没听见。
??半晌,台上名师龙朝下双手虚压,待台下人声渐止。那几句为霸任冲辩白之辞,蓦地回荡在众人耳中,一下子让许多人猛然回头瞪望那发话人——原来是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
“嘿,臭小子,你刚才大喊大叫些什么?”满脑袋都是红发的高个子喝道,“从哪儿来的?哼,叫什么名字?”
??那年轻小子原是多管闲事,可因人小胆怯不敢大声反驳,以致夹在杂声中混水。不料一众突尔收敛声势,倒是他事先所料不及。可他心下实在不忿,霸任冲纵然有错在先,道过歉之后竟然依旧未能得到众人谅宥。面临红发嚣张气焰,他不怒反笑,道:“我姓甚名谁不重要,世人行路不过讲个‘理’字;至于我来自哪里,敢问阁下,倘若小子我回答从外地来,你是不是欲要仗地头欺人啊?——哈哈哈,尊下既不知道小子,那我不妨如实跟你说吧。小子我别的屁本事没有,抓蛇的技巧倒是懂得几分。嘻嘻,当然啦,抓地头蛇是我最拿手的呐。”
“你……”
??红发见名师龙示意噤声,便重重哼了一声,恨恨地瞪视那年轻小子几眼,兀自怒不可遏。
??台上名师龙好容易压下众英豪,似有不悦道:“敝龙某请各位前来不是寻衅滋事,众位武林同道务必予以敝龙某薄面。众位里头若真有仇怨,大可在刀会尾声之后了断,对此各位可有异议?”
??不再有人大胆发言,那名师龙又继道:“现今刀会在即,帝罗刀该属谁主。老夫作为东道,权且仿效一回月老媒人。虽些贻笑大方,旁人有所不知,这正是老夫从良择贤。帝罗刀经炼三载而略有小成,正好比居家喜得千金,年长后出嫁。众位英雄豪杰欲求刀者,老夫一概秉公表决。只是此刀非常刀,较六年之前那柄血狂刀,帝罗刀自然略胜几筹。故而,今祭刀会既索帝罗刀主,亦是易天下第一刀之名。
“又因帝罗刀未曾出锋便已戾气淫重,为防此刀落入凶暴恶人之手,老夫姑且细说一事,以防患然。”
??名师龙道:“三百年前,一位铸剑名师在中原凭借一把‘诛灵剑’发迹,尔后四个弟子投其门下。大弟子姓独孤,模样老实憨呆;二弟子为人圆滑,游手好闲,便是蔽姓名;三弟子姓风,是个富家纨绔子孙,悟性极佳,眼光却是更高;最后一个弟子西门圣出身贫寒,处事谨慎稳重。四个弟子入门不久,铸剑师偏只对那三弟子青眼有加。炼刀剑器具之术可说是倾囊传授,对其深寄厚望。忽忽三年,众弟子相继出师闯荡江湖去了。那铸剑师此后共炼得十一把利器,其中任挑一把剑可说是万千利器之中绝品。然而,可惜……唉!”
??长叹一声,随即又道:“那十一把利器贯绝江湖不久,莫名传讯中说,世间又出现了一柄绝世利器,名叫‘无情剑’。众位,剑,有情者唤圣尊,无情者称鬼神!无情神剑一到,万剑披靡。当时不论什么刀剑,遇之非折即损。本欲弃俗隐居的铸剑师,起初还道无情剑出自徒儿之手,后来打听才知是一个西域天人双才所铸。
“那天人双才,据说世人称之为天才,其自谦为人才,故而名曰‘天人双才’。
“传讯流出,铸剑师一听非同小可,急召四徒回山,共同研讨炼术中遗漏瑕疵。当时,他那四名徒弟虽初出茅庐,也在江湖上闯出小名气。于炼剑精要略有见解,五人一起寻材、煅烧、凝炼、锤打、淬火……历尽三春,几番修改停当。凑合五人之力铸得一剑,起名为‘情义剑'。剑材是搜敛上品千年寒石并将之炼化,再掺上若干五色石、玄灵石、乌龙石,甚至还加了‘天下第一’的凤麟石。情义剑一经出炉,霞光炫射,怒冲云霄,直到三个月后方才冷却。那炼剑师一试剑锋,当可借‘横空绝世’之词来加以形容。
“情义剑对无情剑,双剑本要一决雌雄,哪知却未能如愿,你们道其中为何缘故?”
“那是因为双剑其主,一个是男子,另一个是女的。”台下一人不待名师龙言明,抢先道来。
??群豪转头望去。嘿,又是这个爱管闲事的臭小子。有些人嘴上不说,心下着实将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透。
??名师龙顿时一怔,倒不料此人虽年少,见地却恁的精亮,一语中的;当下点点头,道:“是啊。配无情剑的是名女子,使情义剑的男子对这女子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几经周折,一对双剑璧人结为生死知己。哪知道平地又生出一个事端来,那女子不意找到了自己杀父仇人,只因难能下手,闷闷不乐。那男子却呆笨痴顽,竟还蒙在鼓里。而那女子也一直隐忍,未对男子吐露半句真言。”
??霸任冲忍不住问:“那女的为何不说?难道杀父仇人武功太高?还是不想借他人之手将仇敌诛杀?”
