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流光水舍
主题:《谢相》第八版番外——画影[3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谢相》第八版——画影

PS:这是《谢相》第八版的番外,全新的体系,和第七版的卷一剧情完全不同……第八版从序传开始写,很多原始设定都要改,以后发现BUG也随时修订,^^。

  独孤绘得一手好画。
  身在天家,皇后长子,满月封王八岁为太子,独孤处境优渥已极,师从夫子教他的人,都有几手冠绝天下的技艺。
  技艺这种东西,太迷了不行,所谓玩物丧志。但丝毫不会,在众多或是儒雅或是风流的文臣武将前,也不好看,因此独孤在笛、画、棋上颇有建树。
  一向自得自负,哪里晓得人生有时就是出人意料,年少时节,竟遇上个与他不相上下的人。
  那人姓郑名雍,初遇时怀抱琵琶,奏了一曲天籁之音。
  那时,他人甚至在马上。
  甚至,年纪也很小。
  比他小上许多。
  独孤并没有注意到郑雍何时出现,那时他正专注于与人斗笛,他不能相信,在这乡野之地,竟有比身为太子的他名师教导勤学苦练仍然不能匹敌的吹笛之人。
  那人还是这样年轻,身份只是一个下人。
  独孤身边从人多,那年斗笛,他带一部乐陪奏,那人只有一只笛子。
  孤零零的笛音渐渐淹没在他的一部乐里。
  虽然声音还是这样的清亮。
  没有人发觉什么时候多了琵琶的伴奏,脆如珠玉落盘般的音色配合那人的笛子,悠然传唱天际。
  一曲已毕,独孤才发现前方多了一匹马与一个人。
  人坐在马上,怀抱琵琶和拨板,少年蓝色的眼睛安静地看向他。
  独孤皱眉时,少年微微笑了笑。
  “为何干扰我?”独孤问了。
  “好笛子,自然要有好琵琶来配。”少年一口吴地口音,态度十分自然,对独孤横眉怒目,似乎半点没放在心上。
  “不请自来,失礼。”独孤语气重了几分。
  “以多胜少,亦失礼。”少年不动声色,秀逸面庞上的神情不似他的话那样淡然,眼里一丝慵懒。
  独孤是时语塞,少年瞧着他,蓝眼睛里悄然逸出一抹笑。
  唇角弯起了,却只有有趣,而无得意。
  少年与那人,惺惺相息。
  对自己,眼睛没有看独孤,少年蓝色的一如天空一样的眼睛,没有看独孤。
  异常冷淡的,少年有礼的和独孤打过招呼,独孤有些恼,他却笑了。
  “仗势欺人可不好,世家公子,要有与身份匹配的气度。”
  他的语气很是真诚。
  独孤一瞬间,觉得面红耳赤。
  少年只是路过,话说完了,少年便策马离开。
  那天别后,晚上他在行馆为少年绘了一张小像。
  这是独孤与少年的初遇。
  那张小像,是独孤为少年画的第一副画影。
  然而和许久以后不同,对这副他凭借记忆画出的少年画影独孤十分满意。
  独孤画这画,是要属下去寻人。
  很快查到此人消息。
  姓郑名雍,出身荥阳郑氏,父为京官郑孝知,祖父为儒家大师郑裴。
  独孤那时心里负气,想看看这人究竟什么来头,竟然连自己都敢教训,然而查到他的名字出身,独孤的气却消了许多。
  世族子弟,骄傲如此,他早有听闻。
  何必和个孩子一般见识。
  独孤这么想。
  后来再度相见,那少年,似乎全无芥蒂似的朝自己微笑。
  那时让自己不服气的人伤了手,不能持笛,而有人故意上门找茬,独孤又觉得恼。他病了,我尚没赢,你上门来找事,岂不是和我过不去。
  当下便傲慢的走出人群道,他接来人的斗笛。
  名叫郑雍的少年便是那时朝自己微笑的。
  独孤一怔,想不到会得到这样待遇,倒有点惊讶。
  少年朝他眨眼,眼神里有一丝调皮。
  “我只帮顺眼的人。”
  还是轻描淡写的语气,独孤委实觉得他不可亲,这样傲慢他可不习惯,于是皱眉欲拒绝。可少年近了,独孤却嗅见了荷花盛开般的清芳,少年蓝色的眼瞳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笑意开在他的眼底,就象春天柔和的清风。
  而春天已经来了。
  独孤毕竟还是喜欢春天,喜欢春天的风,原来极看不顺眼的这点小小的傲慢,为这春风一样的笑,独孤决定把拒绝吞回去。
  独孤吹笛,少年为他琵琶相伴。
