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空剑峰
主题:帘谢朱红(2)[162]
收藏该帖
已收藏
阿玉冷冷道:“还不信么?来,我带你多瞧瞧。”一把扣住她的手,两人飞了起来。
明素蕊一怔问:“你,你不是害怕黑夜么?”
阿玉沉沉一笑:“别忘了这是梦,梦里不一样的。”
梦境总是幽渺莫测的,她似乎身轻如燕,在群山和星辰之间飞翔,看到月下徘徊长吟的白骨法师们,又似乎无往不前,深入幽深的地底,清楚倾听每一个死灵的叹息。他们都在说:“风间,风间。”犹如一声声整齐得可怕的诅咒。其中有个声音特别顽固和清晰,令她有些心悸。
“风间,风间。”那个声音说,带着某种奇特的焦切和痛苦,就像一个长久绝望却还是悬着一点希冀的灵魂在不住□□。
“这……是什么?”明素蕊打了个哆嗦,轻轻问。
阿玉脸上肌肉微微扭曲,似乎对这个声音也有可怕的感应,半天才回答:“是……那个人……他明明死了,压了那么多诅咒,还是压不住……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支撑他……”
明素蕊见他神情痛苦异常,轻轻抓紧他痉挛冷汗的手。阿玉一愣,默默看了她一会,并没有再推开她的手。
明素蕊很想问“那个人”是谁,可眼看少年的神情如此煎熬,便硬生生忍下疑问。
两人就这么穿行在重重的岩石,土壤和枯骨之间,奇怪的是,少女经过的地方,白骨上开出曼青的花朵,枯萎的枝叶有了晶莹的露珠,犹如一滴滴血泪慢慢滑落。白骨法师们发出悠长平静的叹息,犹如得到死神最丰厚的慰藉。
阿玉叹口气:“看吧,看吧,所以他需要留下你。你不过是他统御亡魂的工具。”
他冰冷的眼睛盯着少女,毫不留情地说:“他要用你的先天精神,润泽整个失序的英山山脉。至于你——你会枯萎得和地上的枯骨之花一样。”
少女盯着岩石中惨白黯淡的破碎骨骼,忍不住又轻轻哆嗦了一下。
“我累了,让我回去吧,我不要做梦了。”她干巴巴地说。

白云徐徐舒展,云端阳光飞泻,照亮了英山山脉的群山万壑,也照亮了明素蕊的小小花窗。
少女轻轻打了个呵欠,伸展一下身子,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好好躺在床上,还被人仔细盖上了被子,少昊风间却已经不知去向。窗外空山寂寞,只有山顶的皑皑白雪照耀着金色阳光,山脚却是朱红雪白满山花开,好一派神魔幻境。
“少昊!少昊风间!你不是要带我去见我爹吗?”她跳了起来,站在窗前,对着苍莽群山大声呐喊。
一枝浓艳,黯黯掩映花窗,更伸展了些许到房中,似乎要传入某种深重而不安的气息。风一过,窗前飘落几瓣深红的小花,打着旋儿飞到她脚边,明素蕊对着这美丽安静得奇怪的一切,心里泛过重重不安。不是都说向阳花木么,她第一次看到花树竭力向房中生长的……
她心不在焉打开门,忽然吸口寒气。漫长的宫道两侧,所有的花树都向着小屋的方向开得一树浓艳分明。想起昨夜的异状,少女忽然有个古怪的念头,难道她当真体质特殊,对英山的所有生灵能产生巨大的影响,连留宿一夜的地方,花树也会改变生长方向?
仔细一看,群山万壑,无数芳华,那都是团团对着她的方向。就像一个个鲜明的信号,在金红色的天空下对她发出惊心动魄的呐喊。
是在致意,或者求救吗?
她想起昨夜那沸腾一般荡摇不定的群山,轻轻吐了口寒气。这绵绵无尽的山脉和它们的主人,看着如此巍峨壮丽强大,似乎正处于无边无际的困苦之中,亟需她的帮助。可她,她能帮得了什么,她不过是个普通女人,没有通天彻底的法力或者普照苍生的慈悲,怎么偏偏遇到这样的为难事?
帮了这山脉和它们的主人,大概就要把自己陪进去,被吞噬得连残渣都不剩吧。所以,别心软,千万别心软……
少女咬咬牙,又大叫一声:“少昊风间,你出来呀!”
№0 ☆☆☆晴空2007-08-05 15:04:57留言☆☆☆ 

