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语迟休问
主题:金陵女子四十四[2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这天吃过晚饭,秀贞与迎春一道来看玉茜,玉茜正靠在软枕上和阿盈说话,见她们进房,忙唤阿盈倒茶。秀贞坐到床边,拉着玉茜的手道:“这几天手忙脚乱,也没过来看你,你觉得怎么样?”玉茜道:“这两天还凑合。”阿盈端茶盘过来,粉定杯子里浮着几片碧叶,玉茜向迎春微笑道:“我这里没有好茶,四弟妹别笑话。”迎春笑道:“三嫂太客气了。”
秀贞瞅了瞅玉茜道:“你可瘦得多了。”又问玉茜的病,玉茜只说肝脾失疏,并不提经行不准之事,正闲话间,见阿拂来寻迎春,说是三太太找她有事,秀贞便道:“你快去吧,别让三娘着急,我再坐一会儿。”
玉茜看着迎春的背影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必是为了珠儿回去,吕妈没了位置的事。”秀贞笑道:“若是平常,还真没她的位置,不过现在每天都要施粥,母亲的意思,是另设出一个小厨房,拨几个人专做这件事,也免得误了正经饭时。”玉茜笑道:“母亲想的原很周到,不过大嫂你是知道的,府里这些妈妈大姐们,东西过手,哪个是处润不沾的,你又是个宽厚人,她们越发没个惧怕,只怕没赈了灾民,倒先赈了她们自己。”
秀贞怔了怔笑道:“我倒没想这么多。”又道:“你快些好吧,我也卸下这副担子。”玉茜笑道:“可别这么说,我没来之前,你不一样管得妥妥当当。何况现在还有迎春帮你。”秀贞道:“你没来之前,我凡事都问母亲。这两年不管事,连一些成例都想不起来了。迎春虽细心,但她跟我差不多,性子又软,嘴巴又笨,哪里说得动那些人。”
玉茜只是微笑不语,秀贞道:“你笑什么?”玉茜笑道:“性子又软,嘴巴又笨,这八字考语可是冤枉迎春了。”秀贞怕她说出什么刻薄的话来,便转过话题问道:“老三这些日子都在家吧。”玉茜淡淡道:“我也懒得问,大概在吧。”秀贞叹了口气道:“他既知道错了,你便给他个梯子下也没什么,夫妻一场,何必非要占那个上风呢。”玉茜笑道:“我当大嫂是真心来看我,却原来是替母亲当说客。”
秀贞道:“来看你也好,当说客也罢,母亲总是为你们两口子好。”玉茜沉吟道:“我知道她老人家是好意。只是大嫂,你也替我想想,我病得快要死的时候,他都不回来看一眼,现在他那边落了空,想回头就回头,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么?可笑他抛家撇业一门心思去趋奉人家,结果人家把他给耍了,就算我肯原谅他,他也没脸进这个门吧。”
秀贞听她说话语气中愤恨不减,自己又素来口拙,一时也没话驳她,便道:“你不会真想离婚吧,别说咱们这个家,就是你娘家也是决不能答应的。”玉茜道:“不离也不过就是守着这个虚名罢了,女人离了男人,也未必不能活。像大嫂你一个人带着珊儿瑶儿,不也过得很好吗?”秀贞苦笑道:“你好的不比,跟我这没用的比什么。”玉茜道:“话不是这么说,与其看着生气,倒不如一个人清清静静的好。”
秀贞笑道:“你这是赌气的话,我不跟你犟,等过些时候你消了气再说罢。”玉茜笑了笑,也不再往下说,秀贞说了些近日管家琐事,看天色不早,便告辞了,玉茜要起身送她,被秀贞拦住,玉茜便叫阿盈替她相送。
在走廊里遇见思源,思源笑道:“大嫂不再坐一会儿?”秀贞笑道:“再晚回去,那两个丫头又该闹了。”又劝阿盈止步,思源向阿盈道:“去拿盏灯来,我送大嫂回去。”秀贞忙道:“不必了,天还很亮。”看了思源一眼道:“母亲都替你们着急,你自己倒这样不紧不慢的。”思源只是低头不说话,秀贞也不便多说,便自去了。
思源回头问阿盈道:“她这几天好了些吗?” 阿盈道:“她?她是谁啊?”思源见阿盈装傻,只得硬着头皮道:“你们小姐,吃了这几副药见好了吧。”阿盈哼一声道:“总算没给姑爷气死。现在才问,不嫌晚了点么?”思源笑道:“我是你仇人么,这么跟我说话。”阿盈抿嘴笑道:“姑爷待我们小姐,可跟待仇人差不多。”
