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沧海月明
主题:六合书·讲武堂(续)[157]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自己写的~不知道月JJ是否认可~月JJ进来看下吧^^
  不过我不是云焕饭啦,只是看讲武堂一直不写实在等不及了,嘻嘻,筒子们捧捧场吧,谢谢谢谢^^

  前文:“我只是卖承训的面子,不想看到他的得意弟子输的太惨而已……”飞廉微笑着,将扇子在手心敲了一敲,盯着冶陵,“即使现在看过了,你能想出什么法子逃过这一击么?”
  少年眉头蹙起,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也不怪你。虽然天分出众,可你毕竟只有十六岁,”飞廉叹了口气,转头看看承训,“罢了罢了,我好人做到底,就现教破解之法给冶陵吧!……我失利后,想了整整一年才想到那一式的破法。”
  “多谢。”承训校尉喜动颜色,连忙拉着弟子道谢。
  “也不必谢,事情难说得很。”飞廉看着眼前这个排位第一的少年,若有所思,“云焕那家伙……真是深不可测。我不知道他手里、还有多少这样的剑招不曾显露?”

  贵族少将淡淡地笑了起来,缓缓地抬起了右手,折扇蓦然以方才诡异的角度疾刺向冶陵,少年不由被那样的杀气震得后退了半步,与此同时飞廉的折扇已经离他的手腕不到一寸――然而下一个瞬间,黑衣的光辉一闪,飞廉的右手就这样擒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腕!那样看似漫不经意的一击,却准确地将先前凌厉的进攻生生地截住了。
  “看懂了吗?”飞廉松开了手,微笑地望着依然呆在原地的少年。
  黑衫的少年欣喜地抬起头来,凝视着面前的贵族少将,眼里满是感激。然而他立刻又察觉了自己的不敬,连忙再次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佩剑。
  云焕……云焕。八年了,现在,我终于可以破解你这一招……你一定不会想到。
  八年来,每个人都改变了好多,当年永阳坊里卑微赤贫的少年成了帝都讲武堂里的佼佼者,而云焕,一个同样平凡的铁城贱民,却成了整个帝都门阀都不敢小觑的破军少将――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招熟悉的手法――
  那一招让他在任何时刻都可以认出云焕的杀招!
  “冶陵,赶紧学学吧,时间快到了。”耳边蓦然传来承训校尉的声音。
  “是、是的。”他呐呐地开口,声音里有掩不住的喜悦。
  “看懂了罢?我要出手了。”对面的飞廉轻轻地笑着,询问面前的少年。见冶陵点了点头,便抬手向他刺去――手中的折扇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击向他的手腕,凌厉的杀气夹着劲风,完全不同于方才雍容懒散的贵族气质。
  冶陵蓦地一惊,学着飞廉少将先前的招式扬起右手,从另一个角度擒向对手的手腕,同样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一霎间竟截住了那样的一招!冶陵的右手扣着飞廉的脉门,让他的左手无法再向前半寸。
  少年诧异地望着自己的手指,仿佛不敢相信真的破解了这一招。
  “呵呵,毕竟是聪明的孩子,一学就会啊。”飞廉轻轻地挣开了手,用扇子敲打着手心,“承训,你也不必太为他担心了――云焕那家伙,也不定真能伤得了他呢。”