  这是第一次,他们合奏。
  事情解决以后,独孤问少年需要什么酬劳。
  少年楞了,看了他半天,淡淡的开口。
  “这么做,便是折辱我了。”
  他没有和独孤道别,便走了。
  当夜独孤又为少年绘了一副画影。
  他知道有些事,适用于别人,也许不适用于少年。
  送与少年,少年很是惊讶,独孤不习惯道歉,笑笑问他要不要。
  “不要便烧了。”
  少年迟疑的时候,独孤作势欲抢回画。
  少年听了,又一楞,忽然便笑了出来,开怀大笑。
  “你呀,还真是个不老实的人。”
  唉,这句话独孤委实不爱听,那天反变成他气跑了。
  画却是留在那少年手上,由不得他拒绝。
  后来见得多了,由陌上,至汉山,说不清是什么因果,他们总是相见。熟了,知晓对方的名字,他是荥殃郑雍,自己是颍川郭玄。
  交情渐深,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独孤接到父亲病危消息,欲携郑雍回京,却被他拒绝。
  郑雍说自己半年之后即将出海远游,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用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世界有多大,用笔记下各地风土人情。
  少年谈起理想,神采飞扬。
  人各有志,独孤笑笑,对少年的决绝不以为意,还有一些羡慕。
  临行前,他又为少年画了一副画影。
  连少年都说传神,九分类己。
  独孤满意的笑了。
  他以为此后一别相会无期。
  而后独孤成了皇帝。
  而后他又见到了少年,因为自己的旨意被迫上京应试的少年。
  原来他不是郑雍,而是谢默。
  原来他也不是郭玄,而是当今天子独孤炫。
  少年温文有礼了许多,和洒脱的表兄郑雍不同,他蓝色的眼睛依然笑意盈然,可对着自己,到底还是隔了一堵无形的墙。
  独孤觉得曾经自己觉得熟悉的少年,此时对自己,却象是一名陌生人。
  无论是面对自己拒绝太华长公主的婚事,还是被发至有名难治理的小县任县令,少年都是微笑以对。
  然而他还有另一面,身为独孤不知道的另一面。
  和郑雍、崔宜等好友在一起的时候,少年其实并没有那么温文有礼,野得有一些放肆。
  他出身于云阳谢家,这是一个屹立不倒已有数百年的世族。
  传说中的家族,并不拘泥礼法,崇尚的是魏晋时人的真性情。
  和身为异族君临此地的自己到底不一样的,独孤这么想,没有特别遗憾。
  可是人的掩饰始终无法无时无刻都做得完美,谢默也有露馅的时候,独孤那时候会弯起唇角,故意给那人看见。
  那人,眼珠子滴溜溜转转,就撇了头去不瞧自己了。
  年纪还是小,说什么世家大族的教养,还是一个孩子,和普通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独孤想到都想笑。
  于是独孤闲来无事,又为谢默画了许多画影。
  直到许久以后,独孤与谢默成了一对情人,独孤忽然发现,他画什么人都可以,惟独画那个自己喜欢的人,却是无从下笔。
  不是不想画,可每每欲落笔,那人的方方面面便涌上了心头。
  每一个都是他,让独孤怎么画?
  一只笔,一张纸,如何画出活生生的那样一个人。
  怕画不好了,画不好他。
  而后许多年,独孤不再画人像。
  他只看别人画。
  又是许多年过去,终于有一天,谢默离独孤远去。
  不会再回来了。
  独孤非常清楚这点。
  跟在谢默身边的小内侍封悦收拾那人的遗物,发现了一张画便大呼小叫,世宁拿来给自己看。
  竟是独孤三十年前的手笔。
  那时谢默十六岁。
  而今逝去的谢默,终年四十七岁。
  那时十六岁的少年,眼里满是飞扬的神采与欢乐,他的神情,到现在自己还记得清楚。
  可是现在到底物是人非。
  独孤模糊了视线,他闭了闭眼,平静地吩咐下去。
  “准备纸墨。”
  对于那个相伴数十年的人,现在的独孤,闭着眼也能画的出来。
  可是,他还是画不得。
  太喜欢了画不得。
  怕画不好了那人,画不得。
  现在,不担心这些了,还是画不得。
  时至今日,独孤才明白一句话的意思。
  一片伤心画不成。