沙发啊!!
尖叫---
这是我第一次坐上沙发啊
№1 ☆☆☆wind2007-08-05 15:13:33留言☆☆☆  引用

好看好看~~
可是,晴大,更新好少啊,等得好心焦呢
--顺便把板凳也占了
№2 ☆☆☆wind2007-08-05 15:15:39留言☆☆☆  引用

好看好看啊~~~
可是,晴大,更新好少啊,我们等得很心焦呢
--顺便把板凳也占了,嘻嘻
№3 ☆☆☆wind2007-08-05 15:17:02留言☆☆☆  引用

哈,我家的沙发比较好坐。
№4 ☆☆☆晴空2007-08-05 15:20:23留言☆☆☆  引用

一个微笑的声音轻轻回答:“我在啊。”
明素蕊一句话没说完就吓得咽了回去,看到少昊微笑的面容慢慢在身前浮现,好半天才叹出口气:“还真是……呃,神出鬼没。”
少昊笑笑:“我带你去见你父亲。”
明素蕊见他倒是言而有信,微微一愣,想着阿玉那些话,一时间迟疑不下,最后一横心:“管得那么多,他只要肯让我见到阿爹,我立刻拖了人就走,再不管他们的真假纠葛。”
少昊似乎看出她心思,只是笑笑,伸出手掌。明素蕊犹豫一下,慢慢把手放入他掌心。他的手干燥温暖,带着令人镇定的力量。明素蕊不禁一阵茫然,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心里已经信了阿玉的话,毕竟那些可怕的景象可不像假的,风间自己都承认八百法师其实是枯骨……可当少昊微笑着向她伸出手的时候,实在——难以直接拒绝。
两人御风而起,明素蕊路过那些无比眼熟的重重山河,心里一阵恍惚。那都是昨夜见过的风景,离了月下的凄迷,层层叠叠的花树对着天光开得云霞锦绣一般华美。可她知道,那树下——不过是累累白骨。到了夜间,他们或会活回来,起舞,叹息,诅咒,祈祷,可他们早已是白骨了。
她侧头,看着身旁英俊绝伦的年青男人,无声一叹。是不是最伟大最可怕的妖魔神怪,反倒会有瑰丽动人的皮相呢?明知道少昊风间是何等人物,忍不住会迷惘。不行,不能就这么迷惑,送命,她要活下去,她要离开——
少昊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感应,微笑看着她:“你害怕我。”
明素蕊心不在焉,随口“嗯”了一声,赶紧咬住舌头,眼巴巴瞧着他,不说话。
少昊便又笑笑:“看你,连说谎掩饰都不大会——”
少女羞恼地说:“我知道我很笨!很好笑吗?难道笨人就该被你骗,被你耍?”她一怒,奋力甩开少昊的手,表明态度。不料失去法师的支持,她架不住山间透明的风,顿时直挺挺掉了下去!
天旋地转,深谷在眼前飞快放大,如簌簌激箭,如茫茫飞光,把她带向不可知的无限深渊。
“啊——少昊,救我!”惊恐的喊声忍不住大叫出喉,忽然手腕一紧,她被少昊一把拽住。
法师犹如巨大的神鸟飞冲而下,猛然扣住少女的手,慢吞吞把少女拉了起来,倒是悠然一笑:“空中闹什么志气。”
他坚实有力的手臂紧紧抱着少女的腰身,两人靠得很近,她甚至能感觉到少昊的呼吸和心跳,忽然就是脸上一红,窘迫之下,咕咕哝哝地说了几句自己也不明白的话。
少昊明亮如寒星的眼睛看了她一会,脸上罕见地没有笑容,看上去倒有些像阿玉的样子了。
“别怕,我会送走你的。”他扯动嘴角,像是在自嘲。“你信不过我,所以我会让你相信。”
少女茫然点点头,也不知道他这叫做什么心思,可看着他眼里隐约的忧郁,忽然就是柔肠一转。
不能信不能信,他要你的命的。
明素蕊在心里不住对自己说,可还是挡不住心里那一阵奇异的酸楚温柔之感。
无意间一低头,她忽然觉得脚下风光眼熟得惊人,忽然想起来,那就是她被阿玉指点过的幻像,她父亲明千里尸骨横陈的深谷!
№5 ☆☆☆晴空2007-08-05 17:55:45留言☆☆☆  引用