  先发一点上来~
№0 ☆☆☆竹殷2007-08-26 15:32:46留言☆☆☆ 


再来~
三、
  搏击课终于开始了。
  来自沧流帝国军团的五位少将和讲武堂的校尉一起站在大堂前部的台上,面前是一片肃穆的黑色。少年们的黑衫和他们的年龄完全不符,仿佛是墨色倾倒了,静默的颜色汇成了黑的海洋。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隐隐的杀气,在安静的大堂里显得诡异而压抑,如同他们衣饰黑暗的气氛,几乎要让人窒息。
  负责出科考试的承训校尉再次重申了规则,然后介绍了前来讲武堂的几位少将――其实这样做完全是多余的,毕竟五位少将、尤其是并称为“讲武堂双璧”的云焕、飞廉两位少将更是在讲武堂众人皆知。
  所有讲武堂的弟子,咬着牙忍受三年严酷训练的少年,不就是为了今后能像他们那样平步青云、出人头地吗?
  按照惯例,排位第一的讲武堂子弟,有权挑选军团前来少将作为对手。因此,在少将和其他讲武堂弟子对决之前,还要让最优秀的少年先选择自己的对手进行搏击。
  望着走上台来的黑衫弟子,承训校尉的眼里有深不见底的感慨:这个孩子一定会选择云焕少将作为对手的……很显然,三年来冶陵的发奋图强,就是为了这一天可以和云焕对决,这样倔强的孩子,和当年的自己很像呢……他爱怜地扫了一眼十六岁的少年,默默地叹惜。
  承训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情绪,依着程序开口询问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冶陵:“按照讲武堂的规矩,你可以选择你的对手。冶陵,你选择和哪位少将对决?”他的语调丝毫不带感情,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面前的黑衫少年低着头,衣裳都被汗水浸湿了,然而他的身上却有凛冽的杀气,使人不敢逼视。听见校尉的问话,冶陵依然没有抬头,只是一字一顿地回答:“云、焕、少、将。”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台下的黑色开始骚动,讲武堂弟子们不由和身边的同伴们讨论起来,不敢相信这个平时一直安安静静的平民少年竟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事情,甚至台上的帝国军团少将和讲武堂校尉也不由脱口惊呼――毕竟,云焕少将的严酷是出了名的,每年出科考试的搏击课上,讲武堂弟子们都想方设法地避开下手毫不留情的云焕少将,而这个只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却主动选择了云焕!
  连一直默然地看着冶陵的云焕眼里也有了震惊的神色,然而这种神情随即便被平时的冷酷代替了。他冷冷地向前,走向黑衫的少年,杀气冰冷地从身边扩散出来。
  “不要太狠了,云焕。”身侧文弱优雅的贵族轻轻地出言提醒。
  “连你也为他求情么,飞廉?”那个被喻为“破军”的男子却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有趣的孩子啊。”
  在擦身而过的刹那间,飞廉再次开口:“这个孩子,是永阳坊的。”
  但是云焕已经走到了冶陵面前,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同僚的话语。同样是平民出生的少将缓缓地握紧了身侧的佩剑,然而在看到充满杀气的少年的时候,那样冷漠的人眼里,竟然也有了止不住的诧异,握着佩剑的手一寸一寸地松开了――
  冶陵……冶陵!
  你为什么还要来?你为什么还要来!
  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个帝都是好地方,难道你真的相信我会背弃自己的誓言!冶陵……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来?!
  回忆和现实重叠起来,像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梦境――
  当年在铁城里天真地微笑的孩子,整天跟着自己的纯真少年,一切都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不过,连自己,也和当年不同了呢。
  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是什么破军少将,姐姐也不曾成为巫真圣女,云家只不过是铁城永阳坊里没有人注意的贱民。谁都可以支使,谁都可以欺辱。而那个叫冶陵的少年,则是他们一家的邻居、和他们一样的铁城贱民。在永阳坊里居住的男子,几乎都注定要成为铁城里的锻工,终身与冰冷的金属为伴。在还没有遇到师父、进入帝都讲武堂之前,他本来也认为自己要和千千万万的铁城贱民一样,流离在一间间的作坊里,没有希望、没有寄托地活着,依着固定的宿命过完卑微的一生。
月JJ进来看下吧~~~~
№1 ☆☆☆竹殷2007-08-26 15:41:54留言☆☆☆  引用