“不是的。爷爷曾说,倩柔祖师是很喜欢很喜欢西门祖师的。”
??名师龙闻言大惊,顺眼瞧去,见说话人是个娇小纤弱的美少女,此时正安静地站在那位好事小子的身边。
“她一个小孩子怎知道西门不凡、嫣倩柔?莫不是跟这两人有甚渊源?”名师龙心道,“不对呀!西门不凡始终未迎娶嫣倩柔为妻,说这小女孩是他们后人自是不对。可她……”脸上不置可否,嘴上仍往下讲:“可是好景不长,那男子虽说愚蠢,终究觉察到了一些端倪,见女子整日心不在焉无精打采的,细问之下才晓得原来是自己的父亲杀害她的父亲。他固然一时难以置信,与女子百般辩白,可她哪里肯信。说到愤激之处,两人动刀动剑,男子一心相让,可女子屡出杀招,记记取人性命。那男子万不料喜欢之人会如此恼恨自己,愈发心灰意冷,欲要束手待毙,可在关键之际还是出剑以求自保。双剑相击,情义剑竟而连断三截。男子气怒交迸,最后拂袖遁走,自此之后不再履涉江湖。
“事情却并未完结,那女子又不知从哪儿听到风声,当年杀父仇人另有其人,的的确确不是自己喜欢那男子的父亲所杀。可笑的是,她将两个完全不是同一路人的上辈人缚于一处。别人不晓得,那女子之父乃是一名江湖侠客;男子之父不是别人,正是那铸剑师的四徒弟西门圣。
“尔后几年,那女子就去寻得弑父真凶,套问之下果真是自己错怪了喜欢的男子;思悔之余再去寻找那男子时,穷天涯海角、千山万水,还是只觅到‘埋剑山’这一去处,那里正是男子埋下情义剑之处。于是她便在那里静静守候,想等男子回来,谁知几年后,那男子……唉!”轻叹了一声,打此顿住。
??阵中一人问:“怎么,那男子没再回来么?还是、还是含恨自刭死了?”
??名师龙缓缓摇头道:“都不是。六年后,那男子在埋剑山与女子邂逅之时己初为人父了;或许真的是天命吧,女子受不了打击,一气之下怒折无情剑,从此便没再回来过。有人说那女子跳海自尽,又有人说南园归隐。唉唉,反正是此后人生不如意啦。”言下大为惋惜。
“哼,什么无情剑,我看是笨蛋剑还差不多。那个女子简直蠢笨至极,还跳海自尽呢!啧啧,她当自己是列女么?居然肯为这种男子痴情?呸!全天下的男人本来便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是混蛋狗屁!”
??众人大惊失色,目视谩骂之人,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丝女郎,身上披着宽大男服,脸上不知为何顿现凶狠之情。????
??在场人,男子远较女子为多,这青丝女郎竟如此胆大,当着一干群男信口而骂。须知,树有皮,人有脸,群男中掉不下脸的倒有大半数朝她呵斥骂娘。
??原以为青丝女郎定会刀戈相向,不想她只对那爱管闲事的臭小子瞪着秀眼,神色极其怒不可遏,至于旁人如何责骂她却丝毫不在乎。
??如此吵闹着过了半晌,人声渐止。
??名师龙又道:“无情、情义双剑终究埋在一处。若干年之后,那男子的孩子长大,继父业仍旧铸剑为生,有幸得知双剑来历,便瞒着父亲偷偷敛集双剑废料。虽说这孩子天资聪颖,可炼剑技术实在差劲,没能炼成一柄好剑,这等好料反而糟蹋成了一堆寻常锈铜烂铁。
“天意作弄人罢了,倒是没想到天人双才会赶赴中原,得此一堆弃物,心下又是痛惜又是激动,不禁喟叹万分,便立誓定要炼出震烁古今的第一奇刃。
“真是有心人天不负,天人双才历经十轮寒暑炼出一柄‘鬼血魔刀',然而……这刀却成了江湖闻名丧胆的第一凶器。??
“想当年,有多少英雄豪杰惨死在这把刀下。那时江湖就传出:鬼血魔刀一怒,天下英雄尽诛!
“那逍遥、仙绝、如意、古侠、龙影、太虚等各家名剑均为此刀所损伤;如若非寻常名剑,早便断成了数截。
“不过,那鬼血魔刀存在的隐疾就是性情酗血,非午时三刻饱饮,锋口不可尖锐十分。
“话说鬼血魔刀称霸数十载,期间埋剑山又诞生出一位铸剑奇才,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夺得鬼血魔刀,用了封印‘索魂术'锁住魔刀灵窍。
“几百年来,鬼血魔刀刀锋变得连寻常菜刀都不及了,倒也没成什么大气候,估计是魔刀灵窍未解之故。”
??霸任冲忍不住脱口问道:“那帝罗刀是否也是给灵魂封印了?”
“不错。帝罗刀眼下又被老夫运‘封天劫’封印。不妨跟各位言明吧,当年的鬼血魔刀即是这把帝罗刀!”