沙发
№6 ☆☆☆小熊宝宝2007-08-05 22:08:50留言☆☆☆  引用

good!
寫的好引人入勝阿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7 ☆☆☆^^2007-08-05 23:40:07留言☆☆☆  引用

好好看喔...
期待後續
№8 ☆☆☆1232007-08-05 23:41:26留言☆☆☆  引用

吁,今晚没更新吗?
№9 ☆☆☆acala2007-08-06 21:50:47留言☆☆☆  引用

明素蕊一凛,还未来得及细想,少昊风间拉着她的手,如巨鸟乘风而下。明素蕊头晕目眩,耳边一阵轰鸣,被山风灌得不住咳嗽,等她回过神来,两人已经稳稳站在谷底。
眼前草木苍莽,花树葱郁,和幻觉中一模一样。明素蕊一阵哆嗦,大叫道:“爹!”一扭头对少昊风间大声道:“我要见我爹,你在这里等着啊!”
少昊知道她父女二人定有话说,一笑点头。
明素蕊便凭着记忆快步向前。她知道,穿过这个山弯,会有一棵巨大的朱红花树,那下面会有一具枯骨,穿着她父亲的衣服……
她一边想一边狂奔,也不知道是盼着证实这可怕的一切,彻底死了心,还是希望恶梦永远只是恶梦。
山弯过了,果然是直耸高空的巨大红花树,树下……那树下……
她瞪着树下,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花树掩映之中,露出一角青瓦翘檐。风一过,万花飘拂,她便看清楚了,原来树边是一个青瓦白墙的小屋。
明素蕊的手剧烈发抖,迟疑一会,一横心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明素蕊大叫一声:“爹!”使劲一掌推开木门,几乎是一头撞了进去。看到父亲果然一身青衣,和幻觉中一个样,可风神儒雅一如平时,哪里是甚么枯骨了?她咕哝一声,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和眼泪,一下子扑到明万里身上。
明万里忽然看到女儿,楞了楞,又惊又喜,随即一把抱住她,声音有些发抖地问:“孩儿,你怎么来了?”
明素蕊便说:“爹,你别出家。你一出家,可要女儿怎么办?再说,教宗他们着急得不得了,要我赶紧找你回去。”
明万里沉默一会,摇头笑笑:“教宗……嘿嘿,他怕是巴不得去了我这眼中钉。我出家倒是给你们免了祸事。”
明素蕊拭泪说:“爹,少昊书院再是远离红尘,这里的主人可有通天彻底的神通,你说教宗怎么放心你来英山?你要留在这里,只怕教宗猜忌更深啊……家里要不得清净了。现在教宗把母亲请到宫中陪伴教主夫人去了,你说他是甚么意思?你,你不肯回去,母亲她……或有性命之忧!”
明万里听得楞住,痴痴半天,倒是苦笑一声:“果然里外不是人,大概除死无别路了。”
明素蕊一惊,跪下只是磕头,也不说甚么。明万里知道她意思,长叹之下,把女儿拉起来,苦笑道:“蕊儿,爹死了,便不会连累家里。否则,教宗的手段向来是一门全灭,大家都不得活路。他不过忌惮我原来名位,一时间不好做绝,早晚有这一天。爹……不想害死你们母女啊。”
明素蕊凄然回答:“爹,母亲心中,只怕宁可自己死,也不想看到你不好。你别负了她心意。教宗忌惮你,不过是你那点权柄碍眼,回去之后,你辞了教中一切职务,只管闭门种花养狗的,他还赶尽杀绝不成?”
明万里听得痴了,怔怔半天,眼中含泪,轻叹口气:“倒是不错,可……有些迟了……”
他忽然手腕一紧,牢牢扣住了少女的双手,明素蕊只觉一股冰冷的力量飞快注入,整个儿犹如一下子陷入冰天雪地,不由得寒战不已,惊呼道:“爹?”
明万里惨白的脸上慢慢流下两行血泪,低声说:“蕊儿,爹,爹也不想——”手上力道却不断加强。明素蕊眼前一花,分明看到,父亲只是一具顶着青衫的枯骨……白骨嶙峋的脸上,血泪宛然。
她觉得手上越来越冷,越来越僵硬,皮肤似乎变得有些透明,会变成白骨吗?明素蕊恍恍惚惚地想着,看着变得可怕如梦魇的父亲,一时间心里剧痛,竟然没有挣扎的力气。
№10 ☆☆☆晴空2007-08-07 00:33:07留言☆☆☆  引用