很不错嘛,赞!
№2 ☆☆☆璇玑2007-08-26 17:02:39留言☆☆☆  引用


加油,写得不错.
№3 ☆☆☆呜呜2007-08-27 10:26:21留言☆☆☆  引用


他了解这种命运,也曾经为之抗争,因为他的邻居、冶陵的哥哥冶胄就是铁城作坊里的锻工。那个健壮的冰族青年带着唯一的亲人、自己的弟弟冶陵住在自己家的对面,每天凌晨便要去城中的“断金坊”里劳作,直至暮色四合才能回到破落的家中。
然而这一户卑微的锻工,却成了云家在铁城时唯一的朋友。冶胄时常接济赤贫的云家,冶陵也常和他们姐弟在一起玩耍。寒微的永阳坊里,时常传出冶陵和云焰开心的笑声,偶尔自己也会陪这两个小鬼打架、游戏,然后一起等待冶胄的归来。他的大姐云烛会帮着冶胄兄弟做好简单的晚饭,他们虽然贫贱,却能安稳平静地生活。那样平凡而温暖的日子,完全不同于在沧流帝国军团里的严酷与压抑。
可是,以前天真的他,却因为不想成为冶胄那样卑微的锻工,不想继续卑贱地生活,而费尽心思地挤进了帝都讲武堂。
只有真正走进这个帝都的人,才会知道荣华富贵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种表面上的金碧辉煌只不过是在掩饰背后的肮脏与悲哀,骄傲的沧流帝国门阀也并不比铁城里的贱民幸福多少。在尔虞我诈的权势斗争中,他只能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彻底地没有了退路――当年永阳坊里的云家三姐弟的确卑微赤贫,却拥有比如今更快乐的生活。
他是不忍心看到冶陵也来到帝都的,那个总是缠着他的纯粹孩子,也要被变成自己这样的人了吗?
他已经叫冶陵不要来,可是……那个孩子,为什么一定要来!
先发一点~吃饭去~大家捧捧场把,帮忙指正啊^^
№4 ☆☆☆竹殷2007-08-27 17:46:46留言☆☆☆  引用


少了点什么
恩,是沧月文里锋利
但值得鼓励,不容易啊!~
№5 ☆☆☆揽月城2007-08-27 21:18:21留言☆☆☆  引用


她最近说喜欢干净温暖的文笔。。。而且她的犀利我实在模仿得太糟糕了。。。筒子们继续提意见啊~
№6 ☆☆☆竹殷2007-08-28 12:47:18留言☆☆☆  引用


哦,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失去少年时期的活力和应有的张扬,沧月也不例外,或许这就是她喜欢温暖的因素。
№7 ☆☆☆揽月城2007-08-28 17:31:10留言☆☆☆  引用


写得不错,有月J写飞廉的感觉,等不着月J来填坑,我就靠你了
我好喜欢飞廉啊~~~~
继续等着
№8 ☆☆☆谢晓寒2007-08-28 20:48:39留言☆☆☆  引用


??“少将,可以开始了吗?”承训校尉的声音蓦然传来,他不由一惊。
??“敢于向我挑战的人,真是不多见啊……”云焕少将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冶陵,既然你执意要来,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承训校尉,你的弟子果然了不起。”
??面前的讲武堂校尉恭敬地低着头,“是,少将。”
??他甚至不用转过头去,就知道冶陵已经准备好了对决――身后的杀气凛冽得如同秋冬的寒风,他凭着在讲武堂多年的经验可以感受到冶陵的气势和愤恨……似乎,还真有些像以前的云焕少将呢。
??但是,凭着冶陵的水平,依然很难胜过云焕少将啊……
??“好的,请几位少将先下台去等着。”承训轻轻地叹了口气,恭敬地走到四位少将的面前,开口。
??走到飞廉身边的时候,他看见昔日的好友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一眼。
他再次在心里默默地叹惜,然后对台下的讲武堂弟子说道:“台下的弟子退开一步,等会儿好好看着。”台下的黑色整齐地向后退了一步,宛如墨色的海浪从沙滩上落下。
??“现在,可以开始了。”承训校尉最后说了一句,也转身向台下走去,将云焕和冶陵留在了台上。
№9 ☆☆☆竹殷2007-08-29 10:16:39留言☆☆☆  引用