  (完)
№0 ☆☆☆宋颖2005-03-13 21:04:52留言☆☆☆ 


一片伤心画不成!!!
因为在意所以动心,心动了,总有太多得无法……总有太多的画不得。
发现现在猫越来越注意表现独孤的感情了……
№1 ☆☆☆zuowei2005-03-13 21:21:48留言☆☆☆  引用


新文耶!!!好幸运啊!!!!!^_^^_^
№2 ☆☆☆waiting2005-03-13 21:27:45留言☆☆☆  引用


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笔墨未到先成泪,读至此时无语凝,叹叹叹!
№3 ☆☆☆容与若华2005-03-13 21:27:55留言☆☆☆  引用


有新文看了~~先欢呼一下~
刚开始时看到那双蓝眼就想到阳阳。。。可是老说那是郑雍看得某蝶一塌糊涂。。。。
然后看到
    原来他不是郑雍,而是谢默。
  原来他也不是郭玄,而是当今天子独孤炫
偶顿觉自己被某猫摆了一道。。。
看到最后某蝶又想扁猫了。。。又提起人家伤心事。。。
一片伤心画不成。
№4 ☆☆☆扬羽蝶2005-03-13 22:28:58留言☆☆☆  引用


"一片伤心画不成"
愛竟是如此的刻骨銘心.
№5 ☆☆☆lcwp2005-03-13 23:07:17留言☆☆☆  引用


…………………………
№6 ☆☆☆古镜2005-03-14 16:09:13留言☆☆☆  引用


猫猫,终于看到阳阳了,痛哭中~~~~~~~~~
№7 ☆☆☆火舞冰翔2005-03-14 17:50:43留言☆☆☆  引用


不要再反复地写阳阳的死了
№8 ☆☆☆麒麟gogo2005-03-14 19:59:58留言☆☆☆  引用


叹息。其实,还是比较喜欢从别人角度看。这些文里面,最喜欢的,是半生和天凉好个秋。大概是因为,我素来比较喜欢站在传奇之外,却是离传奇最近的地方吧。
阳阳的死,独孤的伤心,那么浓的感情,反反复复,还是让人有些厌了呢。的确啊,我觉得,阳阳的死,已经写到极致了。那些感情,已经深入大家心里了,再说下去,反而蛇足。不符合这系列文的一贯风格。恕我直言,会变成祥林嫂的。
№9 ☆☆☆晓然2005-03-14 20:15:16留言☆☆☆  引用


  倒不是觉得厌倦,只是死亡总是让人觉得失落和遗憾,虽说凋逝也有凄美之处,但流于这种悲情和失落之中,不断地重复那些秋花将残的景象,总让人觉得有点自恋的情绪。宋大,不知道阳阳失忆有何意义,在这种厮守了半生的情况之下,他并不需要靠忘记其他而独记得“玄昱”来表现对独孤的深情,他们的爱已经漫过了整个人生,不觉得在临死之前他还有受折磨的必要。
№10 ☆☆☆麒麟gogo2005-03-14 22:15:49留言☆☆☆  引用