??名师龙杨手一指,隐在紫霞光焰里头的刀光微微一颤,便又凝立不动。
“帝罗刀乃鬼血魔刀元神,到得老夫手中。早年封印‘索魂术'已破,魔刀魔性不减反而变本加厉。要想克制,仍须术师封印,可惜‘索魂术'玄力显然是不够啦。据老夫细加猜测,鬼血魔刀欲除魔性,须净其心,魔心若一解除,那便可忘本而生情。是故老夫又将之精心改造,终于成了今日的帝罗刀。
“不过话说回来,至于感化魔刀,实为刀主之责。其主若心如止水,想必魔刀亦会渐趋魔性;其主若心怵不正,那么魔刀旧脾很是难改。总而言之,其主……”
??突然,寰宇间一个苍老之声冷冷地打断话舌,道:“别尽是废话放狗屁,俺老头儿现下便要见识见识什么天下第一刀,嘿,是如何如何!”
??言语未毕,只见一位老人负手轻飘而至,举止潇洒已极。待一现身,众人只觉眼前一亮,说来奇怪,这老人浑身无端为一团青气襁裹,不能清楚真面目。再者,那青气诡秘异常,形同火幕,忽静忽动。
??群豪人人心道:“此人是谁,竟练得‘青幕幻影'?看来刀会形势必定险恶万分,我可要小心在意了,不到万不得已可不能贸然出手,免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下一个个不再庸人自扰,且瞧名师龙如何善了,以待静观其变。
??偏生那霸任冲好不知天高地厚,喝道:“他妈的,今日是祭刀大会,不是市井商贩买卖。你老头要再口出污言,可别怪老子事先不言明。哼哼,瞧你这身几斤几两肉,可还不够老子一拳打扁了。”
“你那么冲?居然敢在俺老头子面前自称‘老子’?”那老人嘻嘻一笑,“如此咱俩多亲近亲近。”????
“亲个……”霸任冲一个“屁”字未出口,便是“啊唷、啊唷”乱叫起来。??
??群豪尽皆异口同声道:“啊也!”亲眼目睹霸任冲右臂忽地里断落一截,可见那老人是在言语谈笑间痛下杀手的,但却并未发觉他身子微微动过分毫。这等情景,当真是奇哉怪也。若不亲见,传出风去准要给人嘲笑是一个十足的胡说八道。
“十三年,十三年,终于等到了你啦,哈哈哈……!”人群中蓦然几声狂笑大叫,听不出他究竟是在笑还是在哭。
“隐哥哥,隐哥哥……”姬儿在旁惊恐万状,随即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过脸颊。
??妈的,这臭小子莫不是失心疯了?三番五次地出来插科打诨,他到底在搞什么鬼?众人各自猜忌。有的猜想他故意装疯发傻,其目的只不过为了避免一场恶战,好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有的却猜想,这人之前便不是正常之人,这时候仅仅是原形毕露而已;又有人猜测,这小子定与那个青影老头是旧相识,说不定还是他的龟孙子,彼此演一出戏,其主要目的不过是得到那柄帝罗刀。一时间,各种神态在众人脸上呈现出来:愤怒、惊诧、幸灾乐祸、冷笑、鄙视……
??万不料隐几声笑罢,直如飞鸟越众而出,喝道:“老□□,你还认得老子吗?”
??那老人呵呵虐笑道:“又是一个自称老子长老子短的,有趣有趣……”
??姬儿唯恐她的隐哥哥有甚闪失,一直紧随其旁;这会儿见老人言语变化,暗叫糟糕。
??那老人却久久未加动手,睨了少年半晌,道:“小子是谁?俺老头儿性虽好杀,但总归要以‘莫须有'罪名加身者方才出手料理。”神色遽尔一寒,喝道;“说!你姓甚名谁?找俺老头儿是否一意求死?”
“哈哈哈!”隐仰天狂笑,随即又定下神来,咬牙几乎一字一顿道:“十三年前,帝都炎家镖局上上下下一百一十六口人死于非命,这笔血债我一定让你偿还,便是今日!”扣指虚弹,嗖地自指尖射出一道血液来。
??不,是玄灵火!天下第一名列第七位的玄灵火!
“怎么……怎么可能?!他、他小子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练成以玄力化玄火?……”群雄面面相觑。不是玄火,那又是什么?难道是鬼火???????
??隐不理会众人惊诧,继道:“为了这一天,我忍了那么久;为了负仇,我苦练绝世神功。哈哈哈,仇非敌、今日,你的命、我收定了!!!”
??听得“仇非敌”三个字,众人猛然回故。十多年前,江湖四魔王神秘地销声匿迹,不想其中的他会在祭刀大会中出现,谁都万万没有料到就是眼前之人。看来祭刀大会又将面临一场腥雨厮杀,祭刀会果真是以借众人之血来祭刀啊!

№0 ☆☆☆怀才不遇2012-08-01 19:35:51留言☆☆☆ 


哈哈哈,还是这里的环境好??
№1 ☆☆☆怀才不遇2012-08-01 19:41:5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