上帝啊,今天实在没有写字的感觉了!!而且现在WORD居然打不开了!!!自杀。。。下午再看看吧。。。我爸来了~
№10 ☆☆☆竹殷2007-08-29 10:19:47留言☆☆☆  引用


如果这是真的,那世界将会多么的美好
№11 ☆☆☆幻影2007-08-29 11:48:14留言☆☆☆  引用


顺便说一句,冶凌不该认得云焕那一招,当飞廉说那招是出自云焕时他是多么的惊讶.还有,当云焕去铁城时已经从师傅那出师了,云烛也已经是圣女了........
请原谅我的执着,谁叫我是云饭呢~_~
№12 ☆☆☆幻影2007-08-29 12:01:43留言☆☆☆  引用


快写啊,我等不及要知道飞廉看他们过招的表情了
№13 ☆☆☆谢晓寒2007-08-29 20:34:42留言☆☆☆  引用


感谢幻影同学的意见,从头到尾改了一遍……(没办法,因为我一直是苏稀饭,所以很少关注云焕,很多细节都没有注意)现在贴的是修改后的和新写的一段^^
前文:“我只是卖承训的面子,不想看到他的得意弟子输的太惨而已……”飞廉微笑着,将扇子在手心敲了一敲,盯着冶陵,“即使现在看过了,你能想出什么法子逃过这一击么?”
  少年眉头蹙起,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也不怪你。虽然天分出众,可你毕竟只有十六岁,”飞廉叹了口气,转头看看承训,“罢了罢了,我好人做到底,就现教破解之法给冶陵吧!……我失利后,想了整整一年才想到那一式的破法。”
  “多谢。”承训校尉喜动颜色,连忙拉着弟子道谢。
  “也不必谢,事情难说得很。”飞廉看着眼前这个排位第一的少年,若有所思,“云焕那家伙……真是深不可测。我不知道他手里、还有多少这样的剑招不曾显露?”
  