沙发!
又扯上什么教宗了啊,越来越复杂.
№11 ☆☆☆呜呜2007-08-07 09:28:52留言☆☆☆  引用

好看好看
加油加油
№12 ☆☆☆蝶52007-08-07 10:41:27留言☆☆☆  引用

居然2天没来了,老大勤快类
沙发,板凳都没了,偶坐地板吧

№13 ☆☆☆云舒2007-08-07 13:54:23留言☆☆☆  引用

越来越复杂了
这,这个是短篇吗?晴大准备写多长啊?
№14 ☆☆☆wind2007-08-07 20:28:42留言☆☆☆  引用

本来的确是短篇,现在看来不太可能是短篇了……写多长,看我甚么时候扯完它呗,我不知道会是多长,总不会超过7万字的。
№15 ☆☆☆晴空2007-08-07 20:53:26留言☆☆☆  引用

最近怎么金匣书又没动静了呢?
唉------------------------------
№16 ☆☆☆空气精灵2007-08-07 21:16:43留言☆☆☆  引用

就在这时,身后风声微动,她看到一道巨鸟般的影子一飞而至,知道是少昊风间到了!人在空中,闪烁的银光却已烧灼了巨大的朱红花树。
明素蕊一惊,知道父亲一定抵受不起,想也不想,奋力扑到明万里身上。
刹那间背脊一阵火辣,犹如雷电焚身,明素蕊痛得发抖,只道就此灰飞烟灭。不料身后厉电般地力量陡然一空,少昊沉沉一笑:“你爹要杀你啊,你还护着他?”
明素蕊痛得哆哆嗦嗦地说:“他,他是我爹!”
她父女二人平时感情甚好,虽然明万里这次翻脸无情,明素蕊看到父亲有难,一时间也来不及细想,父女天性,自然而然就出手相救。被少昊一问,虽然伤心,并不后悔。
少昊面色微变,脸上肌肉抽搐,冷笑一声:“爹?这样的爹——不该杀?”
明万里也没料到女儿才吃了大苦头,还如此维护自己,一时间手掌微微发抖,竟然有些不忍再下狠手。他咬咬牙,硬下心肠,低声道:“蕊儿,你要活着,这魔头定会利用你统御英山,继续为恶……别怪爹!”
明素蕊心里一阵乱,不知道是伤心还是迷茫,竟然忘记反抗。少昊风间淡淡一笑:“明万里,在我面前,你还想为难她么?”
随着这话,明万里陡然觉得筋骨无力,不知不觉就松了手。明素蕊得脱,看到少昊眼中煞气,大骇叫道:“爹,小心!”
少昊眉心银龙却已破空而出,轰隆隆冲到明万里面前,五爪一紧,竟然一把抓起他的身子,高高飙举,一下子纵入云端!
明素蕊大惊,想起夜间所见银龙力拔山岳,再凌空崩摧的可怕情形,连忙大叫:“别……少昊!少昊!我求你,我甚么都可答应你,快放下我爹——”
她明知道这一开口,自己只怕难逃灰飞烟灭的命运,却已顾不了许多。
明万里在半空中迷迷糊糊听见,大惊道:“不能答应!”
可——似乎迟了,群山万壑,陡然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千里英山,刹那间朱红开遍,如琼英飞洒,如锦绣铺陈,一时间万紫千红美不胜收,却带着惊心动魄的邪气。
少昊脸色铁青,盯着明素蕊看了一会,柔声道:“你可知道,你答应了甚么……”
明素蕊硬着头皮回答:“不管甚么,反正你放我爹好好回家,我已经答应了你。好女儿一言既出决不反悔!”
少昊看了她一会,手掌莲花印一结。那银龙长啸一声,云空急转,轰然而下,把明万里稳稳放到地上,它这才消失在少昊的眉心。
明万里死里逃生,心中百味杂陈,抓住女儿的手,眼中含泪,只是不住说:“蕊儿,蕊儿……”
明素蕊知道老父心中十分愧疚,连忙安慰:“爹,你醉心少昊书院的道法,女儿帮你学习也是一样。母亲十分思念你呢,她在教宗那里一定又怕又急,你快回家,把她也接回来。”
明万里嘴唇抖动半天,凄然一笑:“可我已经成为见不得夜晚的清骨,如何出得了英山?”
明素蕊心里一寒,盯着少昊,低声说:“我已经答应了你,你可别骗我——”她平时看着天真娇憨,这时候要维护家人,脸上自然而然带上凌厉逼人之气。
№17 ☆☆☆晴空2007-08-07 22:52:41留言☆☆☆  引用