思源见秀贞过来探病,想必会劝解玉茜,本想借机会进房说上一两句话,说不定夫妻就此和好,现在听阿盈这种口气,可以想见玉茜的态度,况且晓莺之事,让她看尽了笑话,自己怎么靦然求和?退一万步说,纵然他肯服软,玉茜也未必会善罢,到时候得寸进尺不依不饶,事事被她压制,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这样想着,觉得不如且待几日,当务之急是让父亲早些消气。因何昂夫主持义赈,施衣施药种种都需有人承办,思源为求表现,一连十多天都是早出晚归,这天回来早些,夕阳犹照,园中菊叶披离,已是半残时节。思源且赏且行,转过廊柱,却见玉茜阿盈主婢从对面走过来,他自上次和玉茜大吵后,一直冷战,这时见她虽清减了些,却是面色红润,想来身上的病已无大碍。他稳了稳神,踏上一步,陪笑道:“你今天――”玉茜却恍如不见,侧过头去跟阿盈说话,堪堪擦肩而过,竟把他讪在当场,阿盈忍不住扑哧一笑。
当着阿盈的面,思源实在老不起脸皮再追上去,便折而向西,去寻思澜,不想思澜还没回来,他左右无事,便问思泽道:“你笛子学得怎么样了?”思泽笑道:“还差得远呢。”蕴萍笑道:“吹一支让三哥指正一下。”思泽去自己的房间取笛子,思源方才就听见里屋隐约有说话声,这时静下来,只听三太太的声音道:“你便是要兴利除弊,也犯不着拿自己人开刀。”蕴萍皱眉,喊道:“妈,三哥来了。”
不一时三太太推门而出,身后跟着迎春。思源起身叫了声三娘,三太太道:“三少爷快坐,少奶奶好些了吗?”思源笑道:“小病而已,已经没事了。”三太太道:“那就好。”思源见她虽是应酬如常,脸上神气却不那么自然,不愿再坐,待思泽回来,只应酬几句便找个借口先走了。
思源一走,三太太便皱眉道:“你也是,怎么不早点喊一声。”蕴萍道:“谁让你说话那么大声。不就是为了辞掉老吕妈那件事么,她自己手脚不干净,你埋怨四嫂有什么用。”三太太啐道:“放屁,你小孩子家家懂得什么。”转脸向迎春道:“你若想立威,就该拿那些不服你的做法,怎么连个亲疏远近都不明白呢?你再公正,那起人也未必说你一句好。现在老吕妈也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犯,你便让她回去吧。况且她管这个厨房,是太太亲口答应的,你让她回去,大少奶奶也不会说什么。”
迎春静静地道:“妈,我不敢说有多公正,只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老吕妈胆子太大,我看过这两天的粥,稀得不成样子,现在办赈,各方有许多眼睛看着,若让人说一句何家沽名钓誉,就不好了。”三太太冷笑道:“你倒会拿大帽子压人,不过是百十块钱的事,就会坏了何家的名声了?看来我这婆婆说不动你,我自己求太太去,就不信她会给我钉子碰。” 说着便往外走,思澜正从门外进来,迎面遇上,顺手扶住三太太问:“妈,你去哪儿?”三太太哼道:“问问你的好媳妇吧。”
思澜不解,蕴萍便把事情大概说了,思澜劝道:“三嫂的病已经好了,重新管家,一定会查这段时间的帐,她现在不处置,到时候让人家处置了,反而不好看。我记得老吕妈的小儿子也有十几岁了,鸿业三厂正招学徒工,不如让他去试试,学门手艺,也算有一技之长,岂不比让他妈妈回来强。”
这番话若是迎春说,三太太只会更生厌,但思澜说来,便易于见听,况且她只是作给迎春看,也不会真的去找何太太那样不识相,正好借此收蓬,只是嘴上仍道:“我就知道你会帮你媳妇说话,罢了罢了,也算是给人家一个交代。”
思澜怕三太太絮絮不休,瞥见思泽手中执笛,便笑道:“最近学了什么曲子,让我们欣赏欣赏。”蕴萍笑道:“三哥这人最要不得,思泽拿来笛子,他又走了。”思澜笑道:“我虽然不会吹,可是会听,也未必不如三哥了。”看了看窗外又道:“到外面去吹吧,今天月色不错。”几人来到屋外,思泽靠在一根廊柱上,抹了抹笛孔,缓缓吹奏起来。
思澜走到迎春身边,牵了她的手,静听思泽吹笛。迎春看向思澜,思澜向她眨了眨眠,迎春一笑,从前听人吹笛的时候,总免不了要想起思涯,再亮润的笛音亦觉清泠,但此刻偎着思澜,感觉他的手温暖地握着她的,那笛音也仿佛欢悦明媚起来,转转折折,一段故事完,一段故事起,日升月上,暮暮朝朝,这个人与她同看。
一曲终了,思泽笑道:“怎么样?我总觉得不好,又说不出哪里不好。”迎春只觉这一曲圆转自如,毫无凝涩之处,可见是下了功夫的。但小孩子心思简单,比不得欧阳方竹经过一番红尘悲喜,甚至也没有思涯的指下蕴藉,曲子虽熟,难免有声无韵,欠了几分宛转意绪,这又不是思泽的年纪可以强求的了。却听思澜笑道:“只怕二哥在这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等义演时,就请你给凤鸣玉伴奏好不好?”