  贵族少将淡淡地笑了起来,缓缓地抬起了右手,折扇蓦然以方才诡异的角度疾刺向冶陵,少年不由被那样的杀气震得后退了半步,与此同时飞廉的折扇已经离他的手腕不到一寸――然而下一个瞬间,黑衣的光辉一闪,飞廉的右手就这样擒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腕!那样看似漫不经意的一击,却准确地将先前凌厉的进攻生生地截住了。
  “看懂了吗?”飞廉松开了手,微笑地望着依然呆在原地的少年。
  黑衫的少年欣喜地抬起头来,凝视着面前的贵族少将,眼里满是感激。然而他立刻又察觉了自己的不敬,连忙再次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佩剑。
  飞廉少将、飞廉少将……谢谢。现在,我终于可以对付云焕那个背信弃义的家伙了。
云焕,八年了,我知道你的武艺和以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今我不仅学会了讲武堂的武功,还知道了破解你武功的方法,所以,我一定要战胜你!只不过……现今的你,恐怕已忘记了曾经铁城永阳坊里寒微的锻工兄弟了罢?
  “冶陵,赶紧学学吧,时间快到了。”耳边蓦然传来承训校尉的声音。
  “是、是的。”他呐呐地开口,声音里有掩不住的喜悦。
  “看懂了罢?我要出手了。”对面的飞廉轻轻地笑着,询问面前的少年。见冶陵点了点头,便抬手向他刺去――手中的折扇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击向他的手腕,凌厉的杀气夹着劲风,完全不同于方才雍容懒散的贵族气质。
  冶陵蓦地一惊,学着飞廉少将先前的招式扬起右手,从另一个角度擒向对手的手腕,同样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一霎间竟截住了那样的一招!冶陵的右手扣着飞廉的脉门,让他的左手无法再向前半寸。
  少年诧异地望着自己的手指,仿佛不敢相信真的破解了这一招。
  “呵呵,毕竟是聪明的孩子,一学就会啊。”飞廉轻轻地挣开了手,用扇子敲打着手心,“承训,你也不必太为他担心了――云焕那家伙,也不定真能伤得了他呢。”
三、
  搏击课终于开始了。
  来自沧流帝国军团的五位少将和讲武堂的校尉一起站在大堂前部的台上,面前是一片肃穆的黑色。少年们的黑衫和他们的年龄完全不符,仿佛是墨色倾倒了,静默的颜色汇成了黑的海洋。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隐隐的杀气,在安静的大堂里显得诡异而压抑,如同他们衣饰黑暗的气氛,几乎要让人窒息。
  负责出科考试的承训校尉再次重申了规则,然后介绍了前来讲武堂的几位少将――其实这样做完全是多余的,毕竟五位少将、尤其是并称为“讲武堂双璧”的云焕、飞廉两位少将更是在讲武堂众人皆知。
  所有讲武堂的弟子,咬着牙忍受三年严酷训练的少年,不就是为了今后能像他们那样平步青云、出人头地吗?
按照惯例,排位第一的讲武堂子弟,有权挑选军团前来少将作为对手。因此,在少将和其他讲武堂弟子对决之前,还要让最优秀的少年先选择自己的对手进行搏击。
???? 望着走上台来的黑衫弟子,承训校尉的眼里有深不见底的感慨:这个孩子一定会选择云焕少将作为对手的……这样倔强的性子,和自己当年很像呢。他爱怜地扫了一眼十六岁的少年,默默地叹惜。
???? 承训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情绪,依着程序开口询问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冶陵:“按照讲武堂的规矩,你可以选择你的对手。冶陵,你选择和哪位少将对决?”他的语调丝毫不带感情,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 面前的黑衫少年低着头,衣裳都被汗水浸湿了,然而他的身上却有凛冽的杀气,使人不敢逼视。听见校尉的问话,冶陵依然没有抬头,只是一字一顿地回答:“云、焕、少、将。”
????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 台下的黑色开始骚动,讲武堂弟子们不由和身边的同伴们讨论起来,不敢相信这个平时一直安安静静的平民少年竟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事情,甚至台上的帝国军团少将和讲武堂校尉也不由脱口惊呼――毕竟,云焕少将的严酷是出了名的,每年出科考试的搏击课上,讲武堂弟子们都想方设法地避开下手毫不留情的云焕少将,而这个只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却主动选择了云焕!