沙发
№18 ☆☆☆云舒2007-08-08 15:56:15留言☆☆☆  引用

我顶!!!!!!
№19 ☆☆☆水依痕2007-08-08 19:15:43留言☆☆☆  引用

少昊含笑正要回答,明万里却已抢先说:“蕊儿,不行。”又对少昊说:“少昊,你害死我还不够么?还要害我女儿?老天有眼,不会容你猖狂!”
少昊不答,只是盯着明万里看了一眼,目光过处,眉心银龙疾飞而出。明素蕊知道厉害,心惊之下还没来得及叫出来,那银龙绕着明万里疾飞三匝,就见清辉大盛,令人不能直视。明万里还想躲避,忽然觉得身上一阵轻松,多日以来那种魂魄分崩的可怕感觉忽然一扫而空,不由得又惊又喜。正在出神,那银龙已经飞回少昊眉心消失。
明素蕊抢上,忙问:“爹?”眼看明万里气色精神了不少,这才知道少昊不是要出手杀他,松了口气。少昊既然履行信约,令明万里恢复如常,明素蕊自然不能有违之前许下的承诺。虽然老父十分不安,她还是强作满不在意,笑着让老父赶紧回家。
明万里本待不肯,眼看少昊眼神阴沉,心里微寒:“再罗唆,这魔头只怕要翻脸,不如先回去搬救兵。教宗如果肯出手,未必不敌这魔头。只是,唉……”
他明知道教宗性格外热内冷,又忌惮自己权位,只怕不肯相助,这时候也不敢想太深,殷殷叮嘱了女儿几句,一咬牙告辞而去。
看着父亲走了,明素蕊一阵凄清,留在神秘的深山中,又要嫁给这个邪气十足的男子,当真是前途茫茫,生死两难。她想着,忍不住叹气,这才觉得背上痛得火辣辣地,大概刚才被少昊所发的银光烧伤了。
“好痛……”一旦回过神来,痛意更加厉害,明素蕊顿时有些站不住脚,勉强抱着那大树残骸支撑。
忽然身子一轻,却是被少昊抱了起来。大法师平静地看着她,居然还是满面笑容:“很痛是吧?我抱你回去。”
明素蕊结结巴巴问:“去……哪里?”
少昊不答,倒是笑了笑。其实明素蕊也知道答案,既然答应嫁给少昊,自然是去大法师的住处了。想着要嫁给这个可怕的男人,下场莫测,她不知道是恐惧还是羞涩,悄悄抽气一下。
少昊牢牢把她抱在怀中,正要飞腾而起,远方云霞忽然变色,银光大盛,一道人影破空飞来,眉目英俊深刻,神情冷峻,正是阿玉。
少昊一直含笑的脸终于带上沉凝之色:“你又要捣乱?”他笑起来犹如春风拂面,不笑的时候却阴沉肃杀,魔气十足。明素蕊模糊想到,或许这才是少昊笑容下面的真实表情吧。
阿玉锐利的目光冷冷盯着他:“我不能就这么看着你骗取她的献祭,再活生生吃掉她。”
明素蕊猛地一个哆嗦,一下子抬眼看着少昊,却无法从这张沉沉微笑的脸上看出甚么不同。
少昊笑得双目微微眯起:“胡说八道,仔细吓坏我娘子。阿玉,我知道你妒忌我娶妻,你却永远是个游魂。你再捣乱,我就顾不得一体同源之情了。”
阿玉压根不理他的威胁,缓缓踏前一步:“少昊,你若定要害她,先过我这一关。”
少昊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大笑起来:“原来你喜欢她。”
明素蕊听得吓一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却听少昊笑眯眯又补了一句:“喜欢得——想骗了她去吃掉。对不对?”
阿玉脸上微微发红,也不回答,凝神定气,霍然拔出腰间佩剑。那是一把寒冰般透明的长剑,在阳光下闪耀着隐隐的血红光芒,瞧着十分摄人。
№20 ☆☆☆晴空2007-08-08 23:58:53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