蕴萍笑道:“听说这次义演,还有不少太太小姐票戏呢,若真让思泽给凤鸣玉伴奏,还真是个不错的差事。”思泽笑道:“要是咱们家四小姐敢上台,我也不怕丢丑。”蕴萍笑道:“我如果像三嫂一样,昆腔皮簧样样来得,还怕上台么?”几人说笑着回到屋里,三太太拿了水烟袋在手,刚把纸捻吹着,见他们进来,眼皮也不抬一下。
思澜道:“我去看看璎儿。”便拉着迎春回房,李妈已拍着孩子睡下了,阿拂见他们回来,便去放洗澡水,思澜道:“我答应了思沛今天教他下棋,偏又这么晚了。”迎春知他是顾忌何昂夫不在,婉如年纪又轻,晚上去怕人说闲话,便道:“答应了小孩子别失信,我跟你一起去吧。”
其实八点多也并不算晚,各处灯火烨烨,两人沿石板路走着,迎春手里提着一盏白纱灯,思澜笑道:“这么亮,都说不用拿它了。”迎春道:“万一回来时黑了呢。”思澜拿着她的另一只手塞在自己的袖筒里,笑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想给你渥渥手,你死活不让,好像我要占你便宜似的。”
迎春想起小时候的事,也不禁好笑,“难道不是么?”思澜笑道:“天地良心,我那时全是一番好意。”顿一顿又笑,“现在才是不怀好意。”说着蓦地回身去吻迎春,迎春吃了一惊,灯笼从手中滑落,嗔道:“你看你。”思澜笑嘻嘻地拾起灯笼,自行提着,灯影摇曳,迎春一步步踏在影子上,倒有些重回少年时的感觉。
携手缓行,又说起搬家的事,思澜道:“原来的地方有些小了,你喜欢哪里,咱们重新挑一处。”迎春想了想道:“云琅轩后面,不是空着五六间屋子么,我看那里就很好。”思澜道:“那里宽敞倒是够宽敞,就是离湖太近,秋冬两季怕有些冷。”迎春道:“离湖近才好,现在屋子里有暖气,也冷不到哪里去。”
思澜笑道:“说的也是,咱们以后可以每天早晨划船过这边来。”迎春笑道:“院子里那几株梨树长得最好,到了春天,一树花一树雪,搬把藤椅在树下,低头看书,抬头看花,再惬意不过。”思澜笑道:“听你这一说,我都等不及想立刻搬了。”
说话间到了婉茹处,小婵一见他们便笑道:“快请进,小少爷不知念了多少遍了。”又回头喊思沛,只见一个小身影跌跌撞撞跑出来,一头扎在思澜怀里,思澜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你再胖下去,四哥就抱不动了。”说着抱起思沛向里走,婉茹一边笑向他们招呼,一边呵斥思沛下来。思沛道:“四哥说他现在还抱得动,等他抱不动我再下来。”
说得众人都笑起来,摆上棋盘,思沛又扯着思澜讲梁山好汉的故事,思沛于这些哥哥姐姐中,最喜欢缠思澜,思澜也爱逗他,两人嘻嘻哈哈笑个不停,一闹闹到近十点,思沛全无睡意,思澜却不能不走了。婉茹笑道:“这孩子,你不睡觉,你四哥明天还要上班呢。”一直送到门外,拉着迎春的手道:“你没事的时候,就抱璎儿过来坐坐。我常想过去看你的,你知道――”笑了笑又住口,迎春自是明白她的意思。
倏忽又是月末,迎春整理好帐薄,同秀贞一齐到上房,秀贞当着何太太的面将帐薄和钥匙交给玉茜,玉茜只推身体还未大好,不肯接,何太太道:“你还是接过去吧。韩太太高太太她们办了个女子义赈会,她们两个还要帮我张罗那边的事。”玉茜这才接了。
这女子义赈会由基督教会发起,几位名流太太襄赞,主持具体事务的是一位金陵女大的教员卫小姐。眼看入冬,灾民无以御寒,何太太便加紧购制了几百件棉衣,这天上午,秀贞和迎春便陪着何太太一起送棉衣到义赈会。
秀贞望着迎上来的卫小姐,低声向迎春道:“原来是个洋女人。”迎春早就知道金陵女子大学是教会学校,教员多是传教士,卫小姐是外国人也不算意外,听她同何太太道谢,中国话说得很不错,只是语调还有几分生硬。何太太又介绍秀贞迎春给她认识,卫小姐在胸前划个十字道,愿上帝保佑你们。
义赈会里人手不够,何家女眷有时也会跟着一起去募捐,有时也会到医院帮忙护理,但这些小姐少奶奶们平日在家,从来都是丫头老妈子服侍的,哪里会服侍人,畏难也是常情,因此多愿去宴会舞会募捐,只有迎春一直坚持去医院。
那卫小姐常说,人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能帮助到社会和别人,生命才更丰盛。迎春不懂他们的教义,但能帮人总是好的。灾民中有很多女子,不知以后如何安顿,迎春甚至会想,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到何家,或许便是她们其中的一员,因有切肤之感,所以更加关心,回去同思澜商量,想效仿南通张謇的女工传习所,成立个一个镂花厂来安顿这些女子,起码可以让她们做到自养自足。
№0 ☆☆☆休相问2006-12-11 19:47:09留言☆☆☆ 