???? 连一直默然地看着冶陵的云焕眼里也有了震惊的神色,然而这种神情随即便被平时的冷酷代替了。他冷冷地向前,走向黑衫的少年,杀气冰冷地从身边扩散出来。
?? “不要太狠了,云焕。”身侧文弱优雅的贵族轻轻地出言提醒。
?? “连你也为他求情么,飞廉?”那个被喻为“破军”的男子却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有趣的孩子啊。”
????在擦身而过的刹那间,飞廉再次开口:“这个孩子,是永阳坊的。”
????但是云焕已经走到了冶陵面前,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同僚的话语。同样是平民出生的少将缓缓地握紧了身侧的佩剑,然而在看到充满杀气的少年的时候,那样冷漠的人眼里,竟然也有了止不住的诧异,握着佩剑的手一寸一寸地松开了――
????冶陵……冶陵!
????你为什么还要来?你为什么还要来!
????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个帝都是好地方,难道你真的相信我会背弃自己的誓言!冶陵……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来?!
????回忆和现实重叠起来,像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梦境――
????当年在铁城里坚定而纯粹的孩子,总是在永阳坊里和云焰一起嬉闹的贫贱少年……一切都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不过,连自己,也和当年不同了呢。
????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是什么破军少将,姐姐也不曾成为巫真圣女,云家只不过是铁城永阳坊里没有人注意的贱民。而那个叫冶陵的少年和他的哥哥冶胄,则是他们一家的邻居、和他们一样的铁城贱民。在永阳坊里居住的男子,几乎都注定要成为铁城里的锻工,终身与冰冷的金属为伴。在还没有进入帝都讲武堂之前,他本来也认为自己要和千千万万的铁城贱民一样,流离在一间间的作坊里,依着固定的宿命过完卑微的一生。
????他了解这种命运,也曾经为之抗争,因为他的邻居、冶陵的哥哥冶胄就是铁城作坊里的锻工。那个健壮的冰族青年带着唯一的亲人、自己的弟弟冶陵住在自己家的对面,每天凌晨便要去城中的“断金坊”里劳作,直至暮色四合才能回到破落的家中。
他实在不想像冶胄那样,终身安于做一个铁城里无足轻重的锻工……一直以来,他想要的都是出人头地、睥睨天下。
????然而这一户卑微的锻工,却成了云家在铁城时唯一的朋友。冶胄时常接济赤贫的云家,冶陵也常和他们姐弟在一起玩耍。寒微的永阳坊里,时常传出冶陵和云焰开心的笑声,偶尔自己也会陪这两个小鬼打架、游戏,然后一起等待冶胄的归来。他的大姐云烛会帮着冶胄兄弟做好简单的晚饭,他们虽然贫贱,却能安稳平静地生活。那样平凡而温暖的日子,完全不同于在沧流帝国军团里的严酷与压抑。
????可是,以前天真的他,却因为不想成为铁城里普通而贫贱的锻工,不想继续卑微地生活,而费尽心思地挤进了帝都讲武堂。
????只有真正走进这个帝都的人,才会知道荣华富贵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种表面上的金碧辉煌只不过是在掩饰背后的肮脏与悲哀,骄傲的沧流帝国门阀也并不比铁城里的贱民幸福多少。在尔虞我诈的权势斗争中,他只能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彻底地没有了退路――当年永阳坊里的云家三姐弟的确卑微赤贫,却拥有比如今更快乐的生活。
????他是不忍心看到冶陵也来到帝都的,那个总是缠着他的纯粹孩子,也要被变成自己这样的人了吗?
????他已经叫冶陵不要来,可是……那个孩子,为什么一定要来!
????“少将,可以开始了吗?”承训校尉的声音蓦然传来,他不由一惊。
???? “敢于向我挑战的人,真是不多见啊……”云焕少将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冶陵,既然你执意要来,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承训校尉,你的弟子果然了不起。”