☆☆☆麒麟gogo于2005-03-14 22:15:49留言☆☆☆
恩,阳阳到最后其实什么都忘记了,连独孤他也忘记了,只不过独孤一日一日的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自己的事情,所以谢默会记得一些。长久而成的是习惯,而不是感情,执著的人不是阳阳,是独孤。
《天凉》的角度是阳阳身外的内侍,那时候封悦年纪很轻,有一些想当然,以为到底阳阳是记得独孤的,可其实并不是这样,阳阳什么都忘记了,独孤想温暖的是自己的心,他不想自己被忘记了。《失温》甜点版的叙述我写了这些,可能写得不到位,和自己想表达的一些东西有误差吧。
☆☆☆晓然于2005-03-14 20:15:16留言☆☆☆ 
结局终了,《失温》为结,在那样的瞬间,属于重煦年间的那个故事,属于皇帝与他喜欢的人的故事,其实已经结束了。《天凉》是独孤的戏,《渠荷》也是,《润物》是,《画影》也是,写得重点不是阳阳,是独孤。
一直以来独孤的形象是藏在阳阳身后的,隐隐约约,成了阳阳的背景,写着写着,不晓得为什么突然对他很是喜欢。这样的一个男人,不应该太亏待他,他也是一个人,而非一个影子。
他为什么会喜欢谢默呢,为什么的原因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而后谢默失去了很多东西,包括他自己与独孤,他并不记得自己。
然而谢默还是谢默,这么多年的感情,到了后来,终于让独孤成熟了,在谢默那时静寂无声的世界里,并没有独孤存在。谢默终于不再温柔的忍让他,独孤必须得自己学会怎么真正的去爱一个人。
阳阳那时无知无识,并不痛苦,独孤却是得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步一步的走远了,可是爱一个人,是否要包容他的一切,尽管,那个人能够给自己的回应比以前少了太多。这样珍惜彼此的感情,努力去维护两人感情的独孤,他也许想到了以前谢默努力去做的,身在上位的独孤,身为帝王的独孤,很多东西,他并不懂得,而谢默到底是个温柔的人,悄然忍让,可是是不是一直都该谢默一个人去忍让呢?
在谢默病重的时候,独孤学会了怎么去保护一个人,怎么去珍惜一个人,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生老病死,不过人之常态,谁也逃不开躲不了,独孤明白,阳阳明白,他们很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每一天。阳阳病重了,为他记的人换成了独孤,阳阳走了,可他还在独孤的心里面。
就象春雨,润物细无声,汇成了溪流,涓涓地流在他的心里。有一种爱情也许就是这样的温柔,并不因为死亡而隔离了彼此。
有时候幸福很微小,就象画影里,在意并不深浓的时候,走笔如飞,画也栩栩。可是喜欢的多了,落笔却有了迟疑,太喜欢了,不忍心落笔,只恐画不出,画不得。
生前死后,同一般。
只是感情太过深重,缄默丹青手。

№11 ☆☆☆宋颖2005-03-14 22:47:33留言☆☆☆  引用


也许各人有各人的怀抱罢了——对于初看《谢相》的读者,和阳阳正处于热恋之中,能多看到一点一滴关于阳阳的文字,便是莫大的幸福;而老读者,可能不巧刚在“七年之痒”,对于“修订版、定稿版、第八版”愈觉得眼花缭乱、不以为然。
那一个午后灿烂的阳光柔和照射着,连灰尘都好像起舞,而死亡却静悄悄的发生……这是猫猫心中的怨念吧。
祥林嫂也有她的伤心怀抱。
作为看文的人,我会拣自己爱看的文来看。
然后期待着,猫猫越来越精彩的文字和故事~~
№12 ☆☆☆荷叶田田2005-03-14 23:11:31留言☆☆☆  引用


喜欢从独孤的眼里心里来看阳阳,那样更真实~~~
阳阳病重了,为他记的人换成了独孤,阳阳走了,可他还在独孤的心里面。 猫猫说的深有同感,那段记忆那段时光独孤承受的比阳阳更多。
无论怎样他们两个都是幸福的,相知相爱相守,纵然风风雨雨,却也不枉此生了。
№13 ☆☆☆听听2005-03-15 00:29:30留言☆☆☆  引用


越来越喜欢独孤了
其实一开始就喜欢独孤,希望遇到他那样的人
君阳,毕竟太过理想了
№14 ☆☆☆桃子小妖2005-03-15 10:41:29留言☆☆☆  引用


这样的一个男人,不应该太亏待他,他也是一个人,而非一个影子。
☆☆☆宋颖于2005-03-14 22:47:33留言☆☆☆ 
独孤的感情应该在第八版是否是从阳阳的背后走到了台前?
前几版都是从别人的角度来看这两人的感情,第八版是不是以第一人称写两个主角的感情?
非常期待他们能够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
№15 ☆☆☆容与若华2005-03-15 15:33:30留言☆☆☆  引用