这个沙发我占得舒服,哈哈
№1 ☆☆☆fd2006-12-11 19:47:57留言☆☆☆  引用


怎么也是沙发第二。
№2 ☆☆☆may2006-12-11 21:22:46留言☆☆☆  引用


终于有更新,不枉我每天来看几遭
№3 ☆☆☆茜草2006-12-11 22:15:35留言☆☆☆  引用


又见更新,  高兴 :)
№4 ☆☆☆nk282006-12-11 23:08:42留言☆☆☆  引用


这章温暖。
迎春渐露锋芒。
№5 ☆☆☆guest2006-12-12 00:08:18留言☆☆☆  引用


谢谢休休,又看到更新了。
№6 ☆☆☆dudu2006-12-12 00:16:25留言☆☆☆  引用


迎春眼里终于有思阑了
№7 ☆☆☆2006-12-12 12:52:53留言☆☆☆  引用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迎春看上去木,但比精明厉害的玉茜不知幸福多少
№8 ☆☆☆海边绿树2006-12-12 19:58:50留言☆☆☆  引用


迎春毕竟要比这些养尊处优的太太小姐处事更全面些。
№9 ☆☆☆ddxx2006-12-12 21:16:50留言☆☆☆  引用


思澜的一片深情终于占据了迎春的心.
玉茜做事是以面子第一,迎春则是真诚而踏实.
№10 ☆☆☆chinchin2006-12-13 00:55:27留言☆☆☆  引用


可笑他抛家撇业一门心思去趋奉人家,结果人家把他给耍了,退阄铱显滤裁涣辰飧雒虐伞!?
我看来总是乱码,大家也是这个情况吗?
№11 ☆☆☆windbell2006-12-13 04:09:28留言☆☆☆  引用


好像没有乱码啊。
细细看着,好似小时候抿着蛋糕的感觉,知道吃一口少一口,全心感受,每一口的香甜绵软。
玉茜也是可怜,虽说可怜人自有可恨处,但摊上思源这样的,谁能幸福呢?放了现代肯定也是一个女强人。仁者无忧,智者无惑,勇者无惧,幸运者无敌,咱们迎春啥都占了啊,呵呵。
№12 ☆☆☆abc2006-12-13 17:51:33留言☆☆☆  引用


呵呵
看见更新
是我今天惟一高兴的事

很庆幸
№13 ☆☆☆乘风归去2006-12-15 00:07:34留言☆☆☆  引用


up
№14 ☆☆☆= =2014-12-17 20:42:49留言☆☆☆  引用


up
№15 ☆☆☆= =2014-12-17 20:54:50留言☆☆☆  引用


№16 ☆☆☆= =2015-02-27 20:15:05留言☆☆☆  引用


up
№17 ☆☆☆= =2015-03-12 22:39:21留言☆☆☆  引用


up
№18 ☆☆☆感谢休大2015-03-21 12:13:14留言☆☆☆  引用


态度上很温和,原则上又很坚持。迎春做人事管理的工作,最合适不过
№19 ☆☆☆= =2015-03-31 05:21:37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