???? 面前的讲武堂校尉恭敬地低着头,“是,少将。”
???? 他甚至不用转过头去,就知道冶陵已经准备好了对决――身后的杀气凛冽得如同秋冬的寒风,他凭着在讲武堂多年的经验可以感受到冶陵的气势和愤恨……似乎,还真有些像以前的云焕少将呢。
???? 但是,凭着冶陵的水平,依然很难胜过云焕少将啊……
???? “好的,请几位少将先下台去等着。”承训轻轻地叹了口气,恭敬地走到四位少将的面前,开口。
???? 走到飞廉身边的时候,他看见昔日的好友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一眼。
????他再次在心里默默地叹惜,然后对台下的讲武堂弟子说道:“台下的弟子退开一步,等会儿好好看着。”台下的黑色整齐地向后退了一步,宛如墨色的海浪从沙滩上落下。
????“现在,可以开始了。”承训校尉最后说了一句,也转身向台下走去,将云焕和冶陵留在了台上。
????走到台子后面的时候,他看见方才走下台去的贵族少将远远地对他扬起了下巴,动作优雅却不欲引人注目。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黑衣的少将便对身边的同僚低声说了什么,然后向着外边的空地走去。
?? 他急忙跟上,和飞廉一前一后地走到了那棵桫椤树下。风吹动了叶子,纷纷的落叶夹着桫椤树玉白色的花瓣,昔日的好友随意地靠在树干上,衣襟飞扬。
?? “你来啦。”见到承训来了,飞廉微笑着问道,“你说……那个孩子能胜么?”
?? 承训低着头,看不清飞廉的表情,只是恭敬地回答:“那要看冶陵的本事了。”
?? 飞廉少将在这个时候叫自己过来,恐怕不是问一句话那么简单的事情吧?
?? “呵呵,也是……”飞廉望着比自己低了三级的好友,淡淡地笑着,“你的弟子是首座的成绩,云焕那家伙又是征天军团勇冠三军的战士,当年在讲武堂出科考试时也是第一……这样看来,真是棋逢对手啊。”
?? “那是。这孩子有时候,比云焕少将还倔强呢。”提起自己的得意门生,承训不由露出了自豪的表情,然而想起场上正在进行的对决,不由又皱起了眉头――就算冶陵天资聪颖、成绩出众,又学会了飞廉少将教的破解之术,可是要对付被誉为“破军”的云焕少将,也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 飞廉靠着桫椤树,挑起了细长的眉:“对了……承训,那个孩子以前,认识云焕吗?”
?? 承训愕然地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好友,凝眉思索:“冶陵在讲武堂的时候,似乎从来没有提到过他跟云焕有什么关系。”
?? “那他有没有跟其他人提到过云焕?”飞廉却认真地问道。
?? 身后桫椤树的花瓣在风中旋转散落,有几片甚至飘到了他的肩上,玉白的花瓣在他的黑衣上显得纯净而雍容。黑衣的少将轻轻耸了耸肩,将白色的花瓣掸落,眼睛却一直盯着承训校尉。
?? “其他人……?”听到这句话,承训忽然苦笑起来,“哪个贵族出生的弟子会跟他来往呢?再说,除了平常授课提问之外,那个小家伙几乎也从不说话。”
?? 飞廉叹了口气,重重地靠到了桫椤树上,树叶和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也是啊。那就是说,都没人知道冶陵过去的事情了?”
?? “嗯……我只是从卷宗上看到,他来讲武堂之前住在铁城的永阳坊里面。听说云焕少将以前也住在那个里巷里,他们或许见过吧。”承训校尉回想着,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飞廉少将,冶陵那个孩子,是不是曾经和云焕少将有什么过节?”
?? 飞廉笑笑,“也许吧。不然,哪个讲武堂的弟子会蠢到自己要去和云焕挑战?”
?? 看见好友担心的神情,他还是补上了一句:“不过,你那个宝贝徒弟的武功,就算不能取胜,也足以自保了。”
??“但愿如此。”承训校尉凝视着满地的落花和桫椤树的叶子,缓缓说道。
??“所以呀,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云焕和冶陵的事情,我尽量去调解。”飞廉扫了一眼地上的叶子和花瓣,故作轻松地开口,向正在进行搏击的正厅走去,“走,我们进去看看,说不定那个孩子能胜过云焕呢。”
№14 ☆☆☆竹殷2007-08-30 17:30:55留言☆☆☆  引用