    我是最近一两个星期在闲情上看了推荐才开始看阳阳系列的。嘿嘿,也算是这个系列的新人吧。这篇文目前为止最打动我的也许就是里面满溢的感情,不论是从哪一个叙述出来的故事,这两个人的那种举手投足间的默契都拿么明显,虽然阳阳死时只有四十几岁,无论什么时代都算得上英年早逝,可他真的不虚此生,无论是世人眼中的荣华富贵,还是作为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都活得足够耀眼,而最重要的是他的爱情浓重而悠长,(现在看很多文都觉得感情的发生莫名其妙,性在耽美中的刻画越来越大过爱)看谢相就像看宋大酿酒,越到最后越是香醇。(又插一句,阳阳个人我最喜欢的地方还是那种飘逸的风骨吧,美丽这个时候形容他都显得肤浅了,说他还有顽皮的时候疯的时候我反而觉得这只是为了“丰富”性格增加的细节,其实他那种稳稳的气质也完全能撑起整个形象)
   还是觉得这么多版本破坏了故事的连贯性,再加上就像作者自己说,有些版本还加了情节。能从全方位的视点看他们的爱情也许能立体,但太杂乱了很妨碍阅读,不是到宋大会不会在最后终结的时候舍掉一些翻外,重新调整一下结构(不会像五星物语那样画一辈子吧)俺以一个忠实读者的立场发点小小的建议。
  另外关于大人的回复,不知道我理解的是否正确。在这场爱情中,舍弃了家族名分和世俗评价的阳阳的牺牲更多,为了完成和一个皇帝的爱情他要隐忍更多。独孤在占有这个人的同时也亲眼目睹了他生命一角的崩坏。“在谢默病重的时候,独孤学会了怎么去保护一个人,怎么去珍惜一个人,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
但是俺觉得独孤并非是在阳阳病重之后才去保护他去珍惜他呀,比如两人冷战的派他出去为官,还有追他回云阳,这样的他如果被大人说成,在阳阳病重的时候才真正爱一个人,还是觉得有点不公呢。大人现在站在独孤的角度写他们最后的岁月,我大概明白你的出发点了。不过关于死亡部分的叙述,俺的理解是爱情并不会因为其中一个人的逝去而结束,反而会随着另外一个人的活着而越加清晰,因为他会反复地慢慢地回顾他们的时光,然后发现这些过往之中隐藏的那些被忽视了却又存在的细节,而爱情又会在这种细节的推敲中又获得重生和永恒。(汗,照这样说独孤没有活到一百岁真实令人唏嘘阿!^_^)
    
№16 ☆☆☆麒麟gogo2005-03-15 18:16:00留言☆☆☆  引用


    呵呵,可能谢相系列阳阳的绝对主角地位让皇帝陛下有点失色,喜欢阳阳的人都希望他能完美依旧的谢幕阿,大人要理解我们的心情~
№17 ☆☆☆麒麟gogo2005-03-15 18:21:18留言☆☆☆  引用


看了,又哭了
我是学美术的,更加了解那句“一片伤心画不成”
№18 ☆☆☆默寻2005-03-15 18:51:14留言☆☆☆  引用


☆☆☆麒麟gogo于2005-03-15 18:16:00留言☆☆☆ 
呵,写最后的那段时间,想写爱情的升华,独孤是爱了,爱的很深,可是他的喜欢呢他的爱呢,可以更进一步吗?如后来的谢默并不以他们的感情为耻,这是阳阳的成长,而阳阳病后独孤对他依旧的感情,即便所有人都放弃了,他依然不放弃,在那段时间里,他学会了很多,这是独孤的成长。真正的爱一个人,是爱情的升华,人总会遇到一些事,让人更加的成熟,也许不完美,也许很受伤,也许会给人以欢喜,也许会给人以忧愁,可是,这毕竟都是人生,是属于自己的路。
在人生的道路上,这两个人彼此扶持,这里其实想写的是换位思考。
那些个体系,主要是过去的版本有很多都是4年前的原始设定,放在文里不合情理,也影响人物剧情塑造,一点点改来改去,修来修去,总是觉得不好,只好每版都重新写过。可也总是支离破碎,第八版打算彻底大修过,重新设计情节和人物剧情(骨干情节还是不会变的),重新写正传。番外是正传以外的补充,琐碎的事情正文里写多了拖节奏,可是又想写,正文不能放只好放番外了,笑。番外满足的是作者我的私心吧,^^。
№19 ☆☆☆宋颖2005-03-15 21:17:22留言☆☆☆  引用


第八版打算彻底大修过,重新设计情节和人物剧情(骨干情节还是不会变的),重新写正传
☆☆☆宋颖于2005-03-15 21:17:22留言☆☆☆ 
猫~~~期待正传!!!!!!(这可是你说的呀^^表不认帐)
№20 ☆☆☆听听2005-03-16 05:07:14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