沧月不拿你当枪手是她的失败
№15 ☆☆☆慕容修2007-08-31 15:41:19留言☆☆☆  引用


承训迟疑地跟上,踩过了地上的叶片和落花。很奇怪,还是夏天,这棵树就开始落叶了。讲武堂的校尉一边思索一边缓缓走着,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落于飞廉数十步的距离。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自然知道绝对不能再去追问飞廉任何事情。然而毕竟是关心自己的弟子,无论如何,他也要要尽量想办法帮助冶陵、从中调解,不让这个倔强的孩子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得罪了如今炙手可热的云家。
“飞廉,”想了许久,承训还是叫住了头也不回地走向正厅的军人,“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冶陵那孩子,会不会、会不会……”
贵族出身的少将停住了脚步,回头微笑:“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承训,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他们比得怎么样了吧。”
承训轻轻地叹了口气,迈步追上了飞廉。
他没有看见,飞廉的眼里,蓦然露出了深不见底的感慨和猜测。
一走进正厅,凌厉的杀气立刻扑面而来!
那样逼人的压迫力,夹着比武时的劲风,让飞廉这样的人都为之一震。讲武堂弟子的黑衣是凝固的苍凉,只为衬出台上两个人的对决。压抑的黑色在刀光剑影之中显得有些缥缈,像定住了的风。
云焕使用的是一柄讲武堂里最常见的佩剑,银白色的长剑在他的手中折转自如,居然丝毫不逊于名震天下的光剑,剑光闪过,在对手面前划过了一道又一道冰冷的弧。冶陵手中的剑游走在剑光耀眼的银白之中,阻挡着云焕攻到自己身旁。少年和军人已不知拆了多少招,却丝毫不显弱势。
“你的弟子,了不起啊。”剑气的呼啸之中,飞廉微笑着转头,对承训说道。
承训校尉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子竟有如此实力,只好低着头呐呐地应答:“多亏了飞廉少将指点。”
“对了,都到了正厅里面了,你还是去照顾其他的弟子罢。”飞廉蓦然醒悟,笑笑――如果别人发现方才他们一起出去了,又免不了有好多闲话。
承训点头答应,转身向台后走去。然而当飞廉再次抬头看向台上时,却见云焕竟然使出了空桑剑圣门下的武功!
那一招“问天何寿”虽然是由普通的铁剑发出,却同样凌厉逼人,剑气吞吐,横劈向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冶陵的黑衣被云焕佩剑带起的劲风震得猎猎飞扬,在那一瞬间飞廉几乎要喊出声来。少年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快步向后退去,同时转身发出讲武堂里练得万分熟悉的一招“拨”,用自己的佩剑击向云焕的剑,想要将对手拦住。
冶陵记得,承训校尉说过,这一招如果用得好,可以起到四两拔千斤的作用――否则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招式可以对付剑圣门下的剑法。
但是他没有想到,云焕没有用力抵住他的剑,也没有改变招式,沧流帝国的军人就这样顺着他阻挡的力量举剑刺向对手!银白色的佩剑顺着冶陵的剑绵延过去,剑气直逼向少年,这个时候,除非冶陵立时弃剑,否则云焕的长剑就将直入他的胸口!
想也不想地,冶陵翻转手腕,扔下了手中的剑,同时左手迅速地从腰际拔出了军刀斩向云焕!军刀穿越了云焕身旁的剑气,以眼睛难以看清的速度逼向对手中路的空门。云焕右手撤回来剑,左手却如同利刃一般朝着冶陵的军刀抓去。
仅仅是一刹那。
少年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剧烈的痛苦就顺着军刀蔓延到了自己手上,仿佛手指都断了一般,军刀蓦然应手而落!
№16 ☆☆☆竹殷2007-08-31 17:44:15留言☆☆☆  引用


楼主太感谢你了.........><
你不会介意我再罗嗦一句吧??那个.....我想空桑剑圣的剑法除了巫彭应该没人认得吧??
加油啊.......
№17 ☆☆☆幻影2007-08-31 18:38:43留言☆☆☆  引用


额,幻影同学真是忠实的云焕饭啊……
不过云焕在铁城的时候就已经学过了剑圣的剑法,所以跟他关系还不错的冶陵应该也知道一部分啊~至于飞廉,估计过去他是知道的,毕竟在讲武堂和云焕同窗了那么久,而且云焕在征天军团的时候还整天佩着光剑,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剑圣门下了(这个问题见双城里面屠城的那一段)……
当然感谢LS的,现在慢慢觉得云焕有的时候也有些可爱了^^(不过不如我们家苏苏的,嘻嘻`````)
№18 ☆☆☆竹殷2007-08-31 20:24:40留言☆☆☆  引用


沧月笔下的云少将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这与原著还是有一定的偏差。但是文笔很温暖,又有自己的一番□□
№19 ☆☆☆月语神音2007-09-01 13:04:42留言☆☆☆  引用


我很喜欢飞廉和云焕,你写的很不错。
№20 ☆☆☆月语神音2007-09-01 13:07:41留言☆☆☆  引用

登陆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